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五章大火

    “大当家的,若是真有这一天,切莫忘了我等弟兄啊…”

    一通高瞻远瞩的话让窦虎这些贼巴子两眼放光,似乎他们已经看到未来步入高门的好生活。只是贼就是贼,打着虚白的旗号,干着劫掠杀民的勾当,这个罪,老天不会容忍,北安军,更不会容忍!

    行进中,贼队乱哄吵闹,忽然,一阵刺耳的风息声袭来从东面传来。

    一些贼人不明,立身倾听:“什么动静?”

    不待他们闹明白声音来源,锋利的弩矢已经撕破黑幕,从天而降。

    “噗噗噗…”

    刺耳化作沉闷,居中的押车贼人在没有任何防备情况下被射穿胸膛,翻身撂倒,瞧此,贼群顿时大乱。

    “官军来了…官军来了…”

    突然的吼叫让队列前的邹满仓大吃一惊:“娘希匹的狗杂种,那个不要命的崽子乱叫?”

    窦虎闻声,麻溜的爬上车驾辕子,他张目远看,在贼队中位东侧方向,果然有一群黑色的影子在快速奔来,随着那些影子冲进队伍,贼兵的惨叫吼声瞬间涨了数倍。

    “大当家的,果然有官军杀来了,看样子,像是骑兵队啊…咱们…咱们怎么办?”

    听出窦虎心里的害怕,邹满仓扔掉手里的酒壶,抄起大环刀:“慌什么,都给老子听着,平牛县咱们都能攻破,区区一些骑兵算个鸟,给老子杀光这些官家狗!”

    怒吼之下,贼兵士气稍微振起,只是不待邹满仓这些贼人回头冲向队中的骑兵,林秀率二百轻骑从前面压来,瞧着贼人慌乱的模样,林秀呼呵,旗令兵鼓腮吹角,一时间,二百北安轻骑纷纷抄出臂弩平射前方,随着弩机弹射,数百支弩矢携风奔来。

    邹满仓见状,直接翻滚车驾下,周围,一些躲闪稍慢的贼人当即被弩矢带走性命。

    “娘的狗杂种…给老子杀…杀…”

    咆哮中,窦虎这些人纷纷抄起牛皮盾顶上前去,林秀躬身贴马背,马速疾驰不减,待交错近身的一瞬间,他横刀出鞘,寒光银刺,贼人的牛皮盾就似纸卷一样被切开破烂,不等贼人惊诧骑兵刀刃锋利,横刀划水,飞速一斩,便带走这些杂碎的脑袋,回眼看去,唯有无头尸身驻在原地。

    “狗贼们…正路不走…当什么贼种,还敢肆虐劫掠,都给虎爷死去!”

    李虎纵马冲进贼群,他左突右杀,手中的刺锤早已在挥砸中挂满不知名贼人的残躯断臂,只是百骑冲锋割裂贼队容易,反围突杀倒困难了一些,毕竟贼人千余,更有不少车驾骡马,随着混乱分散,贼人或打或逃,让李虎等人的冲杀攻势越发滞待。

    “虎哥,弟兄们冲不动了,前面全是翻倒的车驾,无路可进,咱们得撤,不然贼人反应过来围压上来,弟们会扛不住的…”

    蔡桥从后面冲来警示,可李虎杀的起行,根本不应,与此同时,林秀也注意到贼队里车架骡马挡路的情况,这些玩意儿虽然没有刀子,可是贼人一乱,骡马乱窜,搞得满地都是阻碍,让他们骑兵冲击受到影响。

    “将军,这么下去情况不妙,贼兵数倍我们,还是先行后撤,待缓下攻势,再行冲击…”

    刘磐建议让林秀急思,也就这个空档,远处,一汉子抄着板斧杀来,他虽然毫无武技可言,可是凭借蛮力竟然将几十斤重的板斧挥得如风火轮。

    瞧着冲来的北安骑,牛大粗声闷吼,一斧子抡上,竟然把这北安骑的坐骑从马腿处劈开,在战马嘶鸣中,甲士飞扑落地,直接摔得昏死,而牛大更是箭步追上,又是一斧子落地,这名甲士便见了阎王。

    “牛大,给老子杀…杀光这些杂种…”

    牛大的突然反杀让邹满仓大喜怒嚎,他从车驾座下爬出,抄刀砍番身旁掠过的北安甲士,其它贼人也在牛大的疯杀中带动血性,抱着十人换一个的想法冲上来。

    “该死的…这些贼种怎么转性了…”

    李虎一锤子将面前的贼人砸瘪,可是周围已经又有十几个贼汉子围杀来,至此,李虎不敢纠缠,迅速拨马回撤,而蔡桥等亲兵早就合力反冲,将一些贼人硬是逼退,为进攻贼群中位弟兄保住后退的路,至于贼列前位的林秀,也被突然出现的猛汉滞待攻势。

    看着奔跑围来的贼人,林秀横刀环杀,即便嗖嗖血溅不断,脑袋接连落地,可那些贼人依旧不止攻势,而牛大看到此景,顿时大步冲来,侧边刘磐注意到这个汉子,赶紧呼呵急声,十几骑弟兄立刻拨马回绕,抄弩连射,牛大顶杀不动,腿脚中箭倒地。

    一时间,冲杀拼命的贼人再度泄气,那邹满仓瞧之,唾骂一声废物,让后抄起火把扔到火油车驾上,瞬间,大火四起,林秀等北安骑的坐骑受惊,纷纷止步,加之火油瓶炸裂,火势蔓延,一些逃离甚慢的贼人直接被火海吞噬。

    眼看火势逼近,为免麾下弟兄伤亡过多,林秀放弃搏杀,急声后撤,如此也让邹满仓等贼人借着火遁逃离。

    一个时辰后,火势减退,加之天色稍亮,林秀集合队伍,三百余骑损伤二十余人,安置下伤员,林秀派人打扫战场,结果让人不忍直视。

    短短二里道上,密密麻麻躺满贼人的尸首,除去被大火烧死的,囫囵个的贼尸至少二百具,其中不少人都是乡民装扮,至于武器,也都是镰刀、锄头、哨棒等玩意儿。

    “将军,这些贼种…为了逃命…连自己人都不顾…”刘磐燥骂,林秀坐在一旁歇息,倒是李虎晃晃悠悠过来,笑着接声:“贼人就是贼人,指望他们讲义气,简直屁话…”

    正说话功夫,清扫战场的北安弟兄压着几个活口走来。

    “将军,发现几个活的…”

    林秀起身看去,为首的便是一糙汉子,只是这汉子虽然腿部、腰部受到弩矢箭伤,可依然硬气悍烈,一北安弟兄稍不留意,就被他挣身撞到,李虎瞧之,大骂冲上,一拳打在汉子的脸上,汉子不支,仰面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