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四章剿贼4

    “将军,那家伙太傲了,要我说,咱们自己解决这些山贼就行…有他们在,说不定还会惹出麻烦…”

    刘磐低声嘟囔,饶是林秀却看得很开:“照你这么做,郡守大人的话将置于何地?算了,得过且过,去,把李虎、黄齐、林怀平叫来,我有令交代!”

    入夜,平牛县一片漆黑,邹满仓看着满装粮食货物的几十辆双轮车,乐的大笑:“全都找出来了?”

    “大当家,弟兄们把县府仓和几个官家乡绅大户翻了底朝天,现在,弟兄们敢肯定,这平牛县绝对找不出第二石粮食…”

    “干的好!”

    “除此之外,咱们还找到一些腰刀、甲刃,还有这几身官袍…”窦虎把一身绸缎服递给邹满仓:“大当家,这衣裳不错,我瞅着挺合你的身,就顺手给你拿来了!”

    “官家狗的衣裳,老子不稀罕穿,扔了!”邹满仓咒骂一句,让后道:“准备让弟兄们撤!”

    “那县仓后面关的乡民怎么办?”

    “再招一次,不从的,全杀了!”

    来到县仓,不大的地方关了数百口子平牛县百姓,邹满仓带着一干弟兄进到仓内,乡民当即后挤躲避,邹满仓笑道:“父老乡亲们,别害怕…我是给你们送吃的来…”

    话落,一群山贼把一框框馒头抬进来,乡民又怕又饿,想吃却不敢拿,邹满仓抓起一个大馒头大步近前,提溜起一三十来岁的汉子,把馒头塞到他嘴里道:“爷们,瞧你饿的跟龟孙似的,想吃就吃,我邹满仓不杀无辜百姓!”

    汉子痴愣愣的咬下馒头,缓了口气:“爷…俺真能吃?”

    “吃吧吃吧!”邹满仓笑呵呵的,有了一出,其它百姓才颤颤索索的拿起馒头,见乡民们都吃上了,邹满仓对窦虎道:“去,让牛大把喻庆带过来!”

    “好勒!”窦虎转身离开,待乡民快吃完的时候,喻庆被牛大抗来,看到这么个血人,乡民顿时大惊,不知所措。

    ‘噗通’

    牛大把喻庆摔在地上,剩下半口气的喻庆还死硬撑着:“邹狗贼…你个畜生…有能耐就别拿这些乡民做事…”

    “让他住嘴!”窦虎一令,牛大抬脚上去,直接把喻庆的嘴巴踹脱臼。

    “乡亲们,实不相瞒,我邹满仓也是平牛县人氏,当初官家压迫,只会征税,不给饭吃,这狗日的活计,老子不受了,索性才上山当了贼,现在老子放话,愿意跟我邹满仓回小牛山的就站出来,那时不光有馒头,还有酒肉!”

    “爷,俺们拖家带口的,能不能不去…”一汉子哆嗦,邹满仓嘿嘿一笑:“不去也可以,下场和这个官家走狗一样!”

    闻此,牛大目瞪溜圆,抄起板斧对着喻庆的脑袋砍下去。

    ‘哗’

    喻庆的脑袋被囫囵砍掉,碗口粗的颈项疤处血喷三尺高,只把一些乡民刺激跪地呕吐。解决了喻庆,牛大闷声道:“大叔,俺以前也是乡民,可官家人不给活路,俺才当了贼,你们别怕,跟俺走吧,上了山,才有吃的…”

    一时间,人心晃动,有想走的,有想留的,邹满仓不愿多待,他示意窦虎,一群贼汉已经抽刀。

    “愿意走的,出来!”

    窦虎大喝,乡民相互对视,末了,一些三四十岁的汉子起身出来,最后还剩下百十人老幼,瞧此,邹满仓大手一挥:“兄弟们,回小牛山。”

    只是待自己的人出来后,邹满仓便命人封了县仓门,让后私下冲窦虎交代:“里面的老杂种们不能留,免得他们给官家乱说话!”

    窦虎点头,不多时,县仓大火飚起,细耳听去,除了烈火干柴的灼烧声,还有不少的哭吼哀嚎,那般凄惨几乎碎人心魄。

    “快些!都快些!”

    黑夜里,北安军顺着东坡路快马赶向平牛县,林怀平奉命统率百骑以作先锋队,在他后面,黄齐带着百骑紧紧押尾,一旦接战,黄齐可以随时驰援林怀平,来个二次冲击,以壮北安军威。

    “平校尉,平牛县县仓方向大火飚起!”

    行进中,闻得斥候来报,林怀平怒然:“贼人放火,必然要撤,快,传讯给黄齐,让他与我进入平牛县救火,另让秀哥带人北进封路…绝对要宰了这些无心种…”

    当林怀平赶到平牛县镇时,看着县府门梁上的尸首,他心恨难忍,若仅仅寻官家罪,杀了就杀了,可是邹满仓却悬尸显威,这就是彻底的贼人,至于县仓里,当大火扑灭后,除了百十具分不清男女老幼的尸首,根本无一人生还,

    北进小牛山的路上,邹满仓哼着小曲,喝着小酒,心里着实畅快,但一柄要么的锋刃已经从暗处袭来。

    林秀与李虎原本和林怀平、黄齐兵分三向,从东坡路斜插平牛县,把贼人堵在县北剿灭,可是林怀平回令让林秀改变计划,直接离开东坡路,从小道北进转回北县道截杀。

    黑夜里,林秀、李虎率部三百骑藏于北县道东面,瞧着远处缓缓走来、好似长龙的火把队,林秀道:“虎子,准备!”

    “秀哥,瞧样子,那些人至少上千吧…”李虎低声。

    “贼兵不过四五百,剩下的都是乡民,这是贼人壮大队伍的惯用办法!”林秀细细交代:“记着,你直接率部冲击中列,一群土老巴子的贼人,高明不到哪去…”

    “得令!”李虎带着二百骑向黑幕奔去。

    “大当家,咱们这一趟可真痛苦,方才我算了算,除却那些粮食钱财,但就喽啰兵,就招了六百多,待咱们回到寨子操练一番,不出两月,咱们就是方圆百里最大的寨子…”

    窦虎奉承笑语,让邹满仓一抹嘴巴,大声咧咧:“那是自然,老子可不是纯粹的山贼,老子志在疆途,眼下,这北疆形势一日比一日差,若是中都的皇帝老儿易位,闹不好咱们这里得发生乱子,介时老子揭竿而起,混战中彰显英姿勇悍,让后借机招安于某个大员麾下,那时老子就不是贼了,老子就是位居高堂的将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