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三章剿贼3

    牛大闻言发力,黝黑粗糙的大手死死攥着板斧柄,吐出一个字:“能!”

    “那就赶紧去!”话落,牛大带着五十个青壮汉子向县南巷奔去。

    看着这个更夫出身的爷们,邹满仓身旁,二当家窦虎道:“大当家,那团练校尉喻庆也算有几分本事,若非咱们煽动乡民作乱,搞了一出民愤冲官,硬碰硬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让牛大这憨子带五十个人弄了他,估计够呛…”

    “老二,平牛县县令都被老子宰了,衙差、捕快也死的死,降的降,他喻庆独木难支,就是窝棚前掉了牙的老狗,不足为惧…不过,你得带二百个人从后面包上去,大张声势活捉喻庆,用他的脑袋打响咱们小牛山的威名…我要让其它寨子的人看看,爷才是平牛县地界的草莽英豪,他们…不过是打家劫舍的窝贱种!”

    县南巷里,喻庆抄刀持盾,快步疾跑,身后,团练弟兄分列三队,前后呼应,警惕十足,眼下,喻庆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冲到邹满仓暂时歇身的县府,不求宰光那些山贼,只要能杀了邹满仓,为亡命的婆娘娃儿报仇,他就心了了。

    只是喻庆还未走出县南巷,迎面,一汉子手持板斧突然现身挡道,喻庆急停缓气,鼻翼抽动,随着他憋气呼声,一字杀之冲胸喷出。

    牛大盯着这些官家种,心恨不已,不做任何怒吼,不言任何废话,牛大抄起板斧冲上,身后的汉子虽有胆怯,可在牛大的带动下,也各持镰刀、锄头、朴刀等器刃杀去。

    “噗…”

    板斧横落带出一道血线,扫眼之下,一团练从头到胸被劈成两褡裢,而牛大也在血贱中变成血人,一时间,他勇如野牛,让身前的团练兵心惊不进,喻庆瞧之,转手一刀削去眼前贼人的脑壳,叫嚣道:“怕这些狗日的作甚?杀啊!难不成等着被人宰…”

    吼声中,团练兵们嗷嗷叫着冲上,只是板斧势大力沉,牛大又是莽夫种,不说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万人敌,至少眼下的团练兵没有能够与他走一合的人。

    “官家狗…官家狗…去死…去死…”

    牛大把板斧抡的四面飞,只把团练兵砍的人飞命丧,见此,喻庆怒目崩裂,他挺刀顶盾,躬身箭步冲牛大杀来,牛大唾出一口血水,抄斧劈下,喻庆抬盾抵挡,可斧刃势大直接把盾牌劈成两半,喻庆心惊,甩手扔掉盾牌,一个翻滚前扑,进到牛大侧边,牛大略有笨拙,一时来不及躲闪,被喻庆挥手一刀砍在大腿上,可让喻庆想不到是,本就疯狂的牛大挨了这一刀非但不退,反而更加凶悍,他不顾腿上的刀伤,抬腿踹在喻庆脸上,喻庆仰面翻滚两圈,吐出满口断牙。

    “官家狗…来啊…”牛大闷吼,大步压上,喻庆忍着脑袋的沉闷摇晃起身,不成想身后的街巷墙檐上飞下不少石块,其中一颗瓦砖更是砸在喻庆的后颈,让他闷声一哼,翻眼栽倒。

    窦虎立在墙檐上,冲一众团练兵大喝:“你们这些官家狗,县令都死球了,你们还死命拼个什么?放下兵器,归顺我小牛寨..爷保证你们顿顿有肉吃….”

    “放你祖宗十八辈的杂种屁…”一小队正怒顶大骂,窦虎脸色骤冷:“不知死活的种,杀了他们…”

    话落,上百个山贼纷纷抄起瓦砖朝余下的团练砸去,一时间,团练被当做马桩,被瓦砖雨幕砸的头破血流,即便没死的,也被牛大这些人一刀上去削掉脑袋。

    待最后一名团练兵被解决,牛大探手揪起半死不活的喻庆,刚要抄斧削去他的脑袋,窦虎斥声:“憨子住手!”

    牛大怒目顶之,让窦虎心中稍愣,僵持下,邹满仓带着人走来,看到一身血迹的牛大,邹满仓哈哈大笑:“牛大,你真是老子手下的猛将…”

    “满仓哥,俺要宰了喻庆这狗杂种,可是窦虎不让…”牛大粗声,让窦虎狠唾一口:“你个憨子!”

    “都是自己弟兄,别为外人伤了和气!”邹满仓打着糊糊:“牛大,喻庆还有用,不过老子答应你,事后,老子一定让你亲手宰了他…”

    平牛县西林坡。

    蒋赣率领千余巡防卫等候在此,一连等候半个时辰,可北安军还没有到,这让蒋赣不悦,身旁小校道:“大人,这林仲毅架子未免太大了,明明卯时三刻集结前往平牛县,现在已经辰时一刻,他们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要属下说,不就一群贼人,咱们行军都营足以收拾掉,如何需要他们?”

    “你懂什么?”蒋赣斥责让小校收声,大约半刻后,蒋赣才看到北安军的旗帜。

    林秀拨马先行,来到蒋赣队伍前:“指挥使,西河沟的桥梁坍塌,我等绕路当误一些时辰…”

    蒋赣心中不悦,并未给好脸色,直接道:“据探子来报,冲击平牛县是小牛山山贼邹满仓,此人原是平牛县乡村里正,有几分勇力,麾下聚得五百余贼兵,只是经过平牛一事,麾下或许会多些人,保守估计,千余贼人左右…”

    “指挥使,此番奉郡守令剿贼,你为先令官,有何想法?尽可告知本将!本将但无不从…”

    “先令官?本指挥使不敢当!”蒋赣不屑,让刘磐等人不悦,只是林秀早有交代,不与这些人冲突,故刘磐怒目憋气,忍下愤懑。

    “你可是北安将,北杀蛮子的人,战场经验十足,你怎么说,本指挥怎么做就是!”

    两相推脱,林秀不再捏造:“既然这样,就分行进攻,此去平牛县有西县道和东石坡两条大路,请指挥使选一条路…介时东西夹击,逼迫贼人北撤小牛山,我等在贼人撤退途中追击歼灭…”

    “甚好,那就北安将先请选择道路!”

    “谢指挥使推让,本将…走东石坡…”话落,林秀带人离开,蒋赣稍稍思忖后,冲小校低声数语,小校当即带着几个人离开,他则率领巡查卫沿西县道,大大咧咧向平牛县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