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八章兵变3

    后府监押阁内,老夫人紧紧抱着小世子,可是小世子人小鬼大,全无任何怕意,反倒宽心老夫人:“外祖母,孙儿什么都知道,您就不用担忧孙儿了…而且孙儿估量,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救我们!”

    话落,庭院里传来一阵微动,那些在院里值守的禁军连声示警都没有呼出,便被风翎卫送去见了阎王。

    十余名风翎卫听着前府传来的动静,麻溜的将监押阁打开,结果小世子正背手立在门后,笑吟吟的看着他们:“是额娘让你们来的…”

    “回小世子的话,王妃很担忧您,眼下曹将军他们在前府纠缠禁军,请您快快随我们离去...”话落,风翎卫护着老夫人和小世子向外撤去。

    中卫郎快马赶往城外禁军营,结果走一半,府邸护卫急急追来:“大人,曹云金与府邸守卫发生冲突…”

    得知这个消息,中卫郎顿时心不安:“不好,他们是在打小世子的主意…”

    中卫郎拨马就回,可是还未走几步,他再度转念,之前,河西军安然不动,是因为王妃令未下,而现在自己贸然请回老夫人和小世子以作最后的保障,怕是恐惹怒了王妃,想到这一层,中卫郎不顾一切向城外奔去,可是在城门前,他却被城门卫拦下。

    “尔等闪开,我乃中都中卫郎…”

    “就是这个混账,来人,拿下他!”

    城门当值小校怒声冲来,十几个城防兵顿时抽刀,中卫郎面色大惊,事已至此,他为保性命抄刀抵抗,想要以马力冲出去,只要回到禁军营,集合千余禁军,至少可以一路向河中退去,但是中卫郎再次低估了河西军的力量,短短几个时辰,上至各营将军,下至哨所、捕快、衙差小兵,全都在金静水一令中动身亮齿。

    中卫郎拨马还没冲奔几步,一排排弩矢从城门上射下,中卫郎身后的几十名禁军直接被射成马蜂窝,而他也肩中一矢,栽下马来。

    “格老子的,憋了几个月的闷气,今日总算发泄出来了…”小校单臂提溜起中卫郎,咒骂不停。

    中卫郎咬牙嘶声:“你们这些河西种,可知这么做的后果?你们是造反…是忤逆…”

    “造反又如何?”

    虎喝沉声,中卫郎抬头看去,河西中军先锋飞羽营营将魏大中走来。细眼看去,魏大中虎目狮鼻,身高九尺,一身雁羽铠漆黑无光,孑然之间,血杀骇人的将威逼迫如山沉,让中卫郎不敢直视。

    “中都杂种…若非金祭酒有令,老子方才就把你射成人串…”

    “你…你…”

    “带走!”

    魏大中沉声,小校立刻压着中卫郎向秦王府赶去,随即,魏大中冲身旁的亲兵道:“上城楼,敲战钟!”

    ‘咚…咚…咚…’

    禁军营盘,眼看晌午来临,禁军们正与生火做饭,结果陇城方向传来沉闷的钟鼓声,禁军副将闻之出帐:“什么声音?”

    “回将军,陇城方向传来的…”

    “陇城?”副将疑声:“中卫郎大人可有消息传回?”

    “没有!”

    正说着,禁军营盘的角楼上传来示警:“敌袭…敌袭…西面、南面、东面出现烟尘…”

    “该死的…河西军要兵变…”副将说话功夫,距禁军营盘外三里,弓骑营三千甲士以千人校为队列,分从西、南、东三面围压上来,许元龙纵马来到阵前,按说他刚刚挨了杖刑,屁股疼痛难忍,可是为了出禁军近来压迫的气,他硬是忍着疼痛来前指挥。

    “将军,为何不再出一队弓骑,将北面也给封死,把这群混账当做瓮中的老鳖,活活炖吃了他们?”

    许元龙轻轻挪动着屁股,龇牙咧嘴道:“千余禁军装备精良,若是死路围堵,必然抗拒激烈,可一旦放开生路,他们的战意就会减退数倍,介时在他们的退路上追击袭杀,咱们的弟兄损伤可以降到最低…”

    当弓骑兵到达各自位置,禁军营盘已经闭门抵御,许元龙直接下令:“传令三校…其冲袭扰,火矢威逼…”

    旗令兵闻之离开,不多时,三千弓骑纵马奔向禁军营盘,当弓骑兵奔至营墙一百五十步时,这些壮硕的河西汉子纷纷抄起长弓,搭上缠绕了火油引的羽箭,连连抛射。

    营墙之上,禁军副将见此,顿时高呼躲避,奈何长弓劲足,加上马速支撑,火矢在眨眼间化作一片火幕扑天盖下,一时间,营盘的帐篷、马厩、粮草垛飚起大火,救火的兵士更是乱叫大嚎,在炙热的烘烤下,一禁军小校急急冲上来:“将军,火势太大,在这么下去,弟兄们就被烤熟了…”

    “该死的…”副将一拳打在营柱上,望着远处来回奔射的弓骑兵,他急问:“四面围堵情况如何?”

    “东面是一片荆棘荒草地,没有弓骑兵…”

    “立刻下令,禁军从东面突围撤退,走之前,把所有粮草和器刃甲胄毁掉!”

    “属下得令…”小校转身要走,结果一根火矢袭来,直接将他穿胸而过,小校惨叫一脚,失足从营墙上摔下,看着此景,副将几乎气的发狂,可狂潮之下,他一个千人将又有和阻挡能耐?

    半刻后,东墙营门从里面破开,让后千余禁军好似傻狍子般向东面逃去。

    “将军,禁军向东面逃去了…”

    得到斥候来报,许元龙立刻示意旗令兵,调转北面、南面两校弓骑兵尾随追杀,务必将这支禁军狗给宰了。

    秦王府,长孙王妃怀抱小世子端坐主阶位,阶下,中卫郎被府兵按在地上,他奋力抗拒,扯嗓子道:“王妃,你这么做是置数万河西军于死地…置秦王殿下于不忠不义的逆贼途…”

    “放肆!”朱高佑上前,一巴掌抽的中卫郎满嘴血,顺带吐出两颗断牙:“死到临头,还敢威吓我河西主母…”

    “朱将军,让他说…”王妃放下小世子,起身走来,景逸赶紧侍奉一旁:“王妃,你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