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七章兵变2

    “姐姐,许将军性子急,当众唾骂不尊,被朱高佑杖刑惩治,现在已经把人押到王府大厅…您赶紧去看看吧!”

    秦王府大厅里,府兵位列两旁,朱高佑、曹云金等一众中军将领位列阶下,至于许元龙则被五花大绑按在门庭前。

    长孙晴与庄玉华在管家景逸的带领下急急赶来,面见王妃入厅,朱高佑等人跪下奉礼,看到许元龙被打的嘴角淌血,长孙晴燥心不已:“你们这是做什么?外人还没有动手,你们就自乱阵脚,你们…你们真是…”

    听着王妃的斥责,朱高佑、许元龙这些人却一改愤慨互斗模样,尤其是许元龙,这个糙汉将领直接从地上爬起,急声:“王妃勿怒,这是我等计策,不这样做作,那中卫郎是不允许我们结伴前来王府的…”

    “许将军,朱将军,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做什么?”

    “王妃,我等随秦王殿下东奔西征,保大夏西疆安稳,现在殿下被囚中都,那些混账们还想绝了河西的根,绝了您和世子的活路,这是我等决不允许…”

    话到一半,长孙晴面色煞白,虽然她是女流,可她已经听出这些人的话外之音,而那正是她数月来最害怕的事。

    “长孙王妃,我们不能再等了!”朱高佑躬身一拜:“为了河西,为了殿下,自我朱高佑以下七万将士,以决心效死抗争…”

    听此,长孙晴身颤后退,若非庄玉华和景逸搀扶,她怕是要瘫软在地:“你们这么做,秦王就会蒙上反贼叛逆的骂名…介时你们都是反贼,殊不知当年贺兰氏之故…遗臭万年啊…”

    “王妃,秦王就是陛下眼中的第二个贺兰氏,与其被那些混账逼死,不如放手一搏,哪怕死后无尸骸,也比被糟践死强!”

    朱高佑义正言辞,饶是许元龙也忍着屁股痛,大声:“王妃,只要您一句话,我许元龙立刻挥刀,宰了中卫郎那些杂碎…他城外的禁军营,我已暗派三千弓骑兵监视埋伏,只要令下,半刻就能宰光他们!”

    眼看众将请令激愤,可长孙晴依旧不定话,这时,一府兵急急奔来:“王妃,老夫人与小世子在明佛院出事了…”

    此一言直接把长孙晴吓得一激灵,众将听了,尤其是朱高佑,他箭步冲上,熊掌般大手直接揪起府兵:“你说什么?世子怎么了?”

    “是中卫郎,他们借着我们当值换防的机会,以您的将领禁足我等,待我们回到明佛院,老夫人和世子已经不见…”

    “这群混账,敢拿世子逼迫我们…老子一定要宰了他们…”曹云金大骂一声,转身就走,结果长孙晴斥声高喝,拦下曹云金:“你给本妃站住!”

    “王妃,殿下生死无卜,现在小世子又被他们拿住…若咱们不做抗争,那些人就把我等当做软柿子了…”

    “放肆!”朱高佑斥责曹云金,曹云金憋气睁目,立在一旁。

    长孙晴深呼几口气,既然事况向坏处发展,她也只能从秦王府的安危来谋划:“金先生…”

    话落,朱高佑身后出列一面留杨须胡、身躯消瘦的中年青衫汉子:“王妃有何吩咐?”

    “金先生,事已至此,世子安危重要,您身为殿下幕僚,理应为殿下分忧,即刻着手,营救小世子…”

    “在下遵命,只是…”金静水拱手一拜:“王妃,殿下不在,您就是河西军的魂,在下无论作何,都会与中卫郎决裂,而这…”

    “本妃说过…一切以小世子安危为重…”

    金静水思绪急转:“在下明白!”金静水退身离去后,朱高佑等人将领相视一看,跪地叩首:“王妃,我等去了!”

    陇城行营官邸,中卫郎将秦王小世子与老夫人关押在府邸内监押阁,小世子年不过十岁,可聪慧灵巧,看着眼下的情况,他道:“外祖母,爹爹是不是出事了…”

    老夫人沉声:“别乱说,你爹可是大夏第一勇将,他不会有事的…”

    “可是这些中都官已经对我们下手了,他们想要用我要挟朱将军…”

    正说着,中卫郎进来了,他冲小世子和老夫人躬身拜道:“老夫人,您放心,我只是为了您和世子的安全着想,才出此下策。只要河西军接管完毕,我就会带您和王妃去中都享福…”

    “享福?哼…”老夫人冷哼,拉起小世子向里间走去。

    中卫郎出来对侍卫交代:“严加看管,决不能有失!”可是中卫郎还是不放心,虽然河西中军的将领发生内讧,但月城、石城、中牟城三地三万余的河西将士还未有音信,万一三地起兵围攻陇城,他和麾下的千余禁军怕是要亡命旦夕之间。

    想到这,中卫郎急急赶往禁军营,准备加快接管事务,只是他刚离开行营府邸,金静水带着十余名灰衣剑客出现在府邸后墙。

    “风翎卫听令,小世子和老夫人就在官邸后府的监押阁,左右四十步外有两处当值阁,内各有一队二十人禁军,每隔一刻是禁军轮值的间隙,你们务必借着这个空档,把小世子救出来!”

    “祭酒放心,我等就是拼死,压必然不负王妃期盼!”

    话落,风翎卫掏出飞爪攀臂上墙,近一丈的高墙在这些秦王死士面前不过平地尔尔,待风翎卫进入行营府邸,金静水立刻发射响啲箭,在府邸前面,曹云金携中军营百余名将领备卷录入府请见中卫郎,以此纠缠府邸内的前庭注意。

    面对河西将领的觐见,禁军拦下曹云金:“将领备卷录交由我即可,待大人回来,我必然禀告…”

    “放你的扯呼屁!”曹云金大骂:“这是我等身家性命之物,岂能让你这贱兵种触碰?一个不小心,惹怒某个将领,引发兵变,你可担的起这责任?”

    “河西种,你叫嚣什么?”

    三言两不说,禁军小校与曹云金对峙起来,一时间,小小的府邸门前集满几十名执刀挺枪的甲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