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五章羽翼

    不知是不是白尾驹感受到赵源的心声,竟然哀鸣厮叫,一时间氛围萧瑟,让林秀心底的怒言全都散去,他稍有言顿,道:“源哥,白宝琦就是杀害赵叔的罪魁祸首?”

    赵源点头:“阿秀,此番我胡作乱行,皆因家父哀事,更莽撞中害死数名北安弟兄,这个罪,我认…”

    毛云听到此话,这才发现不见赵三几人身影,他面色一僵,似有言颤道:“校尉,赵三他们几个…”

    “被算计了…”

    赵源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先是冲跟在旁边的董佑抱拳躬拜一礼:“参事大人,搅扰拖累之行,赵源在此告罪!”

    让后他冲林秀开口:“阿秀,我之前应承马贼几句话,就为换回赵三他们的尸首,不管你接不接受,希望你能看在弟兄情义的份上,摆言三分…”

    “源哥,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来人,把那五个马贼带上来!”

    不多时,秀才、石彪五人被押上来,赵源看着他们,道:“我那些弟兄的尸首在哪?”

    秀才不应赵源的话,冲林秀道:“你就是北安将?着实年轻太多,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说什么呢?”刘磐这些人瞧不起马贼,当即呵斥,饶是秀才恭敬道:“青俊悍将出悍兵,让人钦佩…”

    “你救了我的弟兄,此情分本将接了,但你们作祟杀了本将的兵士,这个罪本将也忘不了,说吧,为何要这么做?难不成真像源哥所说,你想投身军行?寻一条正路?”

    秀才理了理身姿,冲林秀跪下:“杀赵三这些人,是当时无知无畏,救赵源,是知晓军行根大叶茂,前途光亮,而马贼路途不过白驹过膝,痛快一时,我绰号秀才,最初也是出身行伍,所以根子里不想麾下的弟兄黑路走到底,故而冒险这么做…”

    “将军,贼人巧言,切莫相信!”

    苏文乃商贾子弟出身,家中生意多被马贼强盗劫掠,故心中对马贼偏见至极,林秀听之,下令道:“刘磐,杀了他!”

    此话出,石彪四人顿时急了:“二当家的,我就说这些官家种不可相信…”

    “该死的,咱们和他们拼了…”

    叫骂中,石彪四人赤手空拳与亲兵对峙起来,瞧着这可笑的景象,苏文、董佑皆是奚落,唯有秀才言说一声‘多谢!’这让林秀、赵源都未之一愣。

    “石彪,你给我退下!”

    “二当家的,他们可是要杀你…”

    “杀我是自然的,想我杀了赵三等数人性命,现在被杀合情合理,只有杀了我,才能保住你们的命,给你一条生路…”

    “你若死了,我等必然不从!”石彪四个粗人叫嚣,如此义气倒让赵源为之动容,纠缠中,赵源抽刀跃马,一记挥砍直下,秀才见了迎身不动,在刀锋落首前,他安然闭眼,似乎为结束马贼一生感到轻快,只是锋刃逼首半晌,却未有血溅的痛楚,秀才再度睁眼,赵源不过削去他额首的一寸长发。

    “本来我是一定要杀你,可牢中一番话,加上你的作为,让我改变主意,过后想法子把我那些弟兄的尸首带回临水,至于让不让你们入军行,就看将军吧!”

    赵源说完,秀才呆然片刻,随即冲二人躬拜三番,带人离去。

    “赵校尉,你不该放他们走,贼就是贼,一旦入歧途,心性已变…”

    苏文碎碎低语,林秀听之应声:“苏文,你虽有才华,可眼界心胸还需历练,有些贼人,一辈子都改不了,而有些人是被逼迫的,他们,虽然穿着贼衣,可骨子里还留着行伍气节,况且我现在需要北安军名声散开,不管商贾、名望、官家乃至贼人,他们都是我的嘴巴…”

    话到这,林秀看向董佑:“董参事,事已至此,该送你回临西县了,你的娃儿,本将已经着自家人护养,最多两日,就会给你送回来,只是你要好好琢磨下,该怎么向于德天那厮解释此番遭际…”

    董佑苦笑:“将军,于德天为人我知晓,此若回去,不管说什么,他都不会容我,所以…这临西参事我也不干了…介时带着娃儿回乡下,安稳过日子算了…”

    “如此我也不拦,落到这般结果,也算是对你往年作祟行径的偿还!”林秀示意刘磐,将一钱袋递上:“这些是你的盘缠,不多,但足够你做个小营生…”

    临水县,北安军临时营盘。

    昏暗的牛皮大帐,林胜苍白无神的脸好似死人,面前,范博然被李虎、黄齐二人死按着,已经回来两天,可这小人怪还不肯下手医治,直把李虎气的想要一锤子砸烂他。

    “你杀啊…你有能耐倒是杀了我…一群贼兵子,粗鄙莽撞,我为何要救你们…”

    范博然扯嗓子嗷叫,李虎无言以对,眼看这胖子就要失控,林怀平急急冲进来:“快,将军回来了!”

    李虎、黄齐二人顿时惊喜,撂下范博然,夺路冲出。

    “秀哥,你总算回来了,那郎中我们找到了,可是他死活不愿医治林胜…”

    李虎见人大声,林秀连夜狂奔一百三十余里,从上谷县直接奔回来,还没喘口气,李虎又摆出林胜的要命事,林秀快步移至帐内,大眼看去,范博然盘腿坐在牛皮毡子上。

    看到一青俊将领,范博然端然不动,李虎刚想说什么,林秀叱喝,让其滚出,范博然听到这话,微微抬眼。

    “先生,麾下粗野出身,敬请先生时多由得罪…”

    “得罪?这是得罪二字可以包涵的?”范博然气声道:“莫名其妙把我从黎城劫掠到这,世间怎地有你们这种贼兵…”

    面对斥责,林秀丝毫不应,在范博然碎碎不止时,苏文不悦了:“先生,行医天下,以救人为根,军行武者,草莽乃本性,且眼下伤者乃北安悍者,是北疆搏战的英豪,你若见死不救,心下怎安?”

    “小娃子,小老儿行医三十年,救过的伤者比你见过的人都多,此处如何有你言说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