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二章夺命

    “大当家的,蔡元成从北县道赶往白府了!”

    知晓这个消息,草上飞放话:“弟兄们,待会儿都得拼了命的干,谁若胆怂,休怪老子先宰了他!”

    “可是二当家还没回来?”一弟兄道:“他去牢里弄死那强人,若是咱们这动手,他那边没有完事,可能会漏消息…”

    “顾不了那么多,事已至此,听天由命吧。”草上飞撂出这话,当即带着几十个马贼向蔡元成的必经之路赶去。

    当蔡元成还在做着发大财立威的春秋美梦时,殊不知刀口已经向脖子上伸来,行出北县道,刚进白家巷,队伍里的严金才实在忍不下心乱,想着赵源身份,再考虑到官家相搏的后果,他狠咽一口,拨马跑到蔡元成前面,急声:“大人…此事暂缓…暂缓啊…”

    “放肆!”蔡元成怒骂:“如此好的机会,你让本官暂缓,莫不是你私自收了白宝琦的好处?”

    “大人,下官怎敢?下官只是觉得这么做…风险太大...不管白宝琦,还是那强人汉子…全都不是一般人啊…就算真要动手,也要循序渐进,缓行…”

    “把他拖走!”

    蔡元成懒得搭理严金才,立即叱声,两个衙差疾跑上前,把严金才拉下马:“参事,别不长眼…”

    将严金才撂倒一边后,蔡元成带着一众衙差捕头继续往白府赶,白府内,白宝琦一脸冰霜,面前,二十来个健仆手持朴刀短弓立身不动。

    “都给老子听着,此番…事成,人赏千两,不成,全都归西!”

    “白老爷,您瞧好吧,平日你待我们不薄,此番就是给白管家报仇,我们也豁出命去!”一胡子健仆粗声,白宝琦眉眼怒动:“埋伏左右,草上飞一动手,你们就跟上去…一定要杀了蔡元成这头猪…”

    交锋急驰,冷冲心魂。

    白家巷。蔡元成等人快步不停。

    “大人,快到了,过了这条巷子,就是白府…”捕头禀告:“大人,要么您在这等着,我们前去巡查抓捕,严参事说的不错,万一把白宝琦逼急了,恐生意外…”

    “哼哼…”蔡元成不屑:“他一个乡绅马倌种,本官还放不到眼里…”

    也就话落,‘嗖嗖’羽箭从后面飞来,几个队尾的衙差不妨,当即被射翻在地,蔡元成顿时大惊,回头看去,只见四五十个马贼汉子夺路杀来,如此让他脸色煞白。

    捕头觉察不对,立刻抽刀大吼:“护着大人,护着大人…衙差,顶上去…杀了那些贼人…”

    草上飞一马当前,他手持环首刀,躬身马背,瞧准官家队里的胖子,直接探手抽出短枪,飞掷上去,奈何他久不操练,投技生疏,短枪倾斜三寸,捅杀掉蔡元成身旁的两个捕快。

    “杀…”草上飞怒喝,一众弟兄围而攻之,只是衙差、捕快们也都拼了命的抵挡,一时间,这白家巷乱斗一片。

    严金才被蔡元成赶出队伍后,他心里越发不安,想着赵源的话,他觉得蔡元成行事太过鲁莽,如此贪心妄权,必然会有疏漏,故而他转身往团练营赶,团练教头严成浩是他表亲,先让表亲带人来护着自己和家人,保住性命,让后坐后上观,寻机入手。

    心下盘算中,严金才还没走多远,迎面又来了一群人,严金才大眼一瞧,犹豫瞬息后,他刻意转身绕道,结果那人群中已经出来一骑,将他拿下!

    “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被两名青汉按着,严金才嗷嗷直叫。

    “我乃北安将林仲毅!你穿着官服,为何见了我等要跑…”林秀沉声一应,让严金才浑然一怔,他抬头看来,眼前之人青俊不已,让其不敢相信。

    “老头…说话!”刘磐斥责,让严金才回神。

    “军行…对…没错…那人也是军行…该不会是他的将军来寻了吧…”

    听着没头绪的话,林秀心燥:“你说什呢?”

    “将军…李源…不对…张源…不是…陈源…该死的,那人就是军行的,叫什么源呢?”蔡元成一急,反倒想不起赵源的姓,胡乱中,董佑反应过来:“小将军,他说的该不会是赵源吧!”

    得此提醒,严金才目瞪点头:“没错…就是那个赵源…你既然是将军,那他可是你军行的人?”

    “他在哪?”林秀急心发力,直接提溜起严金才,严金才胡乱踢腾:“将军,别杀我…我什么都说…那赵源袭杀白宝琦失败,被县令大人押入县牢,县令想要借着他的事刻意伪造一份罪供,来灭了白宝琦,过后再杀掉赵源,以绝尾巴!”

    “尔等敢!”林秀顿时怒喝,刘磐等更是抽刀,面对沉重的威杀,严金才直接跪地:“将军…下官劝过县令,可县令不听…你那部下正关在县牢…而县令大人已经前去白府落罪,一旦白宝琦被落罪抄家,接下来就是牢头杀害赵源…”

    话到这里,林秀心急,他叱声:“立刻带我们前往县牢…”

    县牢内,秀才为了后路,到底违逆了白宝琦的令,他思量顷刻,决定玩次大的,把赵源借故参事的令,试试押出县牢?以此作为他觐见北安军,寻一条明路的心意。

    当秀才押着赵源出了囚房,牢头急急过来:“你作甚?”

    “参事有令,立刻带他前往县府,以免白宝琦那厮暗中作祟,坑杀此人,若是此人现在死了,你准备的一应罪书就成为废纸…”

    “不行,参事专门命令,要严加看管他!”牢头疑声中,已近微微后退,也就此时,轮换当值的牢差从外面进来,途径牢差小阁屋时,惊声大嚎:“这怎么有死人…谁干的?”

    一言喝之,牢头顿时变色:“你不是严参事的随从…你到底是谁?”

    眼看事况败露,秀才也不再作弄,他回身扔给赵源一把月牙匕首:“爷们,护着自己,跟我走!”

    牢头见状抽刀:“拿下他!”几个牢差当即奔上。

    秀才扯去官服,手抄匕首,箭步凸上,一个错身腰割,牢头的肋下便喷出一道血线,疼的他直接倒地躲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