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章算计2

    “一万两…”

    价码再涨让草上飞面笑渐消:“白老爷,我麾下百十口子弟兄,前些日子惹了东州那些官商,已经险出大事…你现在这么干…可是把弟兄们往死路上赶…”

    “两万两…”白宝琦面色愈发暗红,且噎着嗓门的粗声让草上飞耳刺不已。

    “白老爷…你莫不是疯了…”草上飞被银钱压得起身怒声,不成想白宝琦也一巴掌拍在桌子,震翻茶盏:“草上飞…你别得寸进尺…你是什么人?真当老子不清楚…”

    咆哮中,二人四目怒瞪。

    “那强人被押入县牢,蔡元成必然寻机压榨于我…可老子在此地活了几十年,岂能受一头猪的刁难…实话告诉你,他蔡元成明面是县令,可在老子眼里,他什么狗屁都不是,最后一口价,五万两,事成,尾巴我来收,你大可带着银钱远走高飞…不然…我若出事,你过往的所为必然败露,到时在此地根本立足不下…生路,死路,你自己选吧!”

    “你…”草上飞狠声怒目,可无言相对,半晌,他转身出门,离开前,他咬牙道:“五万两不行…此关乎老子今后的路…若要行之,最少十万两…现在就拿银票…”

    上谷县府,蔡元成靠在老藤椅上,瞧着那副悠然自得模样,不知道还以为他又納了一娇美小妾。

    身前,参事严金才道:“大人,此事下官大致探查些许,似乎是白宝琦以前做过的龌龊事闹得,那些人是临西县的官人…”

    “有意思…着实有意思…”蔡元成嘿嘿一笑:“严参事,这个叫赵源的强人还不能死,想法子给他弄一份罪供,让后对白宝琦下罪,本官要让白宝琦知道,这上谷县,不是他白家的天下…”

    “大人,下官说句不当的话,你这么搞,怕是会激起白宝琦心恨啊…他在此地几十年,根子深,钱财多,万一逼急了…恐生乱子”

    “扯呼你的杂种话!”蔡元成低骂一句:“他一个乡绅种,几百两银子就位占马市曹官几十年,这笔账,本官当时真后悔,况且他平日里还私通马贼,坑杀商贩,劫掠过往货商…这些罪行足够砍他头一百回,你真当本官怕他?本官只是在等连根拔的机会罢了!”

    蔡元缓气沉声:“你立刻去办,一旦罪供落实,就尽快着手白宝琦的行罪,决不能给白宝琦翻身机会…另外看看,本官要的东西送来没有…没有就派人去他府上巡查一番,提提醒…”

    “这…”严金才稍有犹豫,可是白宝琦性情已定,他也只能顺从。

    来到县牢,进了囚房,死罪里间,赵源像只死狗一样躺在草垛床上,严金才唤来牢头,打开囚房,牢头道:“大人,这家伙命可真硬,后肩挨了一箭,又被弟兄们打成这样,竟然死不咽气,实在让人意外…”

    “少废话!”严金才斥责一声:“罪案书及一应落罪物件都准备好了?”

    “都准备好了,只差按手印画押了!”

    “如此你们先退下,我进去与他说几句,若是能稳着来,也能少些麻烦!”

    “大人,别啊…”牢头害怕赵源突然发难,急声:“这家伙身手了得,若非被围,就咱们这些人,二三十个拼杀,都不一定拼死他!”

    “本官自有分寸,你退下吧!”

    严金才进到囚房内,在角落的石板床上,赵源发鬓混乱遮盖脸面,一时间,那股子威压气倒让严金才害怕。

    “赵源…”严金才低唤一声,见无动静,他便上前,距之一步之处,赵源起身狠声:“离这么近,是来送死的?”

    “杀了我对你有什么用?”严金才稳神道:“我瞧你不像寻常贼人,故心下好奇…”

    “好奇要人命!”赵源猛然抬头,那黝黑的牟子瞪的严金才后退一步:“你们抓我不杀,莫不是想要借我来惩治暗作那白宝琦?”

    闻此,严金才心下豁然,一个强人有这般心思,绝对不是寻常贼人,他快速思量,近前低声:“你到底是什么人?”

    “若你们真要惩治白宝琦,我可以开恩配合你们这些官家种…毕竟狗咬狗的戏份,老子还是愿意看的…!”

    赵源说到这,由于用力过度,肩伤坼裂,让他痛的嘴角淌血,缓息中,他一抹嘴角,戏虐笑道:“官家种,都是该死的畜生,可是老子后悔,没有听董老狗的话…若是听那混账的话,怎会落到你们手里…”

    “董老狗是谁?”

    “你无须管!来,近些,老子要和你说句体面话…”赵源忽的抬手探臂,揪住严金才,吓得严金才一颤身:“你…给我松开…”

    也就这时,牢头拿着一通罪书进来,看到赵源的行径,牢头当即抽刀大喝:“你这厮…给爷放开参事大人…不然爷断了你的手…”

    县牢外,秀才奉草上飞的令来行事,此时他一身县府小吏皮,加上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若非熟人相知,还真以为他就是官家狗腿子。

    “二当家,您真要去?这万一失手,你可就折里面了?”亲信弟兄石彪忧心,饶是秀才心沉重声:“大当家救过我一命,此事我必须做!”

    “那我们在这等着你,一刻之内你不出来,我们就强攻县牢!”

    “胡闹!”秀才怒斥:“你们这十几个人,虽然落贼行,可根子还不坏,若是我出不来,你们也别回去跟着大当家,这事结果恐非人料,你们一定要离开,自谋生路…”撂下这话,秀才大步向县牢走去。

    牢前,牢兵拦下他:“作甚的?”

    “奉大人命,前来取昨夜抓捕的强人罪证…”

    “可有凭据手令?”

    “有,有!”秀才掏出白宝琦事先准备好的手令,只见牢头挑眉,疑声冲身旁的弟兄道:“兄弟,这手令好像变样了?”

    秀才闻之,赶紧道:“二位兄弟,昨夜大人急心白府前的命案,操忙至凌晨,故手令下的匆忙,有些不合规矩,要不我回去请县令大人再开一个,就说牢兵不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