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八章遇袭

    “嘿嘿…”赵三满嘴鲜血,嘲弄冷笑:“老子…是要你命的人…”

    听到这话,一旁的马贼汉子咬牙切齿:“二当家,跟他废什么话,让老子割了他的脑袋,给死去的弟兄报仇!”

    雅间内,健仆已经反守为攻,看着跟随自己的弟兄一个接一个死去,赵源几乎疯癫,更让他想不到是白宝琦竟然吐言嘲弄:“青玉白尾驹从何而来?本官好像记起来了…是从一个马贩子手里夺来的…那老东西先前挺硬气…还不愿给…可老子想要的…岂有得不到之理?”

    “畜生…”

    面对戏虐的笑意,赵源咆哮大吼,反手一巴掌将董佑抽开,直接箭步冲上,将一健仆从肩头劈开,湿热的鲜血瞬间洒他满面,可是情势翻转,他再继续下去,除了丧命,根本不可能伤到白宝琦一丝一毫。

    故而一北安弟兄怒杀泣声,转身一拳打在赵源脸上:“老大,跑…活着…给我们报仇...”

    也就这一拳的激灵,让赵源双目醒然,看清眼前,至于挨打的董佑,也不知是不是转了性子,竟然再度冲上抱住赵源的腰,哀声大嚎:“爷们…求你了…咱们跑吧…只有保住命…才能为父报仇啊…”

    当雅间的门被彻底撞烂冲进一群形色各异的汉子后,白管家挡在白宝琦身前,冲这些马贼燥骂叫嚣:“你们这些拖沓种,还不赶紧给白老爷除了这些牲口…”话落,一众马贼冲上,而赵源在董佑的哀嚎中转身推窗,顺着楼台阁栏跳下。至于那些北安弟兄,也就撑了数息功夫,便被马贼群起乱刀砍杀。

    至此白宝琦才松口气,他转身出了雅间,冲大厅内的草上飞道:“大当家的,给你一夜的功夫,抓到方才的两个人,这个数…可有问题?”

    看到白宝琦伸出一巴掌,草上飞跳下酒桌:“白老爷发话,弟兄们指定办好!明日一早,我恭候白老爷的赏!”

    当草上飞带人离开酒楼去追赵源,秀才却心下不安,谨慎道:“大当家的,方才那些人,很像军行甲士!”

    这话让草上飞稍稍愣神:“军行甲士?”

    “嗯,大当家的,我觉得这回事…咱们还是缓着来的好…”

    “笑话!”草上飞不屑的摇头:“老子也是军行出身,那又怎么地?还不是做了贼,那些人,就算他们是军行甲士,可收人钱财做黑手,死了就死了,你不做,此番银钱你别分就是了!”

    说完,草上飞带人离开,秀才驻马而立,思忖好一会儿,身后的弟兄道:“二当家的,咱们怎么办?”

    “回酒楼,把那些人的尸首带走!”

    “啊?”马贼弟兄不明其意:“二当家的,那些碎事由白老爷处理就行,咱们脏那手作甚…”

    “碎事?不一定,闹不好那些尸首就是咱们的保命符!”

    黑夜里,赵源、董佑二人夺马狂奔,一口气奔出县镇十几里,赵源才稍稍缓速,董佑使劲咽了口,道:“爷们,我说那白宝琦怎么轻易应承咱们,原来早就暗下心计了,可惜你那几个弟兄了…”

    话出,赵源却没有应声,董佑诧异,还以为赵源受伤了,他拨马上前,映着月光一看,赵源竟然哭了。

    “该死的畜生们…”赵源咬牙怒骂,董佑叹息道:“爷们,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若我猜的不错,后来出现的人肯定是马贼,他们一早就下了套子,所以咱们得赶紧走,一旦被他们追上,可真就没命了…”

    “你自己走吧!”赵源泣声止住,梗着嗓门道:“你的娃儿会在老地方等着你,我给毛云他们下过命令,就算杀了你,也不会伤你的孩子…”

    “这…这…”董佑一时不明:“爷们,事关我的根,你可别乱说…”

    “官家种都是畜生玩意儿,我若不拿住你的命脉要挟…你会这般顺从…只是我虽然硬心,可还没有屠人娃儿的疯癫…你走吧…”

    说完,赵源拨马,重新向上谷县镇奔去,董佑立身黑夜,呆然不知所措,待一股冷风吹来,他才拨马向南逃去。

    深夜,蔡元成得衙差来报,仙聚楼发生命案,死伤十几人,惊然之余,蔡元成暴怒不已,麻溜的从温柔乡里爬起来,不成想还未穿好衣装,下人通告白宝琦上府,待白宝琦说出事由,蔡元成气的真想一巴掌抽上来。

    “白曹官,你到底想做什么?难不成本官给你的脸还不够多?”

    “大人勿怒,下官已经说了,此皆是一些贼人作祟,本官见机行事,只是中间出了点差错,伤到一些酒客乡人…”

    “够了!”蔡元成粗声一句:“别以为本官不知道,你与北面野狐岭的马贼有牵连,这事必然是马贼做的…本官告诉过你,得过且过,别那么张扬,现在十几条人命,你说本官该怎么办?你说!”

    白宝琦闻此,示意白管家,白管家从披风下拿出一只锦盒,放在蔡元成面前:“大人,这是三百两金子,除此之外,衙差、巡捕、团练,包括那些死伤的酒客乡民,下官也会做好安置,绝对不会影响大人丝毫名声…”

    “你以为钱能解决一切?”蔡元成瞧着金子,心下松动,可他嘴上依旧在硬声。

    “钱当然不能解决一切,但钱能解决下面那些贫贱之人,他们若顺之,安然无事,不顺,我自有办法让他们消失!”末了白宝琦道:“大人,在下这么做也是为您好,若是下官出事,大人也会受之牵连,且日后大人若再有所需求,怕是无人可帮啊…”

    “够了!”蔡元成起身:“明日升堂前,把所有尾巴做干净,若是让本官耳边呱燥不止,你白宝琦就准备挪地方吧!”撂下这句,蔡元成转身回房,白宝琦则与白管家离开。

    “老爷,这个蔡猪实在可恶…”白管家窃窃低骂。

    “算了!”白宝琦止住白管家的话:“当务之急是抓到那两人,我可不想被人日夜惦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