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五章贪种3

    白管家看了赵三一眼,并未应声,且他的神情让赵三心下不安。半个时辰后,一行回到白府,白宝琦遣家仆将董佑、赵三两人迎进正厅暂坐,自己则与白管家立在门庭下低声。

    “方才你示意哑声,莫不是有什么事?”

    白管家侧首瞟了正厅里的二人,小声道:“老爷,我觉得不大对劲?”

    “什么意思?”白宝琦微微皱眉,不明其意。

    “方才回府的路上,我总感觉有人再跟着咱们…”

    此一言让白宝琦眉思急变:“有人跟着咱们?你确定!”

    “不确定,那些人很警惕,每当我回首察看,那些人总会消失…”白管家忖了忖,警惕谏言:“另外,我觉得董参事身边的护卫有些古怪,他似乎没有身为随从的意识,好像董佑是他的手下一般…”

    屋里,董佑慢慢品着茶,赵三面色暗沉立在一边,也就片刻功夫,白宝琦进来:“董参事,让你久等了!”

    “无碍!”董佑放下杯盏:“白曹官,您的马厩在哪?本官先前听了那么多,此番有些等不及,想要好好观赏下你的名驹…”

    “好说,好说!”白宝琦笑然引路,来到马厩,离老远,董佑便听到一声铿锵有力的马鸣:“如此浑壮的嘶鸣,即便本官不懂马种,也能猜出,此绝对良驹一匹…”

    “董参事好耳力!”白宝琦很是自豪,待三人进入马厩,首入眼界的便是一匹通体雪白、额首一点青翠龙目印的月氏马。

    由于三人突然到来,这月氏马显得很暴躁,不断扯拉缰绳,想要脱缰奔逃,奈何马厩独栏围造,这匹月氏马更被三条缰绳绑首,故而它撕扯数息后,力竭安静下来。

    董佑立在马槽前,目漏惊喜之色:“白曹官,此是什么马?竟然这般雄壮英然…”

    “此乃青玉白尾驹,月氏良马的青睛种系…”

    “青玉白尾驹?”慕然间,董佑与赵三纷纷一愣,而白宝琦最喜旁人无知呆愣的模样,他低笑上前,探手轻轻抚着青玉白尾驹的马首:“这是好马…可惜性子烈了点,非名将悍勇不可骑…当年我花大价钱从东林商人手中买来时,它可是伤了我三个马倌…”

    在董佑惊然于白宝琦的名驹良马时,白管家却偷偷派人分散府宅四周,细查跟踪之人,在距白府一个街巷外的街口门户棚子上,赵源正藏身于蓬草内,看到白府下人散入街巷寻觅,他心中一愣:“难不成这些官种们发现什么了?”

    思量中,一白府家仆从他所在门户棚子前的街巷走过,赵源瞧准时机,跃身冲下,不待家仆反应,他拳风砸面,家仆直接栽倒,让后赵源将家仆扛起,翻身入了门户小院。

    “哗…”一盆冷水扑面,家仆豁然惊醒,看着眼前的黑汉子,他顿时一惊,刚要出声,一把明晃晃的横刀已经压在脖颈上。

    “叫…你给老子叫一个试试…”

    威逼下,家仆闹不清境况,只能摇头屈服,对此,赵源躬身探臂,揪起家仆的头发:“你们为何挨街派人…”

    “白管家发现有人跟踪老爷,故而派我们巡查四周,看看能否找出尾巴?”

    ‘果然被这些官种发现什么迹象了…’赵源不由的自语,家仆闻之,猛然睁目急声:“你…原来跟踪我家老爷的是你…”

    “住嘴!”赵源怒斥,挥拳上去,将家仆打的满嘴血:“白宝琦这老畜生有几处宅院…妻妾多少…杂种多少?”

    “你好大的胆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打听白老爷的事…信不信…”

    由不得家仆猖狂叫嚣,赵源已经发力挥刀,家仆顿时目瞪崩裂,随着眼前寒光闪过,家仆胸前迸散一抹血花,痛楚四涌让家仆挣扎反抗,奈何赵源大手死捂他的嘴巴,也就数息的功夫,家仆活被赵源活活捂死。

    末了赵源狠唾一口,转身离去。

    白府前,白管家背手而立,大约一刻功夫,散出去的家仆纷纷回来,可并没有什么发现。

    “不对…”白管家到底按耐不下心底的躁动,他细目盯着家仆们,正要下令再去暗查,结果发现少了一人,可他并没有说什么,仅仅说一声各自散去,便回府了。

    “白曹官,想不到你这里名驹这么多,今日可真是让本官开来眼界!”董佑奉承一句,道:“只是这些名驹太过昂贵,本官一时没有这么多银钱…”

    “董参事此言何意啊?”白宝琦笑转话头:“你我虽然初见,可言谈入心,好似多年老友,区区一匹良驹尔,我送与参事又如何?”

    说罢,白宝琦冲一马倌下令,马倌当即将马厩边侧的一匹枣红草原驹牵出来:“董参事,此马乃北蛮马,体长力足,十足的军骑良种,即便比不上青玉白尾驹,也要数千银子,你用它行路子,足矣!”

    “这…这…这恩情实在让本官…”董佑面漏尴尬之色,饶是白宝琦财大气粗,根本不在乎这些,而董佑也乐得收下这好马,在他转首示意赵三牵枣红驹时,赵三注目传神,董佑快速急思,便领会其意。

    末了,董佑借着良驹道:“此番白曹官大礼相送,本官若不表示表示,就实在丢临西官家的场份,这样,本官今晚在上谷县镇最大酒楼摆上一桌,宴请白曹官,望白曹官务必赏脸…”

    “董参事宴请,下官必然到场!”

    一刻后,董佑与赵三离开白府,待二人转进僻静巷子,董佑忽的瘫软在地,赵三左右一看,确定无人,才道:“赶紧起来!”

    “爷们,青玉白尾驹就是几年前赵奎贩的良马,现在就在他府上,这事…必然与他干系甚重…而且…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这白宝琦不过第一次与我相见,为何突然送好马给我?”

    “你个老家伙也是官家种,试想官家里有那个不贪?”赵三一把提溜起董佑:“既然顺势寻空,老天有眼,给了今夜的机会,所以你一定给老子稳住,若是出了乱子,误了我老大的事,你的娃儿…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