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四章贪种2

    听到这话,董佑使劲点头,末了他颤微低问:“爷们…话虽如此…可据我所知…那些马市曹官不比县府中的吏官,他们看似位低,可实则权大,大都家财万贯,很多还和马贼强人有牵连,万一…万一赵老爷子真是曹官与马贼合谋暗害,就凭你们几个人…如何要了人家性命?别到时候漏出马脚把自己搭进去…我作为官家人,很清楚这些家伙们的手段,那真是杀人不眨眼……”

    董佑絮叨让赵源心烦:“这不干你的事,你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其它无需多管!”

    一言沉喝,让董佑闭嘴缩了脖子,且这时赵三回来,赵源起身与他来到院中细语:“情况如何?”

    “马市街离这不远,也就四五里地,其马市曹官是个绰号白面倌的当地乡绅,名为白宝琦,干这营生二十余年了…赵叔的事…十有**就是他做的…”

    “白宝琦?老子倒要看看,他到底真白假白!”赵源微闭眉眼,怒声一句,随后他与赵三带着董佑前往马市街。

    马市街,名曰街,实则是座小镇堡,放眼望去,几座高大的官家院落,几处客栈,余下的便是马厩、马匹和商贩,一些小吏官们吆五喝六,挂着官家褡裢来回巡视,无论何人的马匹交易,都必须由官家坐庄,从中落印加般商底,以免良马贩卖给东林和北蛮人。

    “老爷,这是半日来最大的交易商贩账单,你瞧瞧!”

    白管家将晨时的马匹交易录递给白宝琦,白宝琦手拿紫砂壶,咂着茶水道:“区区八千两…怎么这么少…”

    听出白宝琦的不悦,白管家笑笑:“老爷,畜牧税制推改,一些商贩怕损害自己的利益,全都暂歇交易,前面的客栈里,至少有六七批商贩在观望行情…”

    “这些精细鬼,一个个只顾盘算自己…”白宝琦低骂一句:“给本官去去查查他们,把他们的商贩银额估算出来,顺便给他们提个醒,来此不交易者,日增五分税银,三日不过者,不予落官印,让他们哪来的回哪去!”

    谷骢客栈,前来贩马的客商们三三两两围聚一团。

    一东州来的胖商贩灌了两口酒,借着酒劲,满脸愤懑道:“这都是什么狗屁规矩,北蛮南下,整个北疆受之影响,这皇帝老爷下令说畜牧制推行掉改,可为何贩马的商税银下还这么高?怎地不像传闻中那般下调保底?”

    “下调个屁!”胖商贩斜对脸的汉子应声:“昨日我进购五匹老驮马,完全就是拉货用的老马种,总额一百八十两,可税银就交了三十五两,你说这算什么事?简直比税制推改前还狠…这些个曹官小吏,全都是只吃不拉的种…恨不得扒光咱们的皮…”

    一时间众说纷纭,倒是客栈掌柜看不下去,起身道:“我说几位弟兄,官民之别,自古天定,尔等还是忌下嘴巴,不管交多少税银,好歹能落个小利,若是惹了那些官爷,被他们寻了霉头,怕是你们连这些小利都没的赚!”

    说来也巧,掌柜的刚落音,两个马市小吏官进来,看到这些人模狗样的货,胖商贩这些人赶紧闭嘴。

    “掌柜的,来半斤花雕,一只汤鸡,三斤卤肉,两碗面,快些!”

    一通叱喝,两个小吏官大摇大摆坐到厅堂当间,其中一人冲商贩们道:“诸位老爷们,我等在这提醒一句,有些人来此数日不行交易,不纳税银,这可占着马市的利,曹官大人有令,自今日起,凡超过三日不做交易者,不予落官印,若是私下行之,按违律处置,让后赶出马市街…”

    对于这话,一众商贩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看着两个小吏官大吃大喝。只是两个小吏官没有注意,在二人背向靠角落的位置,赵源与赵三、董佑几人正埋头吃着面,听到这些话,赵三低声叫骂:“这些个狗畜生,真把自己当做玩意儿,拿着官家的令操大蛋…”

    闻此,赵源瞪了他一眼,让后冲董佑道:“吃完饭,我让赵三与你前去见白宝琦,你要把他的底细给老子摸清楚…例如他的府邸在哪?家中有何人?”

    不成想话入耳廓,董佑直接被吓住:“爷们,那白宝琦就是这马市街的土皇帝,我…我怎么套他的底细…万一漏出马脚,我…”

    “少废话!你是临西县参事,地位比那白宝琦高一级,拿你往日的官家姿态去应承!”强压之下,董佑无法,只能顺从。

    马市交易官落房内,白宝琦寻摸半晌,把目光盯在了东州来的商贩身上,这些人此行贩马都在三十匹左右,且都是良马,交易税额不少,若是处理妥当,自己落个数千两不成问题。

    这时,白管家进来道:“老爷,临西县府参事求见!”

    “临西县?”白宝琦稍稍疑思:“他有说来此作甚?”

    “这参事想要寻一匹好马,作为夏敬上阶的礼…”

    “哦….”白宝琦点点头:“那成,你让他进来吧!”

    门外,董佑已经换上一身锦绸服,赵三则一身黑衣护卫服,看起来颇有气势,进屋前,赵三低声:“董大人,想想你的娃儿…”

    董佑听之打了个颤:“明白,明白!”

    白管家将董佑迎进屋里,白宝琦已经命人奉上香茶。

    “在下临西参事董佑,前来拜见白曹官!”董佑恭卑谦下,让白宝琦心里很是舒服。

    “不敢,不敢,论官位,本曹官还应该称您一声大人呢!”随后,二人笑言落座。

    一番言说后,董佑奉言让白宝琦飘飘然,甚至让白宝琦生出意气相投的好感,眼看晌午将至,白宝琦道:“董参事,若无其它,可来小府一歇,本曹官府院马厩里到有数匹良驹…参事可细细挑选…”

    “如此甚好,甚好啊!”董佑笑声,当即从袖囊里掏出一些银票:“这些是本官的心意…”

    白宝琦扫眼一看,接过银票,当即引着董佑、赵三二人向白府走去,路上,二人同乘一车,赵三与白管家跟在后面,只是白管家频频向后张望,赵三微微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