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一章将威

    苏府县郊的庄园里,林秀沉面端坐,苏文躬身肃立,也就半刻功夫,他便将陈姝灵来此发生的种种告知林秀,只不过其中夹杂了一些自家府中的意思。

    “将军,我苏府虽然是商贾贱行,可好歹也知情理二字,陈姑娘与长姐乃闺中好友,她有应求,长姐怎能不从?可谁成想牵扯进官家事…”

    听到这些,林秀面色无动,身后,刘磐附耳低语:“将军,此人说的大致不差,方才我等散尽县里收消息,确实听说临西县里将临水官家千金请进了县府…不过…将军小心,切莫被这些商贾精人利用…”

    林秀盯着苏文,起身道:“你方才的话,本将记着,现在,带本将去县府!”

    “人呢?哪去了?”于德天看到牛捕头独身回来,急问:“那北安将因何来此?莫不是因为董佑的事?”

    “不清楚,下官赶到驿站时那些人已经离开,哨长不敢拦,更不敢问…故下官什么消息也没收到…”

    “本官怎么养了这么一群饭桶!”于德天唾骂不止,他快速思忖,让后冷面斥言:“不行,本官不能被黑手牵着鼻子走…你立刻这么做…”于德天附耳低言,牛捕头得令离去。

    空寂的屋子,苏曼华看着桌上的纸卷沉思不动,这时,牛捕头快步进来,苏曼华还未起身,牛捕头箭步冲上,一记手箍打在苏曼华脸上,直接将苏曼华抽的耳廓翁鸣,让后牛捕头冲两个差役道:“按着她!”

    昏头中,苏曼华的手被两个差役控制,强行在一张写满罪行的卷宗上按了手印,待落罪完成,牛捕头收起卷宗,怒斥:“将她押进县牢,等候发令!”

    半刻后,看着按有苏曼华手印罪证的苏府私通临水官家密谋罪书,于德天满意的笑了笑:“苏府的罪已经落下,接下来就是临水千金!”

    闻此,牛捕头稍稍犹豫:“大人,临水的官家千金…是不是再好好思量一番,毕竟她老子是县令…与你同级,万一出了差错…”

    “怕什么!”于德天狠声:“只要罪证落实,他就是官家又如何?”

    “可是…”

    “可是什么!”于德天一巴掌抽在牛捕头脸上:“你是本官的人,只要听本官的令就够了,立刻去做!”牛捕头不敢忤逆,当即捂着脸的前去陈姝灵关押的阁屋。

    屋里,陈姝灵坐立不安,虽然她不清楚临西县令再耍什么把戏,可是桌上的罪供纸卷让她心下不安。

    “姝灵姐,您的曼华密友怎么还不来救我们…”林曦玥急的来回踱步,饶是陈姝灵哪里知道苏曼华已经被强行落罪。

    “要么我们偷跑吧!”

    无法之下,林曦玥说出这般蠢言,不成想她话音刚落,门被推开,牛捕头一行数人冷面进来。

    “偷跑?胆子不小啊…给她们上脚枷…”此言一出,陈姝灵退步斥声:“尔等安敢!我可是临水县…”话未说完,数个差役已经冲上,将她们三人分别按下。

    “老子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敢暗自私通商行,蛊惑苏氏作祟,实在胆子不小…按着她们,让她们画押…”

    “你们这些混账,放开我…你们如此乱来,我大兄和大哥肯定会把你们宰了…”

    林曦玥人小火气大,叫嚣不止,一差役被她乱中抓在脸上,瞬间出现五道血痕,一时的火辣疼痛让差役反手一巴掌,将林曦玥打的嘴角出血:“小畜生,敢打老子,活腻白了…”

    书房内,于德天正等候牛捕头的回报,王五却急急奔来:“大人,北安将来了…点名要见你…”

    “见本官?”于德天疑神不解,稍稍思量,他理了理衣装:“正堂接见!”

    正堂内,林秀背手立身,刘磐等亲兵分列左右,如此态势让侍奉一旁的差役心下不安,当林秀目看墙壁上的字画时,于德天进来。

    “北安将莅临贫县…着实让本官惊讶之至..”于德天笑声,奈何林秀根本不与他作套。

    “于大人,本将冒然来此,多有打扰,请大人见谅!”

    “无碍…无碍…来人,奉茶…”于德天还想与之周旋,看看林秀来意,奈何林秀已经言入正题:“于大人,本将来此是为要人!个中误会,本将先行道错!”

    “林将军,你这是?”

    “陈姝灵,乃本将妻…恳请大人放了她们…”话落,一旁的刘磐奉上银票数张,可于德天根本来不及思索林秀深意,故没有应接。

    瞧此,林秀面色骤冷,一时间正堂内的氛围尴尬至极。

    “林将军,你是北安将,本官敬你,可这是我临西县府…陈姝灵与苏府勾结私通,蛊惑商贾乱市…这些事你可知道…且日前本县参事…”

    “老混账,说话掂量点,陈姝灵乃我将军夫人,你如此诋毁,信不信我等屠你满门…

    刘磐手压刀柄,怒斥粗鄙,其中的杀意更是让于德天心惊,至于牛捕头等差役捕快,也都不敢应之。

    “退下!”林秀斥责刘磐,旋即拱手威压:“于县令,本将说过,个中误会,由本将告错,可陈姝灵等人,本将必须带走!”

    事已至此,于德天恼火满腔,只是不待他怒声,韩忠匆匆奔来,他附耳于德天,一息后,于德天怒目暴凸,几乎崩出血丝的眼目恨不得将林秀瞪死。

    “林秀…你…”

    怒言压喉,可韩忠的话就似一柄悬在脖子上的刀,让于德天硬声忍住唾骂,僵持瞬息,于德天怒声:“来人,将临水三人带出来!”

    牛捕头得令,小跑着向后府走去,不多时,陈姝灵三人被差役压出来,看到林秀,陈姝灵顿时愣神,她想过很多结果,可从未想到林秀会来。

    确定三人无事,林秀放下银票:“于大人,谢了!”

    话落,这些悍兵强将不顾一众差役捕快的威压,泰然自若带着陈姝灵大步离去。

    待林秀等人离府后,于德天气的一脚踹翻桌椅:“混账…这些混账…他们何时派人到本官府邸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