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八章盘根21

    董佑头点如捣蒜:“爷们…只要不杀我的娃儿…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爹出事是在上谷县马市的遭际之后,可那之前发生了什么?你身为官家种,自然有些想法,说出来…助我为父伸冤…我可以饶你娃儿不死…”

    “我说…我一定尽心说…”

    董佑抹去额头的汗水,快速思忖,道:“前几年马市商情好,你爹贩良马二十匹,其中更有青玉白尾驹这种千里马,一趟下来少说数千两的收入,我瞧你是硬气汉子,你爹定然也是这秉性,估计他在马市上受到不公,进而贩卖失败,由于没有钱银入手,自然无法缴纳税银,惹了那些曹官…”

    “你这意思…是曹官对我爹下的手?”

    “很有可能…据我所知…那些曹官中饱私囊严重,大多与马贼强盗有牵连,乃至风传官家明行事、马贼暗作祟的规矩,爷们,在这我掏底给你说一句,贩马不同别的商行,它的落官商印全都在官家手里,一趟多少钱,官家清清楚楚…官家除了税银,若想再收些,就只能行黑手,比如靠马贼劫掠…”

    听到这话,赵源脸色瞬变积压,似乎随时会爆发怒火,饶是董佑想保自己娃儿的命,只能硬心悍气,说出官家人皮面子下的龌龊行径。

    “马贼有规矩,行事劫掠不要命,毕竟他们靠商贩过活,若是次次都杀人劫货,没了商贩,他们自然断了生路,可凡事有例外,你爹贩商途中得罪官家,后果如何你心里应该有数…闹不好就是官家下私令,让贩主重伤而亡,且我瞧你爹卷宗上的记录…怕是差不离…”

    说完,董佑呆愣愣的看着赵源,此时,这个黑汉子呼吸愈发急促,当满腔怒火崩裂到极致,他奋力将董佑甩出去,让后回身一拳以作发泄,其巨大的拳力更是将青松树杆拦腰打裂,末了赵源跪地,泣声似寒风,满腔飘不断,使得本就凄凉的林子更加阴郁。

    “姝灵姐,你说源哥到底要干嘛?咱们这一会儿回来一会儿走的,我心里很害怕…”马车里,林曦玥心乱不安道,此番经历诸多,她只想回家,似乎只有大兄、大哥在身边,她才能稳下心。

    “曦玥,没事,一切有我在!”陈姝灵随便应着。

    只是车驾刚出临西县镇,苏文带人回来,两方相见,护行车驾的苏武勒马急停:“二哥!”

    苏文瞧着马车疑声:“三弟,你这是作甚?”

    苏武瞟向身后:“大姐的命令,让我送陈姑娘回临水!”

    “现在走?”苏文稍稍思量:“眼下情况不安生,为何不等等?”

    “不了!”

    兄弟二人言说时,陈姝灵已经探身出声:“我已搅扰苏氏甚多,若是把你们扯进官司,就太过了…况且赵源已经离开,我也该回去了…”

    “陈姑娘哪里的话,你的事就是我苏氏的事!”苏文坦然安言道:“不过陈姑娘执意要走,小弟也不强留,就由我三弟护你,如此我也放心!”

    苏文话落,苏武正要护着车驾起行,一队衙差从后面追来,陈姝灵见之,心下不安,苏文更是嗅到不一样的味道,故急声:“三弟,立刻带着陈姑娘走,这些衙差交给我!”

    “二哥,你多加小心!”苏武叱令一声,数个家仆当即护着马车起行。

    可是奉命而来的衙差队已经看到苏府的车驾,王五加鞭抽马:“快,别让临水千金离去!”

    当王五等衙差奔至苏文近前时,苏文示意左右家仆,躬身横列,正好挡在县道上:“王五大哥,怎地这般匆忙?发生何事了?”

    眼看车驾越走越远,王五噪声:“苏文兄弟,休怪在下不讲情面,立刻闪开!”

    “王大哥,出什么事了?若是需要在下搭手,尽可直言!”苏文刻意拖延让王五愤怒:“老子的话你没听到?给我闪开!”

    面对这般粗喝怒声,苏文身后的家仆不乐意了:“你这厮怎地说话,我家少爷好心,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如何斥责我等?莫不是又想借此赚我家少爷银钱!”

    借着话头,苏文赶紧从袖囊里掏出两锭银子,恭恭敬敬奉上,奈何王五一改往色:“苏文,你苏府近来不安生,做事悠着点,不然…休怪我等冲你亮刀子!”

    威胁之意如此明显,让苏文一时反应不过来,且数名衙差已经得令王五,下县道从野地里绕奔追上去,不待苏文开口,王五叱声威胁:“拿下苏文等人,若是胆敢反抗,罪令下牢!”

    闻此,苏文面色骤变,身后家仆当即抄起哨棒以作抵挡,奈何那些衙差已经抽刀威逼,让后不做犹豫冲打上来。

    远处,奔来已经脱身的苏武等人看到此景,顿时怒然,心火涌动中,苏武顾不得车驾离去,当即拨马冲回,面对追来的几个衙差,他铜棍横扫,一个照面,几个衙差便相继落马。

    王五见状,破口大骂:“商贾贱种…休得放肆…”

    斥吼下,十几个衙差纷纷冲上,苏武作势就打,对于此番突变,苏文深知抗拒官家令的后果,故而他奔走斥吼一众家仆,让后冲苏武大声:“三弟,不准乱来,你给我住手…”

    “二哥,这些狗东西欺人太甚…”苏武抽棍挑打,再度将一衙差夯落马下,可是王五已经刀压苏文颈项,威压之下,一众家仆与苏武只能停手。

    “王五哥,此究竟何事?望您老给个明白!”

    苏文梗着脖子,看着眼前的腰刀质问,奈何王五狠狠唾了一口:“苏文,不要以为有几个银钱,就可以压着官家的脸面,实话告诉你,在官家眼里,你们终究是商贾贱种,比之地里刨食的贱民强不到哪去!”

    “你…”苏文语怒气急,饶是王五已经拨马奔向车驾:“陈大千金,临西县令有请!”

    闻听此话,惊魂未定的陈姝灵强做安稳,应声:“尔等这是何意?”

    “在下说过,临西县令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