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五章盘根18

    一刻之后,二人离开驿站,候在外面的林振看到林中涣,赶紧迎上去道:“爹,怎么样?”

    “唉…”林中涣叹了一息:“骑虎难下啊!”

    “什么意思?”

    面对疑声,林中涣并不多做解释,他转头看向林翰,道:“大侄子,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若是不压下林秀,惩治林胜,保全长家颜面,保官家脸面,你我二人的前途暂且不谈…恐怕咱们林氏长家都没活路可走了!”

    “二伯,别说了,侄儿知道该怎么做!”林翰心瓷硬声,与先前的怯怕相比,此时的他倒多出几分生冷。

    “如此甚好,我这就回去联合叔公辈的人,以长家的名义再商议一次,将告罪令坐死,至于你爹,就交给你了!”说罢,林中涣、林翰各自离去。

    林家宅院,林秀听着林懋的吩咐,决然反对:“爹,眼下胜哥生死难估,让他入堂是万万不可!”

    “仲毅,这个情况我也知道,可他若不出面,就是藐视公堂的罪…介时叔父也难做…”一旁陈玉心下劝诫:“你已经二次抽搏官家颜面,现在临城大半个官场名望都对你非议满满,若是不顺之稍放,那于海龙只会变本加厉的寻你麻烦…”

    “陈叔父,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不待陈玉说完,林秀起身:“爹,胜哥本就命苦,他的事我既然揽了,就不怕长家人找茬,且他们不思悔改,甚至想反咬一口威压于我,这个事我必然要好好料理一番…”

    话到这里,陈玉也不多言,林懋思忖好一会儿,才道:“既然这样,那爹就不说什么了,反正林氏分族已定,在族氏名分层面上,你无需操心…”

    “多谢爹!”

    说罢,林秀起身离开,回营盘的路上,刘磐道:“将军,你说那林中道当真不顾林胜的死活?”

    “人心难测…”林秀不愿过多纠结,转言低问:“李虎、黄齐前往黎城寻什么鬼医,可有消息回来?”

    “还没有…”

    听此,林秀心下焦躁数分,末了他又道:“赵源呢?我似乎多日不见他,他在做什么?”

    “这个…”刘磐稍有犹豫。

    “有话就说,何需吞吞吐吐!”

    “将军,我听斥候营的弟兄说,赵校尉好像带人去临西县了!”

    “临西县,他去哪里作甚?”林秀不解,饶是刘磐道:“前些日子赵校尉从安县丞哪里得到一些消息,是关于当年赵老爷子贩马亡命的案子…”

    “什么!”

    林秀闻之惊声勒马,如此模样吓的刘磐一颤:“将军…我这都是听说来的…”

    “该死,我说赵源为何突然不见踪迹,连他的亲兵队都没了踪迹…”

    林秀低骂一句,摔鞭纵马,向县府奔去。

    县丞屋内,安河正在操忙春种推行,忽然一阵风袭冲来,抬头看去,竟然是林秀,安河稍有困顿:“林将军,您怎地突然到此?长家告罪的事可安置妥当?要本官说,您还是小心点于海龙那些人…”

    只是林秀根本不应安河这些话,他急声道:“赵源去临西县追查赵伯父贩马的案子,是与不是?”

    闻此,安河点头:“确有此事!”

    得到确切消息,林秀转身就走,却被安河拦下:“林将军,既然提起临西县,本官不妨多言一句,那临西县令于德天原是临水县丞,与临城郡守府丞于海龙好像是表亲,且那人贪婪妄权,手下的无头案多如牛毛,若是赵校尉能在为父伸冤途中,顺势弄了那厮,也算好事一桩!”

    “你说的倒轻巧!”

    林秀斥责一声,便急急离去。

    看着林秀的背影,王先生道:“大人,这林仲毅怎地不知好歹,咱们费进气力帮他的部下查案,他反倒斥责您…”

    “无碍!”安河平心静气:“他现在处于多事之际,可以理解…”

    临西县苏府,一连两日,赵源都不曾离开偏院寸毫,如此让他焦躁难耐,加之于德天戒严全县,为避免意外,苏曼华建议陈姝灵让赵源等人暂避数日再行动,可是赵源从董佑的卷宗中寻到当年自己爹爹的结案令后,已无耐心等待。

    时至正午,天乏人倦时,赵源与赵三等人装扮妥当,就要离开,却被陈姝灵迎面拦下:“你们要做什么?现在街面上全是衙差,你们这个样子能走多远?”

    “姝灵妹子,我的事,你无需再管…”赵源咬牙切齿,硬声立身,陈姝灵作为一女子,如何拦的下?一不留神,赵源将陈姝灵带倒在地,小月儿、林曦玥见了,顿时恼火:“你怎地这样?姝灵姐这么做?不都是为了你们的安危…”

    争吵中,苏曼华带着苏文、苏武进来,看到此景,苏曼华拉过陈姝灵:“既然他们非要离去,你是拦不下的,若是因此伤了和气,就太不值当!”

    听到长姐的话,苏文眉眼一转,道:“你们想离开临西县也可以,但是要摆下身位,做一次夜香郎…”

    “只要能离开这里,我什么都可以做!”

    傍晚时分,天色微暗,在苏曼华的安置下,赵源等人全都换上苏氏杂仆的装束,让后一人一推车两恭桶,闻着那股臭味,赵三等人直接干呕起来。

    “都给我忍着!”赵源心燥,怒斥低呵,苏文见状,将几杯清酒递上,几人喝了,才稍稍好一些。

    “这个点是我苏府运拉恭桶的时候,我可以借此把你们带到县城外的野林子,但是在这期间…你们必须忍着恭桶的臭味…若是碰到巡查,也要当做无事模样…”

    苏文再三交代,末了他冲长姐和陈姝灵道:“你们在此候着,最多一个时辰,我就能把他们安然送出去!”

    临西县府。

    于德天来回踱步,几乎每隔一刻都会询问搜查的消息,可回答永远一样,这让他心恨自己养了一群废物。

    “大人,临西县就这么大,咱们几乎挨家挨户搜过来了,还没那些人的踪迹,他们该不会已经逃出去了?”牛捕头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