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一章盘根14

    “苏兄弟,别怪老哥这么做,实在是上面有令啊…兄弟这回多担待着哥哥…回头…哥哥请你吃酒…”

    “瞧王五哥说的话,我苏文进考学义,虽不敢说通晓古今经论,可好歹也知官命难为四个字,您老放心,这点小事兄弟是不会放在心上,大不了日后我躲着王大哥呗…”

    笑面言语,暗带糟践,王五虽是衙差头目,披着身官皮,可真要和苏氏云纺庄的嫡系次子少爷比起来,他也就那**样,再说人家是商贾,家财无数,年年给于天德送的银子不下万两,光银子磨下来的碎屑都能把他埋了,若是一不小心得罪这么个钱袋子,于天德恼火起来,他这衙差头目怕是要做到头了。

    思来想去,为保万一,王五只能冷面转笑,唤回正在搜查苏文家仆的衙差,让后冲苏文抱拳:“老弟,方才哥哥也是心急官令,故言语甚过,得罪之处,着实不好意思!”

    “无碍,无碍!”

    苏文笑笑,从袖囊里掏出一锭银子,晃手塞进王五的官腰带里:“王大哥,方才小弟的话也重了点,您老别往心里去,些许银子,待大哥行完公务,找地方与众兄弟吃酒歇息…”

    先是威压,再是捧脸,苏文这一手玩的王五心底很是痛快,只是官命在身,王五当误不得,胡乱道一句‘多谢’带人离开!

    到这苏文长才出一口气,稍稍缓神后,他才带着众人向苏府走去!

    苏氏宅院正厅前,赵三几人坐立不安,数次想要出门寻找赵源,都被陈姝灵拦下。

    “陈姑娘,源哥不会出事吧?还有…这苏府到底安不安全?”

    赵三焦躁不断,饶是陈姝灵稳神道:“放心,苏曼华虽是女子,可秉性正道,可以信赖!”

    “陈姑娘,非我等不信你的话,这商贾之人,有几个正道的种?更何况她苏曼华是一女子,俗话说,世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此话刚落,苏曼华碎步走来,听到这些谩言,她柔笑淡然,不显一丝一毫的怒意:“这位兄弟说的不错,世间人途,还真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可风流遍布之下,不妨有巾帼英豪啊…”

    一言挑出,让赵三满心尴尬,倒是陈姝灵婉言出声,揭过此茬:“曼华,有一事我不太明白!”

    “何事?”

    “我略微知晓你苏氏一些情况,你虽是长姐,可下面还有苏文、苏武两个弟弟,他们作为苏氏嫡系长次子,为何让你做这云纺庄的少东家?”

    苏曼华坐下,道:“苏文志在高堂,苏武志在行伍,二子才武相合,乃我苏氏光明荣辉的杆子,况且我苏氏数代从商,老爷子早就不愿后代男丁继续沉浮在满是铜臭的商贾行列,故而族氏商讨之后,苏文苏武进考入学,商贾家业则由我来担着!”

    “可是你未嫁从商,岂不是自毁清白,日后…”

    “唉…人生路途,岂是自己可以定的?”苏曼华笑笑,恍然中,她看透世风路途的心性让陈姝灵为之愕然。

    这时,管家来报,说苏文带着一众家仆回来了。

    陈姝灵听之急问:“可有赵源的消息?”

    “回陈姑娘的话,老仆不太清楚!”管家恭敬一句,冲苏曼华道:“大小姐,二公子正在偏院,请你们过去!”

    来到偏院,苏文看到苏曼华,快走两步,躬身一拜:“阿姐,小弟把他们带回来了!”

    苏文话落闪身,赵源及麾下的三个北安弟兄一身苏氏家仆装扮立在人群中,陈姝灵见此,紧绷着的心才放松下来,只是让陈姝灵没想到的是,赵源非但不喜,反倒进步上来,对着赵三就是一脚:“我让你护送陈姑娘回临水,你为何又把她带回来、若是她出了些差错,你的脑袋可能抵命?”

    赵三挨踹倒地,却不应声,其硬气的模样让一众苏氏家仆震惊,不待赵源再发斥责,陈姝灵上前拦下道:“源哥,是我执意回来,不关他们的事!”

    末了陈姝灵心躁急言:“源哥,我几句话要与你说!”

    苏曼华听此,立刻叱令苏文带着一众家仆离开,让后吩咐管家,好生照料这些人,在县府巡查没有放松前,务必严加防守,以免那些官家狗寻到气味前来搅扰。

    “姝灵,此事与你无关,你没必要插手!”

    偏院屋里,赵源低声,饶是陈姝灵非但不认,反倒忧心不断:“源哥,此番临西遭际,没有你,我与曦玥、小月儿可能已遭不测,可抛去那些杂事,我想知道,你到底在干这什么?你要明白,你已经不是独身之人,你是北安军的校尉,是仲毅的臂膀,你瞒着他私自行事,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你让他怎办?你让赵伯母怎么办?”

    一席话说的赵源心下黯然,不知该怎么应声,半晌赵源才缓缓道出一句请言:“姝灵,看在我们儿时情义的份上,这事…别告诉阿秀,眼下他族中已经够多事,我不愿他操我的心…可是我的爹的仇必须要报…我不能让他老人家死的不明不白…”

    话到这里,陈姝灵已经知晓赵源心性刚毅执拗,可念在北安军筹建的多事之时,她到底起身摇头:“源哥,休怪我不能应你的话,你与阿秀北疆搏战,死命战出现在的生路,我不能让你独自犯险,况且你一人也绊不到临西的官家…”

    说完,陈姝灵转身出去,留下赵源独自呆然在桌前。

    临水县,官家驿站,时至深夜,可歇息在此的于海龙和蒋赣依旧未眠。

    “大人…从眼下的情况看,这陈玉、安河怕是铁了心站在林秀一边,加之林中道又说出撤告的话,咱们想要借着林胜疯杀长家的罪头打压北安将的威望,怕是不成了!”

    “不成也得成!”于海龙怒然:“他一个二旬青俊,毛都没长齐的种,竟然想要威压临城官家脸,若是长此以往,怕是临城方圆百里的人只知北安将,而不知临城威,介时临城地界就不归咱们说了算,这种情况,本官决不允许他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