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章盘根13

    “姝灵,你就放心吧,北安军乃北地临城唯一的独立军行,它关乎着我苏氏云纺庄未来的商行前途,我断不会看着他们受挫,况且在临西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苏氏虽然是商贾,可也有几分能耐,据我估计,最多一刻,就会有消息传来!”有了苏曼华这话,陈姝灵才稍稍安心。

    临西县府,后堂县令书房。

    “啪”的一声清脆入耳,细眼看去,一只价值数百两的紫砂壶就那么被于天德摔得粉碎,此时他面扯狰狞,两撇胡子气愤的几乎抽起来:“废物…全都是废物…”

    面前,牛捕头耷拉着脑袋:“大人,方才团练队正发来消息,一队团练兵被杀了,加上之前的事况,下官推测,这些家伙杀人一刀毙命,闹不好是某个军行的悍兵,且他们又出现在董参事府邸,定然与参事失踪有干系…”

    “军行的悍兵?”

    闻此一言,于天德怒中稍惊,他私下揣摩,自己虽然做过不少孬事,可都是官场上的琐碎,与军行完全没有交际,又如何会惹到军行的人?若真是这样,那些家伙应该直接冲自己下手,如何先去整治董佑?

    一时间思量不出头绪,于天德只能狠声:“不管是军行悍兵,还是其它什么贼人?你们必须把那些家伙给本官抓回来,若是抓不回来,你们就准备进牢里过活吧!”

    威令下,牛捕头集合县府数个捕快队,加上衙差、团练数百官人,将临西县给查个底朝天。

    期间,赵源遇险数次,只不过凭借刀狠搏命,那些混吃混喝的衙差、团练一时不敌,散去求援,这才给了赵源躲藏的机会,可照此下去也不是办法,若不尽快离开临西县,最多明早,他们就会力疲被抓。

    杂乱的巷子里,为躲避衙差团练追捕,赵源等人已经跑迷乎,根本寻不得出口,且麾下北安弟兄气喘吁吁,出声道:“源哥,歇会吧!”

    “是啊…咱们几经搏斗,早就力疲,若是不缓缓气,万一再撞上团练衙差那些人,可就无力抵抗了…”

    瞧着弟兄们的模样,赵源使劲咽下一口气:“也罢,稍缓片刻!”末了赵源攀上巷子墙檐,四面张望,在不远处的县道大路上,衙差、团练好似野狗般四处乱窜,让他们根本无处可去。

    只是让赵源想不到的是,在他警惕时,几个家仆模样的汉子突然从巷子的一处岔口进来,瞧此,赵源等人当即抽刀抬起臂弩,结果那些家奴汉子前的蓝衣青俊道:“赵源?”

    仅此一声,赵源愣神瞬息,可是危机之下,他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暗中示意弟兄们后撤时,他独自冷声:“我乃县府衙差,奉命追查贼人,尔等在此作甚?”

    蓝衣青俊笑笑挥手,身后家仆当即散向街巷口,以作警惕。

    “看来你就是赵源!在下临西苏氏苏文,奉长姐之命,前来救尔等!”

    苏文说着就要上前,结果赵源指尖微动,臂弩‘嗖’的射出一支弩矢,稳稳顶在苏文脚前一寸之地。

    “慢着!”赵源警惕叱声,让苏文不得不退后。

    “赵大哥,时间紧迫,由不得我多加解释?”苏文笑笑:“若是赵大哥不知道我苏氏名声,那总该知道长姐好友,临水县令之女陈姝灵吧,此番正是她请我长姐出手救援与你们!”

    “陈姝灵?”听此,赵源稍稍缓神。

    “说来也有意思,你们这些北安军胆子可真够大,先杀巡查参事失踪的衙差,进而偷盗参事府邸,斩首团练兵,这些罪加起来,你们就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眼下整个临西县已经戒严,你们根本逃不出去,不管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现在只能跟我走,进我苏氏大宅暂避祸事!”

    “哼哼…”赵源冷笑:“你怎么这么清楚我等犯的事,若你们苏氏与官家纠缠,我随你走,岂不是自投罗网?就算不是,包庇我们这些人,你们苏氏的罪也不小,这个祸你为何敢担?”

    “你说的不错,按照往常,我苏氏自然不愿管,可你们是北安军,而我苏氏需要搭上北安将这条线….”话到这里,苏文转腔:“话我已说透,走与不走,皆在你自己,不管你想做什么?保住命要紧,不然…就什么都没了!”

    此言中心,赵源紧咬牙根,心中快速思量,最终他放下臂弩,苏文当即唤来几个家仆,为赵源等人更换衣物,让后混进家奴中间。

    “跟着我走,不管碰上什么人,都不要说话,一切有我在!”

    苏文简单交代几句,便带着一众家奴向巷子外走去,瞧着态势,一北安弟兄心下不安:“源哥,咱们跟他们走,万一…”

    “别说话!”赵源叱声,北安弟兄当即闭嘴,行走中,赵源死盯苏文的背影,此子二旬年纪不到,却思绪敏锐,老练心成,甚至于在自己臂弩突射的危机下,他都无所惊怕,实在让人出乎意料。

    赵源正暗暗猜测苏文口中的苏氏到底是何家族时,一队衙差从远处奔来,拦下众人。

    “尔等站住!”

    衙差头目沉喝一声,身后的衙差纷纷抄刀围上来,苏文见状拱手笑道:“王五大哥,小弟苏氏苏文啊!”

    闻此,衙差头目从鼻子哼出一声:“什么大哥不大哥的,于县令有命,缉拿恶贼凶犯,路遇行人,无可不查,你小子就不要套近乎了!”

    话虽冷硬,可苏文毫不紧张,反倒沉笑连连。

    “大人的令,我等自然遵循,来,让王五大哥好好查查!”苏文刻意作言,让一众家仆敞开胸怀,任由衙差搜查,瞧此,混账家仆中间的赵源等人已经心急。

    “该死的,源哥,这小子…”一北安弟兄顿时燥怒低声,饶是赵源一手抹在腰间的刀柄上,一面低声稳神:“先别乱,看看情况再动!”

    衙差头目王五看到苏文沉笑让身,心下反倒尴尬,稍加思忖后,他扫去官腔,一把扯过苏文,搭肩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