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九章盘根12

    连着叫了两声,老六都没有回答,这捕快觉得不对劲,当即抽刀,警惕走来,门前,靠着柱子歇息的牛捕头听到刀出鞘套的声音,转头道:“让你们找些卷宗案事备录,怎地用刀找呢?”

    结果捕快冲牛捕头微微示意,牛捕头顿时变了脸色,旋即,二人小心翼翼向南墙房内走去。

    “该死的狗畜生…”

    赵源低骂中将没了呼吸的老六给扔到地上,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他抽出横刀,心下盘算着从书房奔到后墙攀绳所需的时间与外面捕快听到动静支援来的时间差。

    “你…进去看看!”

    来到南墙内房帘门前,牛捕头止步,冲捕快低言,捕快虽然心下忐忑,略有不愿,可耐不住位低,他只能顶头进来,结果他刚探身挑起门阁帘子,一道黑影迎面袭来,只见赵源冷面沉目,冲步直上,也就银光恍惚,森白的横刀已经将捕快的脑袋斩去半边。

    “噗…”

    鲜血四溅,捕快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及吼出,便倒地亡命,几步外,牛捕头见此顿时变了脸色,跟着他不顾一切呼喝大嚎,向外跑去,奈何赵源已近逼近,两步之距,瞧着面色凶狠的黑汉子,牛捕头后退不及,只能咬牙顶身而上,但瞧赵源挥刀劈下,牛捕头慌乱中抬臂,须臾间,横刀锋怒咬腰刀刃,直接把腰刀砍出豁口,且巨大的气力更是把牛捕头压倒后躺,撞翻桌椅。

    “狗畜生,去死!”赵源飙升沉骂,力发似人熊,不待牛捕头起身,他挥臂擎天,再度横劈下,但生死关头,牛捕头也拼了命的抵挡,即便腰刀崩口,他也鼓劲扯呼,反手顶刀上去,‘咣’的一声,腰刀被压在身前,探出的横刀刃直接砍他在肩头。

    一时间痛楚惊怕好似洪流般冲进牛捕头的胸膛,可危机下,牛捕头死不泄气,眼看僵持不过,他稍有换力,抽腿抬脚扫踢,将一藤椅甩到赵源身前,赵源躲身收刀,劈开藤椅,牛捕头借机翻滚,躲进桌子下,赵源恼恨,欲绝了牛捕头的性命,可后院庭门前已经传来杂乱的脚步,无奈,赵源只能弃了躲进桌子下的牛捕头,转身奔出书房,向后墙攀绳方位跑去。

    “抓…抓住他…决不能让他跑了…”

    牛捕头从桌子底下滚出去,一手捂着肩头的伤口,一面冲奔来的捕快嘶声大嚎,捕快得令,惊然乱神,好似一群疯狗般向后墙方向奔去。

    后墙外,几个北安弟兄听到院里的乱声,顿时心急,其中两人当即攀墙上去,蹲在墙檐上。待他们看到赵源身后的捕快时,二人当即抄起臂弩。

    那些捕快瞧见墙檐上蹲着两个捕快,立刻大吼:“你们两个…赶紧砍断攀绳,拦下那贼人?”

    可是墙上二人非但不这么做,反倒冲他们发射弩矢,追在最前面的捕快不妨,直接被弩矢射倒,一时的突变,在要命臂弩的威慑下,这些捕快当即顿步追赶,四处躲藏,赵源因此得空,箭步冲到后墙根,跃身探臂,抓住攀绳向外爬去。

    “源哥,快!”

    二人急声,探臂助力赵源,也就三两个呼吸的功夫,三人已经跃下墙头,此时,气喘伤痛的牛捕头才追来,看到此景,他破口怒骂:“全都是废物…一群吃了就拉的蠢猪!”

    面对咒骂,一众捕快敢怒不敢言,纷纷耷拉着脑袋。

    牛捕头等着一双驴蛋眼,急声不断:“还愣着作甚…快去追啊…还有你们几个...立刻发布戒严令,急告大人调派所有捕快、衙差、团练封锁县镇,务必找到这些人,老子可以肯定…董参事…绝对是他们抓走的!”

    赵源几人离开董家大院,还未走多远,就看到街面上出现一队队的衙差、捕快、团练,这些人逢人必查,瞧此,赵源皱眉,与几位弟兄转道进入小巷子暂避。

    “源哥,怎么办?”

    一北安弟兄急问,饶是情势陡转急变,赵源也没有什么办法:“该死的得官家狗,待老子们回去,定然把董佑那老畜生做成人棍!”

    也就这时,一声叱喝从巷子口彪来:“你们几个在这作甚?还不赶紧巡街抓人!”

    寻身看去,一队十人团练兵抄着长枪走来,赵源见此,赶紧应声,可是他忘记自己的衙差衣服尾领上有血迹,那团练兵注意到这一点,当即停下脚步,挺起白蜡枪:“你们是那个衙差队的…”

    面对怀疑斥声,赵源稍有犹豫,那团练小队正已经附耳身旁的弟兄,似乎在说什么,瞧此,赵源不做犹豫,狠眼发力,抽刀奔上,其它几个北安弟兄也都杀来。

    “该死的…他们果然是贼人…”

    看到几个身份可疑的衙差突然暴起,团练小队正叫骂一声,挺枪杀来,二人搏之,赵源刀劈白蜡枪,小队正抵挡不下,不过一个照面,他便枪断脱手,须臾之后,横刀已经掠过他的脖子,小队正嘴巴大张抽搐一瞬,便人头落地,失去意识。

    见此,其它团练兵呆然瞬息,跟着转身奔逃,可北安弟兄们岂能由他们离开?不过眨眼功夫,北安弟兄们已经抄起臂弩连射夺命,几个团练还未跑出巷子,便找阎王喝茶去了。

    三息功夫,一小队团练全都亡命,看着满地死尸,赵源甩刀入鞘,与几个弟兄沿着小巷子七转八拐逃离此地,尽可能避开县道里的衙差和捕快。

    “曼华,我有急事需要你帮忙…”

    苏府厅堂内,面对去而复返的陈姝灵,苏曼华稍有意外,待她听了陈姝灵的话,当即下令苏府所有家仆及县中各个分号布庄下人,分散县镇,寻找黑大汉子赵源。

    “姝灵,我说为何街面上突然出现那么多的衙差、捕快,甚至连年不动弹的团练兵都出动了…原来是那县令要出事了?”

    苏曼华豁然出声,饶是陈姝灵心忧:“曼华,你一定要帮我,赵源不能落尽官家手里,不然北安军会出大事,仲毅也会出陷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