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七章盘根10

    “哈哈哈…头儿…你可太坏了..没看到小娘子们已经吓的胆颤,连话都说不清楚,怎么可能把县令叫来呢?”

    一众衙差噪声起哄,只把陈姝灵三人气的心躁难耐,在衙差的咋呼中,林曦玥瞪目咬牙,随手捡起地上的碎木根砸来,那衙差头目只顾嘿嘿坏笑,根本没有注意,下一秒,他眼前一黑,碎木根子正中脸颊鼻骨,衙差头目‘哎呀’一声捂脸蹲下,待他起身脱手,睁眼看去,直己鼻子已经皮肉翻扯,一块细条肉几乎掉下,更为甚者,两道血线喷出鼻孔,顺嘴往下流。

    “娘希匹的小蹄子,年纪不大,脾气倒挺硬,老子这就拿你开荤,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恼火的衙差头目叫骂着冲上来,可是陈姝灵、小月儿、林曦玥三人岂会束手就缚。

    尤其是林曦玥,格外泼辣,她虽是女子,可自小在大兄、大哥、二哥的影响下,也学了几招搏艺,瞧准衙差头目的损样,她突步探身,挥拳打上,只可惜衙差头目身强力壮,她不过及笄之年的小女孩,即便拳锋正中,也被衙差头目反手一把巴掌抽开,由于力大,林曦玥被打的头昏眼花,在原地转了个圈才后仰栽倒。

    “头儿,轻点,轻点,别打坏了,不然弟兄们怎么玩啊!”

    看到衙差头目这般狠手,一众衙差弟兄故作心疼模样,尤其是那小胡子,更为不要脸,他张臂探身,一脸糟践笑小跑上来:“小娘子…莫怕…莫怕…”

    即便林曦玥被打的昏头转向,可她性子刚烈,火气十足,昏眼中,她胡乱一脚踹上,直接怼进小胡子的两腿之间。

    瞬间,小胡子夹腿捂裆跪地,放出杀猪般的惨嚎,衙差头目等人见了,哈哈大笑:“你个贪吃种,心急伤了根,一会儿看你怎地享用!”

    “你们…你们给我住嘴!”小胡子命根子受踢,噬心的痛楚让他脸色煞白,汗珠更似流水般顺面留下,抬眼看去,陈姝灵、小月儿已经胡乱捡起地上的木棍,退身护在林曦玥身前。

    “你们这些淫杂种…我可是临水县令的女儿…你们给我退下…不然我爹饶不了你们…”

    “去他娘的临水县令!”小胡子扯呼咒骂:“老子的命根子险些被你毁了…老子今天非得办了你们,让后把你们卖到青楼做婊子…”

    话落,小胡子与衙差头目一左一右扑身上来,陈姝灵面容惊乱,胡乱抽棍,却被衙差头目一把夺过棍子,甩手带到在地,小月儿扑身护主,衙差头目心躁,一脚踹在她的腰腹,小月儿闷声一息,倒地不起,至于林曦玥,已经在昏头中被小胡子扑在身上。

    “你叫啊…小骚蹄子…你不是北安军的人么?来…让老子瞧瞧你那些北安军哥哥在哪?”小胡子戏虐咒骂,糙黑的大手胡乱撕扯林曦玥的衣裳,如此让林曦玥怒然哭泣。

    眼看二人就要得手,忽听‘嗖嗖’急音袭来,正激情亢奋的小胡子顿时呆住,林曦玥泪眼瞧去,一只弩矢竟然出现在小胡子的胸膛前。

    “娘希匹的…小蹄子…难不成真有个北安军的兄弟…”

    话落,小胡子喷出一口鲜血,林曦玥吓的踢腾后爬,至于衙差头目等人,也都浑然一惊,不待衙差头目从地上起身,一骑飞奔冲过棚子栅栏,直接闯进来,衙差头目惊慌起身,却被迎面袭来的寒光抹去脑袋。

    “唰…”

    刀过血散,衙差头目只觉得天旋地转,待视线凝固不动时,他才看到自己光着膀子的身躯缓缓倒下。

    “狗娘养的畜生…杀无赦…”

    虎吼震天,刀甩血溅,当衙差头目和小胡子接连亡命,其余人等已经呆傻,睁眼看去,数骑灰衣青汉手持横刀、臂弩立在身前,那股子威压就似人如冰窟,惊颤万分而动弹不得。

    “源哥…这些杂人畜生…他们…他们…”

    林曦玥一就认出赵源,故而哀心痛楚的她难声泣语,赵源余光扫来,林曦玥衣衫破烂,面容憔悴,而另外两人赫然是陈姝灵、小月儿。

    瞬息的惊然,怒火涌现,在恨意的冲涌下,赵源那张黑脸几乎扭曲变样,当眼前的衙差反应过来,纷纷抽刀抵抗时,赵源臂弩抬起,连射数箭,为首几人直接被射穿脖子,透了气的喉管伴随血液喷溅,眨眼功夫就把哨棚的地给染成红色。

    “你们…你们这些贼人…竟然敢公然杀害县府官差…你们胆大包天…”

    衙差头目的死让这些人泄气,可胆怯的畜生们还想以官家尊位来压这些杀神,不成想赵三与几个弟兄已经冲杀压上,一个冲击后,十余名衙差便被斩首,唯有那哆哆嗦嗦,跪地吓尿的驴脸衙差躲过冲击,可是看到再度威杀上来的赵三等人,他目瞪溜圆,浑身战栗,不待赵三横刀落下,他双腿之间兹出一泡黄骚尿,让后胸抽一瞬,直接吓死在地上。

    “源哥…”

    当混账杂碎们倒地以后,林曦玥冲奔过来,赵源心疼的脱下外罩长衫为林曦玥穿上,让后斥责满腔:“你…你们怎地出现在这?万一出事…你让阿秀怎么办?让怀平怎么办?”

    闻此,陈姝灵压下心底的惊惧,想要解释,结果赵源急声:“快走,此处生事,临西县府一定会追查到底…为保万一,你们立刻离开!”

    话落,赵源命令赵三护送三人乘坐车驾全力赶回临水县,只要回到自己的地方,临西县令就算知道,也绝对不敢前往北安军要人。

    可是赵三却忧心拖沓:“源哥,这事不小…我走了…你怎么去那狗参事的府邸取回罪案卷宗…”

    听到这话,赵源冷斥:“老子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何须多言!”

    赵三焦躁踌躇,末了只能与两个弟兄护着三人离开,可是这一切全被陈姝灵看在眼中,待车架离去,赵源先是命麾下亲兵把那些衙差的衣服给剥下来,让后一把火将哨所连同衙差的尸首给烧掉,做出一番刁民作乱的假象,也就半刻功夫,大火熊熊吞噬掉哨所,赵源则带人继续前往临西县参事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