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五章盘根8

    “那是自然,否则本官为何着力与他交际?甚至冒着得罪府丞的后果,为他上书批文,不就是想要军行相靠,给自己日后图个路!”安河随意应声,且看着堂上形势越发尴尬,安河赶紧出声缓和。

    “府丞大人,林中道既然惊神无法作供,这林九公等人也罪告疏言,不如按例将告罪一事暂歇数日,让长家缓缓,寻些切实的罪证物证?”

    听到这话,一众乡民顿时议论,奈何陈玉、林秀等人急思瞬间,已经明白深意,故而在林懋浑然不解时,林秀已经跪地谢之,陈玉当即接声结案,如此两相一合,把于海龙和林中涣这些人顶在言语死路,末了,于海龙冷眼林中道,却转音与陈玉、安河:“陈县令,安县丞,这是你临水的案,自有你们来判,但要记着…律法为民…不畏军行!”

    陈玉、安河拱手应声:“下官得令!”

    “那本案就暂歇五日,五日后,再度开审,若是长家没有罪证告罪,就严惩长家乱法之罪,若有可告之…”剩下的话于海龙没有说完,饶是林秀已经起身,与之直视:“那本将就等着罪下!”

    “哼!”于海龙甩袖离去。

    到这,林秀冲陈玉恭敬一声:“叔父,拖累了!”

    陈玉淡笑:“无碍,五日时间,足够你行事了!”

    “仲毅明白!”

    只是陈玉依旧欲言欲止,林秀稍稍思量,便冲过来的安河等官员礼敬言说几句,让后命家仆先把林懋送回去,自己则与陈玉来的后府书房。

    “叔父,方才您似有事要和侄儿说?”

    “唉…”陈玉叹了一息:“仲毅,叔父过去有些地方错了,希望你能原谅…”

    “叔父哪里的话,您对侄儿帮助甚多,何错之有?”

    林秀知道陈玉说的是余氏私自为姝灵结亲的事,可眼下陈玉已经冒着得罪府丞的风险,为自家赢得搏名先机,从这就可以看出陈玉向自己低头了,作为晚辈,他若不知进退,岂不是坠了仲毅二字?

    相谈中,林秀很是尊敬陈玉,这让陈玉心下畅慰:“仲毅,叔父思量,待此事一过,你北安军筹建妥当后,是不是该把你和姝灵的婚事办了?俗话说,碧玉年华似锦绣,桃李年华比春意,这锦绣华贵可存延年,但春意之时却晃晃而过,叔父说句不恰当的话,你现在军途昂然,青俊可佳,不少乡绅名望都有意与你结亲…”

    不待陈玉说完,林秀当即起身跪拜:“叔父放心,仲毅此生唯娶灵儿一妻,不求天长地久,只求一世安稳,白头到老,待本族堂兄事过,家父必然前来提亲!”

    “如此甚好,甚好啊…”宽心之言让陈玉老目泪出,末了他道:“仲毅,莫嫌叔父啰嗦,于海龙为人不怎么地,可他是临城名望之首,此番五日休案,你务必拿下林中道,只要他这个族长不定言,你的行径就无什么大碍,且我也与你爹说的有话,为了日后,一定要分支林氏,自领偏族,毕竟世风日下,你未来将途甚远,没有族氏支撑,你很难独行立身!”

    “侄儿谨记叔父教诲!”

    临西县,陈姝灵在苏曼华的府邸歇息一日,便要离开,苏曼华相送十里,待二人行至县东驿站道,陈姝灵道:“曼华,你的事我记在心里了,此番已经送的够远,你还是回去吧!”

    苏曼华点点头:“好姐妹,万事拜托了!”

    离开临西县,陈姝灵等人的车架还没走多远,就被人拦下,不过两三息,车夫被几个衙差按住,觉察不对劲,陈姝灵三人从马车里出来,不成想几个衙差看到三名年岁不一的女子,顿时来了兴致。

    那衙差头目嘿嘿一笑,想要与这些女子套近乎,不成想林曦玥上去就是一脚,踢在他的腿上,衙差头目顿时大怒:“小娘们儿…火气还挺大…信不信老子给你一个阻挠官家行事的罪,把你抓起来!”

    “你敢!”林曦玥底气硬实,如何会怕他们这些糙人。

    “众位官爷且慢,有话言说,何须动手?”

    眼看双方就要呛火,陈姝灵赶紧挡下二人:“官爷,我们不过是几个弱女子,怎敢阻挠官爷行事,望官爷手下留情…”

    瞧着陈姝灵落落大方、柔声可耳的模样,衙差头目火气稍降三分,他似笑非笑的绕着陈姝灵三人转了一圈,道:“你们是哪的人?来此作何?”

    “我等临水人氏,来此购买丝绸布料…”

    “买丝绸布料?临水县没有布庄么?区区布料,何须跑到这来?”衙差头目冷声坏笑:“眼下四野贫瘠,你们大老远买布料,如此荒唐的借口,简直可笑,眼下我县府参事失踪,为防万一,你们随我等走一趟,查查清楚!”

    闻此,陈姝灵急了:“尔等安敢放肆…我乃临水县令陈玉之女,你们给我退下…”

    “哎呦哎呦…县令的女儿…可吓死我了…”衙差头目故作害怕,不过眨眼功夫,他猛然怒喝:“老子还是临西县令呢?不愿随公行事,肯定有鬼,把她们拿下!”

    话落,几个粗壮的衙差汉子不由分说把陈姝灵、小月儿、林曦玥三人押进马车,至于车夫,则粗暴的绑在车辕子上托着走。

    “你们这些混账…赶紧放了我,不然我大哥大兄会把你们活剥了,他们可是北安军的…”林曦玥探身车帘叫骂。

    对此,衙差头目一脸不屑:“一会儿县令千金…一会儿北安军…照你这说法,下个是不是就变成临城郡守了?简直荒谬,放心,稍后老子让你们安生安生…”

    临西县南的驿站附近,不远处的衙差哨所前,四五个衙差懒散的待在棚里,顺着哨所再往北一里地,就是一处破败的村落,放眼望去,枯树败叶的村口只有几个苟延残喘的老人,掉了毛的黄狗赖洋洋的趴在脚边,全无一丝生气。

    在村落西头正对哨所的泥棚院子里,赵源稳坐不乱,以至于董佑忍不住出声:“我说爷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们关我都一天一夜了,县令肯定猜到我出事,若是再不放了我…县令大人追查下来,这后果你可担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