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三章盘根6

    “话虽如此,可他林秀事事彰显外漏,风头强劲,实在招人耳目…”姚启圣很是不悦的说。

    “年轻人行事糙忙,均在情理之中,不然他林秀也不可能在北蛮战中捡回一条命!”马钟顿了顿,心有所向的为林秀暗意辩解,且他近前附耳:“大人,下官说句不地道的话,眼下情况…您还是小心于府丞,此人心思拙劣,官风傲然,春种事宜他看似尽力,可实为虚做,现在又私派蒋赣带兵前往临水纠缠林氏族事,不外乎为官家讨回过往脸面,立下自己的威名,这些细想,其心祟皆指大人您啊!”

    “竟有此事?”

    “大人,您忘了?年前战后,临城民乱,林秀当众下了您的面子,为保全大体,您淡然揭过此事,可于海龙那些人却暗恨在心,说您老迈无能,畏惧一群野马青崽子,自那时起,一些官家士绅已经在于海龙的风言中暗中结系,蒋赣就是其中之一,现在林氏生乱,正是惩治林秀、讨回脸面的机会,他们怎会放过?另外下官还得知,临水县上书北安营的军需批文也被于海龙暂扣,闹不好于海龙会从这几事入手,整治北安军,若是暗作成了,林秀将途名声受损,难以在北地立足,北安军易手入官家阶下,那时于海龙有蒋赣、北安军,双力齐发,怕是要夺您的位,就算他不成,经过此事,北安军也会恼怒临城官家,而作为郡守的您…则是首要顶缸人物…他于海龙反倒屈居次位…”

    “这…这个于海龙,竟如此行事,枉本府尊他是本地名望,处处忍让,不成想可他却背后搞鬼,坑害本府…”在马钟话外之音的引诱下,姚启圣怒然低骂。

    “大人,现在于府丞已经前往临水县,若是大人允许,下官这就赶往临水县,参与此事,不说掣肘他,至少为大人探听一二,替林秀周旋一二,免得矛盾激化,再者说,这北安军是咱们临城的子弟兵,是您的脸面…只要维护了他们一次,那林秀岂能不感恩戴德?”

    “如此甚好!”姚启圣心绪急转,叱令马钟:“马都司,眼下是春种推行,政务为重,关于林氏此事,只要林氏族内的罪行不出界,你就尽可能替林仲毅圆尾,让他知道,本府全无抵对他的意思,至于临水县的军需批文,立刻着人从府丞屋取来,本府亲自批放!”

    “下官代北安军谢过大人!”马钟一喜,得令离去。

    北安军临时营盘,将帐内,林胜面色苍白,宛如死人般躺在卧榻上,几步外,林秀心忧不安的坐在毡子上,待郎中将林胜腰腹伤口处的浓水处理干净后,才道:“林将军,恕小人直言,您堂兄弩矢伤及肺腑颇深,情况严重,以在下的能力…恐怕救不了他!”

    “小老儿,你说什么?”

    闻此,林秀还未应声,林怀平已经怒目上前:“你是郎中,怎么会治不好他?他可是与我们一同搏命出来的悍人,区区几只弩矢怎么就会要了他的命!莫不是你嫌银子少?不愿出力?”

    “你…你这汉子怎地说话?在下行医几十年,虽无医圣之德,可也行的端正…”郎中面急还声,饶是林秀斥言,林怀平憋气无奈,只能转身出去。

    “林将军,你是咱临水地界的荣辉,在下肯定会尽全力,可您这堂兄伤势真的很重,现在还活着,已经是老天恩赐…”

    话虽如此,但林秀不忍林胜就这么可悲的死去,他压下心底的燥乱,躬身作揖:“郎中先生,您…真的就没一点法子了?”

    “这…”郎中犹豫片刻,道:“在咱们临城地界,怕是没有什么名医可以治好你堂兄,不过在下行医黎城时,听说九保镇有个妙手鬼医范博然,其医术高超,若是他为您堂兄医治,兴许还有些机会…不过…”

    郎中看着气息虚弱的林胜,忧心满满:“地距黎城数百里,就算快马加鞭,也要半月,可以你堂兄现状,他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唉…可惜了…”

    说完,郎中告退离开,看着卧榻上的林胜,林秀心恨自语:“胜哥,天不做卑人命,你以往一直疯癫无度,此番命危时刻…就再疯癫一次,打翻黑白无常…千万别跟阎王走!”随后林秀立刻下令李虎带人赶往黎城,无论如何用什么办法,也要把那鬼医给带回来。

    李虎带人刚走,林秀还没喘息,马全赶来了。

    “仲毅兄,借一步说话!”

    林秀疑神,与马全来到僻静处:“汉生兄,你怎地突然来此?”

    马全回道:“还不就是你们林氏一族的告罪血书?林翰以郡府小吏身份,私自告罪府丞,说你仗势纵容麾下,欺杀长家!”

    “这只狗畜生!”林秀顿时怒然。

    “除此之外,还有前日深夜,你等与蒋赣对峙的事,你爹私自分族的行径,也都被府丞大人入罪录,以作证供!”

    马全耐心告诫道:“稍后临水县府会诏令你等,当堂公罪,你切莫耍威硬顶,虽然郡守大人与你入令不入职,可你到底处在临城官家体系边缘,眼下北安军筹建,你离不开临城官家名望的支持,若是你强硬顶之,失去名声威望,于海龙肯定会对你下手,把你逼入死路,真要那样,你今后的将途会更难走!”

    “该死的混账,一个个披着人面的畜生,若非他们是夏人,我定然一刀宰了他们!”林秀本就心躁,加上这事的冲斥,他再也按捺不住心性,破口大骂起来。

    马全也很无奈:“仲毅兄,小不忍则乱大谋!”

    听得县学同知的告诫,林秀使劲拍了拍额头,道:“汉生兄,此情…仲毅谢了!”

    临水县府正厅堂内,‘明镜高悬’四个金锡字匾稳稳挂着门庭前,只是林懋看到这匾,顿时唾了一口,其粗鄙姿态让衙差不悦,可看着老爷子身后悍然凌气的家仆,他只能咽下怒气,做出一副恭敬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