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一章盘根4

    林振犹豫再三,说出心言:“爹,儿觉得咱们这么做…确实过分了…不管怎么说,林中道、林秀都是同族…留一线缓和…日后也好相见…”

    不成想林中涣冷目一蹬,狠言斥之:“你懂什么?为父告诉你,林中道矫揉造作,不堪族氏大任,枉费我给他出了那么多主意,至于林秀,这小子步进将途尊位,若不与之施压,他早晚会踩在咱们头上,那时咱们会有好果子吃?眼下事风已起,咱们必须走!”

    正说着,长家子弟前来通告,说林氏一族要召开族氏大会,林中涣心下暗喜,急急离去。

    林氏老三院落,林怀平将林秀的交代告诉林懋后,这个商贾出身的小老儿沉面无声,身前,张氏忧心道:“老头子,事情怎么闹这么大?”

    “还不都是狗日世道给逼的!”

    林懋暴躁一句,当即吩咐家仆出去,末了林懋冲元氏道:“四弟妹,眼下咱们这些晚家已经与长家决裂,估计日后要分族而过,你有什么想法…”

    听此,元氏赶紧应声:“三哥,我们家能有今天,全是您的帮衬,这族氏的事,我一女子也没什么主见,全凭三哥做主!”

    “这样也好,与其在长家身下遭罪,不如随我同分出去吧!”

    一刻后,数家林氏偏系族人来到宅院,看着这些人面皮干瘦的模样,林懋在林怀安的背扶下挺直上半身,冲这些人作了一揖:“搅扰众位同族弟兄了…”

    众人见了,急声使不得,偏系庶出的长子林裕道:“林三哥,俺们这些人可经不起你的拜…有什么话您老就说吧,只要俺们能做到,俺们一定做,不过…”林裕话半黯然:“您老也知道…俺们这些人都是老太公庶出的偏系子弟,位卑身低…”

    话虽未说透,可其中的深意林懋怎能不明白?

    但事情走到这一步,同族难安,就只能分族,可分族单单分一两家出来,如此不叫分,叫撤立,会让人笑话的,可若是这些偏系子弟数家愿意与自己一同离开,共建宗族祠堂,倒也说的过去,至少对于林秀未来的将途影响甚小,起码在族氏子弟上,这些偏系的青辈也能给予一二助力。

    想着这些,林懋示意林怀平将这些人安置坐下,让后奉上干肉热汤,林裕这些人闻着香气,当即漏出面馋神色。

    “吃吧,吃饱说事,就算不成,咱们还是同族!”

    林懋发话,林裕等人才敢动筷子,也就一盏茶的功夫,这些人吃饱喝足,那林裕抹了一把嘴道:“林三哥,您老说吧!俺们这些人以往也受过您不少恩惠,所以…只要不违背族规…俺们都愿意给您老出力!”

    林懋点点头,道:“林胜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林裕等人听了,当即面色稍紧,让后点点头,林懋目扫一圈,问:“你们有什么看法?”

    “这…”林裕欲言欲止,饶是身旁的偏系次弟林功道:“林三哥,林胜侄子这事,要我说,做的好!”

    此言一出,身后的族人顿时哗然,饶是林功四旬靠上,长得也粗俗憨壮,一时硬声压下众人:“怎么着?我说错了?他林胜是嫡系长家青辈次子,可比咱们身位高多了,可结果呢?他林中道依旧不公的对待林胜,由此可见,这些长家都是混账之徒,整天脸面、尊位的说,自己却做着没脸没尊的事,再者,反观咱们自己,虽然挂着林氏偏系族人的名,可真要论起来,和那些佃户差不多!”

    “林功说的对,咱们往日敢怒不敢言,时间久了,都被长家拾捯傻了…”

    有人带头,就有人发泄,看到这,林懋抬臂摆手:“众位静静,既然你们都有这想法,小老儿今日在这给众位托个大,若是林氏分族,尔等有谁愿意与小老儿共进退,分离出去?”

    此话犹如石落镜湖,当即掀起层层涟漪。

    “分…分族?”

    林裕愣神,不成想林功借着火气跟言:“若是林三哥分族独支,俺家一定跟着,格老子的…过去俺们累死累活给他们长家耕田犁地,到头来也就给一顿活命口粮,这狗日的日子…老子不过了!”

    “林三哥,恕俺们嘴笨,俺想问一下,若是分支,族祭怎么办?还有地契划分这些,都得有个着落,不然您老是嫡系晚家,有田有地,俺们没有,分出去饿死不说,入土时连个坑都没有,那才是绝后的孽啊!”

    林功身后,偏系末家林落疑声,对于他的话,林懋也不应声,挥手示意,张氏走来,将一堆纸卷分给众人。

    “这是我林懋拼一辈子攒下的土地地契,岗子丘六十亩,村西坡三十亩,三水沟四进小院一座,还有放置皮货的小仓房五间,虽然不多,可是只要你们愿意,我就把这分给你们,算是你们的立根之本,总之一句,俺能活口,你们也差不了,再者俺儿林秀现在是北安将,可族中长家依旧不容他,不容大侄子林胜,这要细说,就是糟践卑位之人,所以小老儿受够了,无论如何也要分支自立,独抗临水林氏的宗族姓!”

    林懋缓了口气继续硬声:“只要咱们拧成一股绳,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小老儿在这保证,绝不会像长家那样刻意欺压同族,毕竟世道风流,大难之前,咱们才是一家人!”

    说完,林懋不再言语,那林功看着地契,再想想过去的日子,顿时一巴掌拍在桌上:“三哥,就凭你的为人,俺不要这些地契,也跟你走。”

    “俺也走!”林落一家也怒声,不多时,这些几十口子偏系族人纷纷挑声。

    与此同时,在长家宅院的宗族祠堂,林氏叔公辈的人左等右等,除了林中道、林中涣及几户嫡系末家的人,林懋与偏系的族人全都没有来。

    “林九公,这是怎么回事?”林中涣疑神,叔公长位的林九公也是一脸焦躁,末了他冲林中道斥责:“看看你做的好事,非得把林氏给拆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