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章盘根3

    一时间,堂里呼啦一声乱起来,其余捕快见到捕头被一贱民掉脸出丑,当即起身过来收拾这个不长眼的杂碎,只见三个捕快怒骂奔来,北安弟兄慌乱后退,在三人错身抽打他时,他胡乱捡起一把四角凳子扔来,直接把三人砸个正着,让后北安弟兄故意飞踹一脚,将一张板凳踹到董佑身前,险些伤了他。

    如此无礼,让董佑气急大骂:“你这贱民…来人…务必抓住他,打进县牢…”

    令声下,十几个捕快动手围堵,奈何北安弟兄身形敏捷,拳脚相搏,打翻几人,飞身一跃,冲过几人包围,向客栈外跑去,至于从地上爬起的捕头,看着浑身的饭渍,他气的面目通红,直接抽刀追出去。

    “大人…您消消气…”

    待不长眼的贱民逃出去,余下几个捕快纷纷围过来,奈何董佑被搅扰的脸面全无,在那贱民受刑前,如何能消气

    “告诉牛捕头,务必把那刁民抓回来!”董佑嫉恨粗声,话音未落,赵三等人从角落快步走来,几个捕快立马拦身,董佑抬头一看,心下稍愣:‘这些人不就是方才的骑人么?’

    “你们这些刁民,想要作甚?”其中一名捕快斥问,奈何赵三根本不甩呼他。

    “董佑大人?”赵三低声道来,董佑微闭眉眼,心下生疑,能够骑着军马的青汉绝对不是村汉,况且村汉也不敢直呼他的名字。

    “尔等何人?怎知本官姓名?莫不成想要借势作乱?”董佑此言一出,几个捕快已经抽刀动手,可赵三身后的弟兄却先手一步。

    但瞧几个北安弟兄箭步冲上,三拳两脚,几个捕快不过照面瞬间便被打翻在地,董佑见之惊然,刚要转身逃走,就被赵三一记手刀砍在后颈,随着沉意上头,他身子一软,瘫弱倒地。

    一时的突变让堂里其它人完全反应不过,待小二的回神大着胆子察看,董佑与赵三等人早已经不见踪迹。

    “哗…”一盆冷水浇来,董佑打了个冷战醒来,睁眼一看,昏暗的屋子,四面透风的破墙,数个青壮汉子分坐周围,死盯自己。

    “你们是何人?胆敢劫持临西县府参事…信不信本官把你们全都抓起来…”

    董佑咆哮,结果赵三上来就是一巴掌:“老畜生,想活命就老实点,不然,爷现在就送你见阎王!”

    “你敢!”董佑不信,硬声急出,结果赵三身后走来一人。

    “杀了他!”

    闻此,赵三点头,当即抽刀,瞧那态势全然不似作假,眼看横刀寒光逼迫压首,董佑心下顿时虚怕:“慢…慢着…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山贼?匪盗?就算死,也得让本官死个明白…”

    听到这话,赵三回头:“老大?”

    赵源抬手退下赵三,他躬身近前,伸臂揪住董佑的外衣,巨大的力气直接把董佑提起来:“老畜生,我耐性很差,所以我说什么,你回答什么?多一个字,我就在你身上剌一刀,你若不信,大可试试!”

    四目对视,威胁压身,董佑虽然是官家人,以往官威作惯目中无人,可现在让他拿自己的小命来试眼前贼汉子的话,除非他脑子被驴踢了。

    “咳咳…”董佑轻咳几声:“汉子,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有什么事,尽可直说,但本官不过是县府参事,孬事不过,恶事不沾…所以…若不是本官的事…恳请汉子刀下留情…”

    “少废话!”赵源冷斥,他手握匕首捅进董佑脑袋后的门板上,只把董佑吓得骚尿横出。

    “老小子,五年前,临水村一贩马客商枉死马贼之手,其家青子告罪,那个案子你可有印象?”

    质问下,董佑胆颤心惊,一时没有应语,赵源手腕发力,匕首斜划在他的肩头,痛楚刺激,董佑心怕,赶忙急声:“汉子勿急…容我想想…”

    北安军临时营盘。

    自林胜昨夜被救回来,乡村郎中便操忙至今日,可是一刻前郎中却告知情况不妙,这让林秀心沉呆坐,身前,黄齐、李虎、林怀平三人肃然矗立,丁尧、全崇等参与搏乱的甲士则被绑在鞭刑木桩上。

    等待中,黄齐道:“怀平,你与将军言说几句,眼下事况紧急…不能这么当误下去,若是临城官家的狗崽子来寻事,咱们必须有对策!”

    林怀平踌躇再三,以林氏族人身份,来到林秀身前:“秀哥…胜哥肯定会没事的…”

    见林秀没有反应,林怀平又道:“秀哥,咱们得早做准备,不然临城官家的罪令下来,胜哥的处境恐怕会更糟糕…”

    闻此,林秀起身,他使劲摇了摇头,道:“把赵源唤来,我有事交与他!”

    “额…”林怀平稍作迟顿:“昨夜回来…源哥已经离营,不知作何?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

    林秀听之燥闷不已:“该死的世道!”

    末了他冲林怀平下令:“你立刻回临水村,告知我爹,让他派人通告林氏偏家子弟…记着,一定要通知到所有的偏家子弟…我爹知道该怎么做!”

    待林怀平奉令离去,黄齐、李虎二人近前一步,林秀稍加思忖,附耳黄齐,黄齐也转身离帐,如此便只剩下李虎。

    面对林秀的直视,李虎心有不安:“秀哥…需要我做什么?你只管吩咐…我一定办好…”

    “虎子,昨日巡防疏忽的罪,我暂且给你记下!现在,你给我加大营盘巡查,斥候放到三里之外,若再有疏漏,休怪我不讲情面!”

    临水村,林中涣的宅院。当他得知林胜大闹长家院落,林翰罪告临城官家,林秀威逼反抗的消息后,心下一喜。

    不成想林振面有忧虑:“爹,听长家家仆说,那林秀完全不给蒋赣面子,其麾下还打伤十多名巡查甲士…”

    “要的就是这结果!现在他林秀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弃林胜保自己,要么仗势死保林胜…只是这两条路对他这匹龙驹而言,都是死路!”看着林中涣笑面开颜的模样,林振一时心忧,他虽然嫉恨林秀的将途名声,可是冥冥中他总感觉林秀绝非天难之人,否则他怎么会从北疆搏战中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