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八章盘根

    在林秀的强压之下,蒋赣目瞪气急,险些喷出一口老血,加之林怀平带人赶到,他麾下的巡查甲士人数优势不复存在,不待蒋赣发令,一众巡查甲士已经散开。

    林秀瞧之,一记重拳打在蒋赣的肩头后颈,蒋赣瞬间躯体发麻,瘫软在地。

    “看在北地人的血脉份上,尔等今日之过,本将不予追究,可若谁不长眼,继续搅扰,那就休怪本将无情!”

    威压不断,这些巡查甲士根本不敢对视林秀,旋即,林秀恍若无人之境,与刘磐护着林胜离去。林秀这些杀神消失在黑夜里,林翰才畏畏缩缩从院门后探出脑袋:“指挥使大人…您怎么放他走了…府丞不是说…”

    “狗日的东西…你给老子住嘴!”

    蒋赣缓了半晌,才在小校搀扶中爬起来,不成想林翰紧跟着呱燥,让他窝火回骂,林翰本就胆弱,经此一呵,直接吓得一哆嗦,险些跪倒。

    末了,蒋赣看着北安将士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府丞大人,你这么搞…事情可真就大发了…”

    宅院里,吴氏已经回身,看着火烧四壁的结果,她心恨哀声:“老爷…咱们不能再软弱了…若是这般下去…咱们林氏非得被林秀那些**瑟散了…”

    叫骂中,林中道不应声,吴氏死硬道:“咱们这就去告官…他临城若管不了,咱们就去黎城…黎城管不了…咱们去中都…”

    “告官?”林中道哀叹:“你那宝贝儿子已经在林中涣这个老狗诱导下,罪告林秀,上书临城官家…你看着吧...要不了多久…你儿做的事就会毁了林氏长家…”

    临城都司马府,马钟正在挑灯细看近来的都司兵训录,结果门可风冲,让后一身风尘、甲胄未卸的马全急冲进来:“爹,出事了!”

    燥声刺耳,马钟不悦,他放下卷宗道:“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

    “爹,方才我出城巡查回来,城门小校说…蒋赣带着行军都营巡查营的人离城去了…”

    “带兵出城?”马钟疑神:“近来没有贼匪事况生出,他带人去做什么?就是真有贼乱,也是郡守大人先下令我们都司…怎么此次没有消息?”

    马全使劲咽下一口气:“爹,不是郡守大人的令,是府丞的令,我转道郡守府,门阁小吏告诉我,临水林氏长家子弟,现在的郡府笔吏林翰,血书告罪北安军将士林胜…于海龙借故行令…”

    半刻后,马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他稍稍思忖道:“这个蒋赣…竟然和于海龙走到一块了…如此不是个好兆头…”

    “爹,他们这些家伙一个个黑心贪权,现在林胜生事,林秀作为将军肯定脱不了干系,儿猜测,定然是林翰那长家人忌恨林秀,刻意为之,以此搅扰他们北安军落根…爹…此事关系林秀声威前途…也关系着咱们马氏在临城的军行威望…所以这事…咱们不能袖手旁观!”

    “汉生,你这就去临水走一趟,弄清事由,为父则去见郡守大人!”马钟沉声:“想他于海龙对咱们马家一直有偏见,过往中少不得刁难咱们,现在他们想要借机整治北安将,咱们也不能让他们顺了心意…”

    临西县。前日车驾劳顿来到这里,陈姝灵、林曦玥、小月儿三人在县镇上的客栈住下,次日一大早,三人前往本县最大的绸缎布铺云纺庄。

    来到阁间坐毕,自有布铺小厮为三人斟茶上布样,陈姝灵抚着槐米黄绸缎,心下喜悦,直接开口要十尺,其余的蓝凤凰、云冷锦等丝绸薄纱也都要了五尺余,见此,小厮乐得躬身哈腰,忙里忙外的给陈姝灵整装绸缎,只是算账时,布铺掌柜的跑进来。

    “三位小姐,云纺庄的少东家请三位进庭院一叙!”

    “少东家?”陈姝灵疑声,一旁,林曦玥对掌柜得打量一番,道:“你们少东家是谁?”

    掌柜的嘿嘿一笑:“陈姑娘知道!”

    “我知道?”陈姝灵浑然不解:“掌柜的,你莫不是认错人了…”

    “不会!”掌柜的侧身,抬臂恭敬:“三位姑娘,请吧…若是你们不去…少东家定然会惩治小老儿…”

    云纺庄后是一处私人庭院,在庭院前的四角亭下,一女子端坐抚琴,恍然之间,似有化外之气。

    “少东家,陈姑娘来了!”

    掌柜的禀声,抚琴女子抬头,那陈姝灵望之稍愣,瞬息后,她嬉笑惊声:“曼华…怎么会是你?”

    面对陈姝灵的惊愕,云纺庄少东家苏曼华莞尔一笑:“姝灵,怎么就不能是我?”

    苏曼华起身来到陈姝灵面前,伸手轻抚,饶是身后的林曦玥不明所以:“明明是少东家,怎么是个女的?她怎么会认识姝灵姐!”

    小月儿低声:“苏曼华是小姐碧玉年华之际,南进黎城初原香寺结识的朋友,算起来已经有好几年没见了!”

    “原来是这样!”林曦玥恍然大悟:“若她和姝灵姐是朋友,还是这布庄的少东家,那咱们买绸缎是不是不用给钱了!”

    言说叙旧的苏曼华听到陈姝灵身后金钗小妮子的话,笑道:“这小妮子是谁?说话挺有意思的...”

    陈姝灵应声:“他是林秀晚家堂妹…”

    “噢…原来是你那青梅竹马的宗族小妹子…”

    苏曼华抿嘴一笑,随即挽住陈姝灵的臂弯:“今早布铺掌柜说迎来大主顾,一口气要好些上等绸缎,我甚是惊疑,着人去看,原来是你…如此让我猜猜…你这县令大家闺秀要这些上等绸缎,怕是为了那林仲毅吧!”

    “你怎么知道他?”陈姝灵稍疑。

    “林仲毅,北安将将领,其北安将的名头已经传遍整个临城地界,试问方圆百里,有谁不知道那匹龙驹之才!”

    话虽如此,可陈姝灵心思敏锐,加之苏曼华莫名其妙的成为临城地界布庄行会少东家,在心底疑神中,陈姝灵的相见喜悦已经缓缓消散。

    苏曼华连声数语,结果发现陈姝灵淡笑凝视自己,苏曼华急思瞬息后便自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