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七章雪罪5

    “冤孽啊…老天爷…我林中道到底做了什么…你为何这样折磨我…”

    当林中道明白林胜作为的深意后,他干嚎大叫,奈何无人理会这个老畜生,唯有林翰哭泣一旁,不知所措。

    林秀奔到林胜近前,看着他腰腹处的弩矢利刃,惊慌乱神:“胜哥…你为何这般愚蠢…为什么不躲开…卑贱的人生难道一定要有卑贱的一世?这根本就是屁话…”

    “咳咳…”林胜重咳,嘴角淌出丝缕血迹:“阿秀…他林中道自始至终都没有把我看作人…他们这些自以为尊的长家混账已经烂到根子里了…我这么做…不过是把他们最后的脸面给撕扯下来,反正我已经够卑贱了…做到这一步…无所谓…”

    “可是你…”

    “阿秀…别对他们有期盼…分族吧…林懋三叔…林四叔一家…加上偏族的卑贱子弟…以你北安将之名…足够秉承林氏之尊…听哥一句话…离他们远远的…不然他们的迂腐妒忌的风息会像毒药一样慢慢侵蚀掉你…毁了你的北安将途…”

    听着这些,林秀奋力点头,眼看林胜情况愈发危急,林秀止住林胜言说,冲李虎等人咆哮,李虎当即带着几个人奔上来,将林胜抬起。

    “胜哥,弟兄们一同搏战北疆…都是卑贱的命苦人…在命途未变前…你决不能死…不然你就辜负了你娘的在天之灵…更何况…我的将途…也需要你来支持…”

    闻此,林胜神色几经转变,恍然间,他深藏于心的孤寂无助在这一刻全都化为泪水顺面流下。

    “阿秀…若是有来世…我一定做你的臂膀…为你马蹄驰骋…只可惜…这一辈子…哈哈哈…老天不公啊…”

    话落,林胜喷出一口污血,瞧着他生息快速消散的态势,林秀急的大吼:“胜哥,你一定要给我挺住…”

    旋即,一众人护起林胜就要离开院落,不成想刘磐匆匆进来:“将军,临城的巡防兵突然出现,现在已把林中道的宅院给围了…”

    “临城巡防兵?”

    林秀燥声一愣,身后,那林中道也是同样的表情,唯有林翰目光躲闪,须臾后林中道已经明白,他哆嗦着声腔想要发问林翰,可到底都没有问出那句话。

    眼看林胜伤重,愈发危急,即便临城官家突然到来搅扰,在兄弟血情充斥下,林秀根本顾不得其它。

    “尔等听着,立刻带将林胜离开…”

    “秀哥,那临城巡防兵怎么办?”

    “若他们不知死活搅扰阻拦,你们知道该怎么办!”说这话时,林秀愤恨的看了林中道父子一眼,以至于林中道心寒到极致。

    宅院门外,黄齐率领十几骑并立持刀顶盾,街巷前,蒋赣与上百临城兵士围列枪阵,其威逼的态势明显之至。

    “指挥使大人,咱们怎么来掺和北安军的事?连郡守大人不愿招惹这个龙驹…咱们干嘛要听府丞的令…”

    围压中,蒋赣麾下小校心中不安,低声询问,结果蒋赣狠瞪小校一眼:“少废话,干好你自己的事!”

    话落,宅院门前一阵脚步声,巡防甲士们当即紧张起来,蒋赣转头看去,林秀急步冲出,蒋赣当即叱令:“林将军,许久不见…”

    只是林秀心忧林胜,根本没有功夫与这些官家人废话。

    “指挥使大人…无论何事,过后再言!”

    随便一句让蒋赣自觉脸面全无,故而他下马立身,沉声:“林仲毅,你未免太放肆了!”

    林秀听之心火燥生,怒视相看,那股子威杀气势让周围的巡防甲士们心冷瞬息。

    “林仲毅,你纵容麾下搏乱,妄图杀害临水林氏族人,此罪…你必须给一个解释…”

    “解释?”林秀咬牙:“解释在里面,现在…带着你的人…立刻给本将让开路!”

    话落,李虎、黄齐、刘磐三人抽刀顶盾,与几十个北安将士顶上来,见此,那些巡防甲士纷纷回看蒋赣,饶是蒋赣怒骂一声:“都看本指挥使作甚?乱人骄兵在你们前,动手!”

    ‘唰唰唰’长枪齐出。

    林秀眉角抽动,他探身进步,咬牙沉声:“蒋赣…你莫不是真要与北安军为敌…”

    “非也…”蒋赣叱声:“本指挥只是奉行官令,捉拿罪人林胜…”

    “你他娘的放屁!想抓俺们北安军的人,先问问老子的刺锤答不答应!”粗声虎啸,燥人耳廓,下一秒,李虎出身列位,挥臂携风,八尺长柄刺锤在半空舞了一记风火轮,宛如流星般砸落,其威力酣然将街巷石板震出凹坑,飞散的石屑将几名靠之较前的巡防甲士脸面擦伤。

    蒋赣怒气冲涌:“来人,拿下他们!”

    言说无果,林秀干脆抽刀,面对冲来的小校,他犹如饿狼,躬身凸步,虎纹青月刀以雷霆之势劈砍上去,那小校气力不抵,顿时枪断人跪。如此犀利让其它巡查甲士心怕一毫,蒋赣唯恐麾下胆气迸散,当即出身箭步,持枪顶上。

    “噹噹”数声,李虎、黄齐二人一左一右将数个奔来的巡查甲士小校砸翻在地,面对这些人的哀嚎,李虎狠狠唾了一口:“看在北地人的份上,老子不杀你,滚!”

    只是林胜情况危急,由不得拖延时间,眼看双方混战初始,即便冲出去,也要一盏茶的功夫,林秀焦躁中,忽听远处马鸣嘶嚎,如风吼袭来,也就眨眼功夫,林怀平带着一都队北安将士赶到。

    面对街巷中的混乱,林怀平不做犹豫,挺枪高喝:“官家走狗,滚开!”

    呼喝之下,百骑顿时冲锋,那些巡查甲士不过是城防兵,平日基本无操练,更无战事养兵,哪里瞧过北安将士的骑杀冲锋?

    随着一人惊呼,混战中的巡查甲士纷纷后退,如此把蒋赣给独露出来。

    林秀瞧准时机,箭步冲身,刀如流光,暗进猛击,蒋赣不慎,直接被打飞兵器,也就眨眼功夫,他已成为林秀的刀下羔羊。

    “蒋赣,本将告诉你,我北安军与临城井水不犯河水,此番不管是哪个狗杂碎暗中作祟寻我弟兄的罪,这个事都没完,现在,带着你的人给本将滚,不然…我血洗你行军都营…让你们做那世风卑贱下的无头鬼…”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