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六章雪罪4

    闻此,搏战中的林胜冷眼斥之:“林秀,你好好看看…这就是畜生的作为,你认为我是他的儿子,可他呢…却只认为我是该死的畜生,可笑的是…你还以为能与他们言说义理…让他们认罪服错…实在可笑啊…”

    斥责咆哮,林胜刀锋愈发狠烈,一时间林秀心乱难以招架,也就瞬息的不慎,林秀被林胜凸步斜砍,伤在肩头,可林胜也浑然一愣,即刻退步收刀,不过这一幕还是被冲进宅院的李虎看到。

    李虎抓到丁尧等急急奔回告令,却看到林秀被林胜所伤,当即大喝冲上,加之其他弟兄围攻,林胜独木难支,很快就被逼到死角。

    “虎子,住手!”林秀急呼,可李虎等人心愤,且林胜依做困兽之斗,不断挑衅李虎这些人。

    “胖子,你不是一直不服老子么?现在是个机会?来,有能耐干到老子…”如此叫嚣直接把李虎激的粗气连连,不顾林秀叱令,李虎抄起长柄刺锤,飞奔冲上,林胜咬牙冷神,横刀抵挡。

    “杀了他,杀了这逆子…”

    不远处,林中道抱着吓呆无声的吴氏嚎叫,只是林秀听着这话,再回想起林胜之前种种作为,他忽然发现,林胜并非像他表现出来的疯癫一样,不然林中道这些人早就死了,换言之,他在发泄。

    也就这时,林胜被李虎一锤子打飞,直接后仰撞到院墙上,可林胜依旧戏虐挑逗,似乎不把自己弄死就不愿停止:“胖子…你就这些能耐?老子看不起你…”

    闻听此言,李虎恨的牙根作响,只是不待他冲步上前,林秀闪身挡下:“住手!”

    “秀哥…他就是个疯子…”

    “我说住手!”林秀斥责一声,李虎等人皆愣,可林胜依旧戏虐耍弄,看着那张因癫狂扭曲的脸,林秀沉声怒喝:“你到底想做什么?杀了你所谓的老子?你就能真正释怀心底的仇恨?他们是畜生,那你又是什么?我花了半刻功夫从你设下的诱引计中奔回,这断时间,你有足够的机会杀了他们,可是你没有?为什么?因为你从心底恨他们,却又无法杀了他们,因为他们终究是你的家人…你娘的死,他们有责任,可是你娘死之前给你说了什么?有说过让你杀了他们?有么?”

    风吼如寒霜,冰棘满天降,瞬息,林胜在斥责中混沌双眼…

    “胜儿…照顾好自己…别和长夫人斗嘴耍坏…娘不恨他们…娘只恨自己出身贫贱…进而连累了你…胜儿…你要好好活下去…若实在恨这个家…就长大以后逃出去…但是千万别生有报仇的心…不然…你就毁了…毁了…”孤冷凄清的夜,哀鸣触人心,不过八岁的林胜抹着哭脸趴在床边。

    当眼前浮现曾经的残迹,那痛心的苦楚四泄奔涌,让林胜不知所何,且被缚的丁尧等人也都跪地求情,一时间乱声四起,看到这里,林胜苦笑哀声:“林秀…你干嘛要说出来…若是我此番带着疯癫死去…对你…对他们…乃至对我自己…不都是一种好的结果…”

    听到这话,林秀心暗哀鸣,那林中道也明白过往,林胜娘亲虽是丫鬟出身的小妾,一切不过是醉酒的恶果,或许揪起根源,林胜娘亲都不曾奢望过什么,可世风长尊有别,硬是把林胜逼到这个地步,在这般心绪之下,他后悔了…

    就在林中道想要起身,终结曾经的可怜事时,意外再度发生。

    当林秀以威压心言拿下林胜时,一嗓子哭喊冲来,好似烛火飞入干柴,瞬间引燃大火,只见林翰从外面冲进来,看到地上的爹娘,再瞧瞧血贱满身的林胜,他嘶嚎一声,冲身夺过身旁北安甲士挂在腰间的连击弩,抬臂就射向林胜。

    林秀见状疾呼拦下他,可为时晚矣,在甲士扑倒按下林翰瞬间,连击弩已经发射,数只弩矢呼啸疾驰飞向林胜,林秀回身警醒大吼林胜,可他却看到林胜哀笑淡然的神色,那一瞬间,面对同父异母哥哥的愤怒,他不做任何躲闪,任由弩矢射到自己的身上。

    随着弩矢入肉,火辣辣的刺痛快速散开,他不过微微皱眉,便眉舒心散:“娘…原来死亡是这种味道…儿没有做到你的交代…卑贱出身…儿活的好累…想要杀了那些人…可他却是自己的生父老子…造化弄人啊….”

    仅此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林胜疯癫的根源,他口口声声想要报仇,可真要刀柄在手,人命在锋刃下时,他退缩了,身为林氏的血脉的他到底不敢逾越世俗的鸿沟,他想要的…仅仅是发泄曾经的不公。

    火…在寒风中逐渐熄灭,可人心却在寒风中燥热起来,看到林胜缓缓倒地,林秀彻底怒了,他出身低贫,自然知道贫贱者的悲哀,呼嚎中,林秀冲奔上去,疯狂大吼,势要留住这个可悲堂兄的性命,至于林中道,经历起落生死的折磨,他被世俗蒙蔽的心彻底开眼了,跟着,他的泪眼婆娑,流洗面颊。

    “胜儿…爹…知道错了…”

    可是听到这一声的林胜强撑着气息,歪头看来,那不屑嘲弄的神情比之尖刀一样插在他的心上,似乎再嘲笑林中道。

    一时间李虎等人黯然上前,奔救林胜,林翰则爬起奔到林中道身前:“爹…娘….”

    面对呼喊,林中道泪面哀声:“你刚才…杀了…你弟弟…杀了你弟弟…”

    “爹…他只是逆子…是畜生…”

    “糊涂啊…糊涂啊…”

    泪声化作哭嚎,林中道不顾在场所有家仆下人,挥手抽起自己,瞧此,林翰呆了,他不明白,也想不明白,为何口中的畜生逆子一直叫嚣要杀了他们,反过来自己在爹爹眼中却做错了…

    殊不知,在林中道思绪中,自己曾经遭虐的儿子被自己引以为傲的长子杀了,这般违逆人伦的事就这样落在林氏长家头上,十足轰天巨雷,把林氏的脸面彻底打碎,打的一点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