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八章宗族2

    一旁林曦玥也笑道:“月儿姐,您放心,介时姝灵姐入俺大兄的后府,你也少不了要做那暖房人!”闻听这话,陈姝灵抿嘴暗笑,饶是小月儿羞的面红转身,结果正对刘磐等人的坏笑,一时间让小月儿心燥如火,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言说中,陈姝灵回看丘上的林秀与赵源,她知道林秀军务众多,稍加思量后,她冲林曦玥道:“眼下初春,介时秀哥要是外出休歇,踏青是绝好的选择,咱们不妨去县集看看,购置些所需?以免到时慌脚?”这话得到曦玥赞同,于是陈姝灵冲刘磐等人交代一声,便先行离去。

    林氏长家,林中道的宅院内。

    林翰、林振二人与一众家仆立在院中,听得正厅里的言说燥语,二人面面相觑,那林振一时等的疲惫,便道:“长家兄,坐下歇息会儿!”

    林翰点头,可是风言事况刺人心耳,坐下不过一息,林翰再度起身,来回踱步,末了他冲林振疑声发问:“你说林胜真会不顾族氏血脉,拔刀相向?他可是林氏长家次子…这大逆不道的事…他真就敢干?”

    林振耸耸肩,摆出一副无谓的模样:“长家兄,弟弟说句不敬的话,二十年来您对胜二哥如何?心里肯定清楚,在这咱们稍稍思量,他娘亲病逝的远迹是他疯癫行径的根子,除此之外,一年前的骁武皇征役,他是怎么被顶上去的,别说你忘了…”

    一席话直插林翰心底,让他无言以对,可是林翰与林胜终归流着一样的血,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现在,这个弟弟搏命北疆,跟随林秀踏出一道军途,悍然官居军行校尉,领九品陪戎副尉的职,如此实打实的官家位非但没让他们沾了丝毫光彩,甚至在无故之中,让他这个长家哥哥心妒害怕,若林胜真的恨意失控,要以过往报复发泄,他这个刚刚进入临城府衙的小吏怎么能应对?后果如何,林翰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府厅内,林中涣急言高声,苦劝林中道狠下心,把林胜这逆子给罪告官家查办,可是任由林中涣磨破嘴皮子,林中道依旧无动于衷,末了林中涣坐下缓气:“大哥,难不成你真的怕了?”

    林中道揉着鬓角,很是烦躁的应声:“二弟,这不是怕不怕的事,这关乎林氏一族的兴衰,关于林氏在临水地界的脸面!”

    “兴衰?脸面?”林中涣声挑三分:“大哥,若是林胜发疯,那林秀再做坏心眼,没有拦住!介时林胜冲来,刀砍劈你的头,命都没了,还兴衰脸面个屁…”

    如此妄言,林中道听了,却破天荒的没有发怒斥责,片刻后,他道:“你先下去,让我再好好想想!”

    “大哥,你…”

    林中涣燥愤数声,可林中道已经转身,无奈之下,林中涣只能愤懑出来,庭院中,林翰看到林中涣,赶紧迎上去:“二伯,怎么样?我爹什么意思?”

    瞧着林翰不安的模样,林中涣道:“你爹不愿意官家插手,可那林胜已经当街抽刀作凶,此足以证明他心恨林氏,若不提早防范,万一林秀一时心妒过往,刻意纵凶,你家可就完了!”

    “那…那该怎么办?”林翰心乱无措,林中涣快速思量,低声:“大侄儿…”

    近身低语后,林中涣与林振离开,林翰原地思索片刻后,见林中道没有唤声自己,便悄悄离府。

    府院外后巷街上,林振道:“爹,您为何一定要把这事挑进官家?那样你不就和林秀彻底对立了?况且林三叔也说过,只要咱们抛去过去的芥蒂,就算一族合不到根上,脸面上也过得去,下个月就是林氏宗祀,若是事情闹到台面上,大伙可都没脸见人了!”

    “你懂什么!”林中涣斥责道:“林秀现在身居将职,虽是虚职,可是他却有着独行自主的军权,连临城官家都不愿意接纳他的调职,如此就说明林秀的日后将途无量,现在,他操忙军务,顾不上我等,可万一抽空回看,保不齐要压制咱们,再者,那林胜与他北战搏杀,早已情深意重,万一林胜生事,你以为林秀会帮谁?到时林中道一倒,长家前辈们再转风偏向林懋,咱们一家可就没好日子了,所以为父必须想法子,治了林胜这个疯子,借此平身立在林秀面前,让他明白,就算他进位军行,依然是后青子辈,不能那咱们怎么样!”

    “可是…”

    对于林中涣的忧虑,林振觉得有些过火,想要再劝慰一番,结果林中涣一记怒目,瞪的林振直接闭嘴,也就这时,林翰绕过后门小巷奔来。

    “二叔,你方才话里的意思?侄儿不明!”

    林中涣四下一看,确定无人,低声道:“大侄子,你爹现在胆怯,想要息事宁人,可是要二叔看,林胜根本就是个疯子,若不提前治罪拿下,迟早要出事!”

    “可胜弟他…”

    “大侄子,你难不成想要家破人亡?”林中涣狠言,吓的林翰赶紧摇头宛如拨浪鼓。

    “你好不容易位进临城府衙吏官,若是任由林胜搅扰你家,介时你的官途可就危险了…”

    危言耸儿,林翰急的额汗满布:“二叔,那…那该怎办?现在我爹不发声,那些长辈也都高高挂起,一副观火样子,侄儿…侄儿不想这么稀里糊涂被胜弟毁了前途…”

    “那你就血书上奏临城府衙,将林胜那日当街醉杀我等的事告令出去!”

    “啊?”林翰闻之呆愣。

    那日,林中道等人前往临南驿站迎驾,闹出林胜醉酒拔刀的荒唐事,可事后林中道对族氏各家下了封口令,为保颜面,谁都不能提这事。

    想到这,林翰抹了一把额头:“二叔,你这…万一事情闹大了…侄儿可收不了场…”

    瞧出林翰的忧虑,林中涣目睁硬声:“怎么?你怕了,行,那这事二叔不管了,林胜的霉头又触不到我身上,我图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