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五章血夜

    “去死!”血贱之时,徐季目瞪斩首之人,咆哮跃身,其刀锋蓄力,如流光劈月。

    可是暴怒并不能让他求得胜利,在徐季刀落前夕,辛訾瞅准时机,箭步侧身,铜战刀携风扫之,一个侧磕便砸开徐季的双刀,不过眨眼功夫,辛訾臂抽再放,铜战刀已经砍向徐季的腰间。

    眼看刀锋破甲入肉,巨力袭来腰斩亡徐季命时,瞬息之错,一抹银光袭来,辛訾凭着直觉躲闪,奈何银光锋强力足,直接打在铜战刀刀刃弧上。

    只听‘噹’的一声沉闷,如洪流奔涌的震力瞬间透过刀柄,传入辛訾臂膀,不得已之下,辛訾力发收回,后撤泄劲,将刀锋没入腰甲的徐季给抽打出去。

    “噗通”一声,徐季沉落,跟着就是一口污血喷出,模糊的视线中,徐季看到景禹寅怒火如狮的模样:“殿下…快走…快…走…”

    “杀…”

    当景禹寅从破门跃出瞬间,数个黑衣甲士已经疯癫满腔,仿佛他们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堆金灿灿的钱财。只可惜**熏心也要能耐冲身,这些疯杀过头的黑手汉子们忽略了眼前之人的雄武,景禹寅…不是银钱,他是大夏第一的悍将。

    在部下纷纷亡命的刺激中,景禹寅就似蛰伏的恶龙,盘山的啸虎,目瞪奔来的杂碎,他身动如风,不过错身瞬位,一刀横砍,三声沉闷,下一秒,三颗斗大、贪恋钱财的脑袋便永远定格脸面,继而飞上天空。

    瞧此,十余步外的辛訾心下震惊,连带身旁的部下也都停缓冲杀动作。

    在这间隙中,金羽扑身近前,扫眼四周,噪声怒语:“殿下,白飞死了!”饶是景禹寅听之无动,须臾后,他才一语沉言:“带上徐季和活着的亲卫...走…”

    “可是…”金羽忧心,奈何景禹寅忽然雷降:“本王的令不再说第二遍!”然后他抬槊指向面前二十余名围簇上来的黑衣甲士:“区区杂碎…伤不了本王…”

    如此狂言,辛訾虽怒,却无敢反驳,只是那金羽身为亲卫统领,怎能弃主子离去?他冲身后一喝,两个亲卫扛起徐季撤向荒院,至于他则立身景禹寅近前,同战态势决然。

    稍作缓息,景禹寅持槊向辛訾走去,看着眼前的雄武之人,即便只是一人威压,可对辛訾而言,就像面对千万雄兵迫身搏命一般。

    “这…这就是大夏秦王的威势…”自语中,辛訾狠咽一口,让后鼓起将者虎息,抬刀叱声:“殿下…得罪了…”

    远处,离走半拉的燕王家奴魏瞭听得搏杀声,便再度折身回来,远远望着,他心下忧虑:“秦王如此骁勇…辛訾断然不是秦王的对手…”

    “那怎办?”随行护卫疑声。

    “明杀不足,就来暗箭夺命!”话落,魏瞭与身边护卫抽出臂弩,悄悄靠近到荒院三十余步外的荒草堆。

    “噹噹噹…”

    三声锋刃相撞,辛訾已经气喘疲惫,饶是秦王却如盘龙踏月,气力无变沉如山,在这威势之下,那金羽也是一战数人,冲杀无阻,看着瞬间倾倒的局面,辛訾心急如焚,若是这么下去,就算他把命交代在这,也根本杀不了秦王。

    但是景禹寅心恨这些窝杂黑手,故而不待辛訾缓息,他再度急身冲杀,一瞬间,景禹寅的槊锋好似雷霆流光,朝着辛訾的面门砍下,辛訾不敢硬挡,卖出破绽已作诱引,可是景禹寅十五岁就马战疆场,更与夏安帝北进草原冲杀黄金家族,何种搏杀战技没有见过?

    眼看景禹寅不上当,辛訾只能错身斜挡,也就是这时,‘嗖嗖嗖’数声急音袭来,由于搏战混乱,吼杀连片,景禹寅不慎,反应稍慢寸毫,其中一只弩矢穿过槊柄扫挡,没入景禹寅的右臂,一时间的痛楚让景禹寅面色急变。

    瞧此,辛訾猛然发力,反挡为攻,直接抄起铜战刀劈向景禹寅,景禹寅扯步以槊横身,奈何弩矢入肉颇深,力发瞬息,扯动筋骨,痛楚直接泄了他大半的力气。

    ‘噹’的刀槊交错,铜战刀被槊锋挑开,可是辛訾却弃刀抽枪,箭步飞进,下一秒,辛訾咬牙狠声,以手执三尺棘枪捅进景禹寅的左腰,饶是景禹寅惊怒瞬息,虎啸出脚,直接将辛訾踹飞数步,大力之下,辛訾‘噗’的血出,可是景禹寅却在暗袭冲杀中摇晃两步,后撤跪地。

    见此,那金羽顿时疯神,冲身迫近:“殿下,殿下…”

    看着景禹寅的模样,辛訾憋劲压下肺腑的痛楚,稳住身形,冲余下的十余人叱声:“上,杀了秦王…”

    不远处的荒草堆里,魏瞭看到这里心下一安,只是天命迷途,非人可定,或许老天不愿大夏第一悍将秦王就此亡命,危机中,远处骑声彪来,那魏瞭听之,当即惊神燥骂:“该死的,是都龙卫…”

    “大人,咱们赶紧走!”护卫急声,魏瞭不敢拖沓,放出一支响嘀作警。

    由于齐王麾下追到,魏瞭当即带人隐秘离去,至于辛訾,得到一声暗处的响嘀撤退,他顿时明白,故而只能带伤离去,也是这般突变让景禹寅得以缓息,那金羽奋力将景禹寅抗在背上,向荒路奔去。

    “该死的…本王竟然被暗箭伤了…咳咳…”

    “殿下,您别说话…您一定会没事的…”

    金羽泣声奔逃,结果没多远,数骑奔来,为首的是海明,见到眼前的境况,再听听不远处的追骑,海明下马将秦王扶上坐骑,而后冲金羽道:“统领,杨大学士就在前面的水溪林下方!”

    金羽还未应声,海明已经带着几个人向后面跑去,金羽大喊:“齐王的畜生追来了,你们要去做什么?”

    只是黑夜隐身,除了凉风凄冷,海明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回音…

    临水村,苍薄的白日在初春暖流笼罩下,彰显出微弱的红晕,且不知是不是沾了北安将下调归来的荣辉,这股红晕虽弱,却让临水这个小村落生出数不清的生机,只是在某个痴情女的院落里,这般生机却稍错数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