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二章仇恨2

    林胜咬牙切齿的言说着过往,那暴凸青筋的糙手已经缓缓握紧钩银枪,眼看林胜杀意暴涨,旁边的亲兵全崇、丁尧大惊失色,赶紧奔上来:“胜哥…胜哥…别乱来…这是你爹…你爹啊…”

    “滚开!”

    林胜混着酒气的咆哮如狼嚎出胸,直接吓的林中道后退瘫软在地,由于林胜力发,全崇、丁尧二人不慎躲闪,直接被枪杆横扫打开,以至于林中道与林胜之间不过四五步,毫无阻挡。

    “老畜生,你盼我死都盼了二十多年,可是我娘保佑我,让我在战场上捡了条命…此番我还没去找您叙旧,您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如此…咱们好好说说…以前的事…”

    听到这话,林中道老目大睁,其惊恐之色犹见恶鬼,须臾之后,林胜箭步发力,探身直臂,闪着寒光的银枪化作长蛇冲向林中道。

    眼看林中道要命丧枪锋之下,一流光身影如星辰凸显般冲上,跟着刀锋横劈,力如排山之势,硬生生将林胜的枪锋压下。

    “林胜,你疯了!”

    怒吼入耳,林胜浑目抬看,林秀好似暴怒的饿狼般压向自己,身后,张氏、元氏等人也都从驿站中出来,看到此景,她们惊吓不已。也就瞬息功夫,林怀平、黄齐、李虎三人已经冲来,拳脚相出,将酒醉发狂的林胜按倒在地。

    “林秀,你让他们放开老子,这群老畜生…竟然敢找老子废话摆尊位…老子要宰了他们…”

    望着地上咆哮的林胜无态的林胜,林秀面色铁青,几步外,林中涣面色煞白的看着这些,嘴里不住道:“这都是什么事…造孽啊…造孽啊…”

    结果林秀猛然转身,斥声威吓:“你给我住嘴!”

    一言咆哮,林中涣颤栗三息,差点吓的尿了裤子,至于地上的林中道,已经被其它长家人拉起来,他咽下心底的惊怕,颤微着声腔:“林胜...你这么做...是要遭老天报应的...爹过去是做错了...可...可是你也要...明白...”

    “你闭嘴!”林胜挣扎奋力脱身林怀平三人,奈何三人都是壮硕悍者,一时间,林胜就似囚绳绑身,硬撑不得而起,末了他只能梗着脖子道:“现在你知道错了…那我娘呢?她活活病死在柴房时...你可知道自己错了?”

    “我…我…”

    眼看事况愈发激烈,林秀上前一步,拳化手刀,砍在林胜的后劲,林胜闷劲蹿涌,直接栽倒,末了他冲林怀平、赵源、李虎三人道:“看好他!”

    让后林秀大步走到林中道等长家人面前,一时间的威气迸射让众人后退一步,身后,林懋急声:“儿,别乱来…”

    林秀应声:“爹,我知道该怎么做!”

    林中道看着林秀,一时站立不稳,林秀抬臂,紧紧按在他的肩头:“大伯…你今日能来,出乎我的意料,但您曾经的所为不是一次迎驾就可以化解的…”

    “仲毅…大伯…大伯知道错了…”

    颤微之下,林中道此言一出,身后的长家人顿时叹息,对此,几步外的林怀平火了:“你们这群老家伙…若非我等念着血脉之情…你们真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此番一句错言就让你们叹息,难道你们的脸面就那么重要?”

    “这…这…”林怀平的粗言让林中涣这些长家人很是不畅,奈何林秀接下来的话让他无言以对。

    “大伯,二伯…不要再拿你们所谓的脸面和族氏来压我们,林胜的事…我会帮他解决…若是给不了我这堂兄一个公道…咱们之间的亲情…真的不是你们的虚伪可以维系…介时侄儿做什么,你们就自己担着…同样的…若你们以礼待我等后辈…我等必将礼敬…现在…你们回吧!”

    话落,林秀将林懋、张氏、元氏这些人送上车驾,待他上马呵声,远处各都队骁骑纷纷起行,如此景象让林中道等人让开道路。

    望着远去的晚辈青才,林中道有些后悔,不成想这般事态下,自以为有些见识的林中涣依旧在叫嚣:“我就说过不该来…看看把这些人给能的…”

    “你给我住嘴!”林中道斥责一声,让林中涣面面相觑,末了他咬牙道:“长家以前的作为…真的错了…你们若还以老脸为尊,这林氏的族长…老子不干了…”话落,林中道瘸着离去,留下一众长家人大眼瞪小眼。

    陈府。

    自晌午回来,陈玉连饭都没吃便进了书房,余氏体贴入微,亲自熬了热粥端来,只是陈玉心躁,并未应理。

    “老爷,您怎么了?”

    “没什么,最近政务烦闷,累的慌…你出去吧,让我自己静静!”

    余氏还想问什么,陈庭壁急急从外面奔回来,他道:“爹,出事了,林氏一族出事了!”

    “什么?”陈玉当即起身,一不留神,将手边的热粥碰翻洒落一地,余氏见了当即斥责陈庭壁:“你爹好不容易休歇回来,你就不能让他清净会儿…再说了,林氏出事,与咱们有什么干系?出去!”

    “娘!林秀封将回来,林氏长家人前去迎接,结果林胜那家伙当路抽刀,要宰了林中道等长家人…您说这事与咱们没关系?他林胜当年作为庶子,过的猪马不及的日子,现在翻身都敢挥刀向长家,那林秀呢?娘亲你为姝灵姐私拉姻亲,将林懋一家子整治的如屎盆子,害的姝灵姐险些自尽,这个事怎么着也比林胜的遭际恨人...”

    陈庭壁心忧陈府,一时说的面红急躁,饶是余氏听得愣神僵硬,似乎不信。

    “爹,这该怎么办?他林秀到底搏出青云路了…若是他也像林胜那个疯子…咱们陈府…”

    原本陈玉稍有心躁,可是听到这些后,他反倒冷静了,末了他伸手拉过余氏,满是安然的道:“夫人,无需这般惊颤,若仲毅要像林胜怒气释放,本官前去迎下就是...”

    “老爷…这…这…”

    此时余氏已经没有官家夫人的模样,之前她听说那些北疆悍兵凶残至极,想不到这才回来,就生出林胜这般弑父的疯子,姑且不说林胜与长家之间的纠葛,单是这事听了,就让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