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九章奉承

    一  “你懂什么!”马全皱眉叱声:“想这仲毅同知不过二旬中青岁…便已经历北疆沙场,更处中都将途起伏,他的遭际岂是你能理解…在我看来,方才他的话..他的思虑都已经高变,完全突出我的意料,不过这样也好,龙驹驰骋若只有名而无实,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算是白费了…”

    “小官爷,您说什么呢?”余五完全不明白。

    “说什么你也不明白!”马全懒得解释,道:“若仲毅兄随我去临城,那才是他愚蠢的地方,毕竟北安将这个将职尴尬,虚而不实,可实而之下还有着一校千人甲士的军权,如此让临城的官家们怎么想…此番,仲毅独断行之,来个军行权自留,官家面不掉,两相合着,他林仲毅率兵归临水,奉令不奉调,入官不入职,以郡守大人的深思,必然能够明白,如此我还多什么事!”话落,马全带着众骑直奔临城。

    临水县府。

    陈玉躬身伏案,自年初临城返乡令下设以来,数月的操忙让他两鬓似白霜初现,甚至条条褶子也在不觉中缀满鬓角前额。

    只是这般付出也是有回报的,比之临城其它郡县春种事宜的拖沓杂乱,临水县情况要好很多,首要之一便是民乱抵抗阻力甚小,至于根源,陈玉倒也听说一些,全因临水村出了一匹龙驹小将的缘故。

    放眼临水方圆,林氏老三林懋家出了个青俊将军这事就似红霞满日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加之林秀下调临城风言已定,那些歪心不善的恶霸匪强、豪绅名望们就是想借着春种贫薄之际生出孬心眼,暗行苟且事,也得先看看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硬,不然林家那将军归来怒起,手中横斩蛮人的刀锋可不是看着说笑的。

    时至晌午,陈玉放下笔杆子,起身缓动筋骨,结果县府参事常发匆匆奔进来。

    但瞧常发一脸喜庆,陈玉稍有困顿:“何事这般?”

    “大人…林将军已到临水县县南…”

    “谁?”

    陈玉一时疲神,并未反应过,不过瞬息后,陈玉浑然醒神,当即接话:“林秀已经回来?他到哪里了?”

    “据巡捕差役回告,林将军已经率军行至临水县南驿站,暂做整营,在附近村乡巡查农耕春种的县丞安河大人和执笔郎王先生已经携着附近的官差衙役迎接去了。”

    闻此,陈玉急声道:“快与本官备车,咱们一同前去迎接!”

    只是当陈玉走到门庭处时,他忽然收声止行,继而稍有落寞的回身,如此让常发不明:“大人,您怎么了?”

    “有安大人去迎接就行,本官就不去了…”

    听到这话,常发一急:“大人,您说什么呢?安河不过是个县丞,您才是临水的父母官,临水的脸面,林秀此番荣归故里,您这父母官若不露面,介时四野乡绅名望该怎么看您…就是那安河…也会借机寻您的不是,”

    常发不清楚陈玉与林秀两家的纠葛,故而从白着虑,饶是陈玉回身坐下,想着之前的种种,他苦笑叹息:“唉…命运弄人啊!”

    “大人,您说什么呢?”

    陈玉将一应文书收整好,道:“常参事,你代本官去吧,一切以安大人为主,若真有人问起本官,就说本官疲劳春种,累倒回府养歇了!”说完,陈玉径直离衙回府。

    临水村,林懋一家子正在院中吃饭,忽听笑声从门外传来,跟着就是李胜那身膘肥身板堵在门口:“林老哥,还吃着呢?”

    林懋放下酒盏,笑骂道:“老李头,你不看着你那肉铺,大晌午的…跑老子门前叫唤甚呢!”

    李胜大步进来,不成想后面还跟着村里的里正、哨长等人,最让林懋意外的是林中道、林中涣与几位长家人也来了,看到这里,本来已经起身迎让李胜的张氏顿时拉下脸来:“李哥,这晌午头的,带着这帮人来搅扰俺家老头子,莫不是小嫂子这两日没燥骂你?还是见俺们吃了两天宽心饭,心下嫉的慌!”

    李胜作为生意精,岂能听不出张氏话里的不乐,他嘿嘿一笑,近前两步:“老姐姐,林老哥,小老弟是给您报喜来了,您家那大才子…回来了!这些人不都是慕名而来嘛…”

    李胜语出,揭过林氏的过往杂事,张氏一时没有应语,且后面的里正、哨长二人躬身上前,笑道:“林老爷子,林张夫人,林将军已经行至临水县南驿站暂做歇息,县丞大人命我二人前来告知您二老!”

    “老头子,你听到没…咱儿回来了…”张氏听之喜笑颜开,至于林懋…那张老脸更是乐得褶子密布。

    有了这消息,桌边的林曦玥、林怀安两孩子也都撂下饭碗,蹦起高呼:“大兄回来喽…那大哥也回来了…娘,三伯三婶,咱们去接大兄大哥他们吧…”

    此言入心,不待张氏、林懋开口,里正已经唤来两个壮硕的村人走到林懋近前,道:“林老爷子,外面已经备好车马,咱们这就走!”

    “好…好…小老儿多谢里正大人…”

    林懋兴奋之余,不忘谢过里正,饶是里正赶紧躬身,时至今日,林懋已经不是那个任人唾骂的商贾残废,作为临水村几百年才出的将军老子,他的谢恩,里正可不敢担。

    出门时,林懋扫眼畏缩不安,伫立一旁的林中道、林中涣及几位长家辈,那张氏迈步离门时,拉起元氏刻意唾言:“弟妹,有些日就是狗刨粪池的骚臭种,尽干些甘甜不垫饥的孬事…”

    “三哥嫂,别说了…有外人在…”

    元氏打心底还有些畏惧这些长家人,便出言提示,可张氏性情泼辣,加之自己身位转变,她岂会怯退:“怕什么,连县丞都亲自派人来接,看他们狗日的能耐什么!”

    听着这些操性话,一旁的里正、哨长只能赔干笑,而林中道、林中涣等长家人,则把一张张老脸红成猴屁股,臊心臊肺到根子里,也没吱呜出一个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