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七章民途

    一  起初这些娃子有些害怕,坐在一旁抱着干饼轻啃,连大气都不敢出,毕竟林秀等人甲胄在身,冷气逼人,可真要细眼看去,林秀与刘磐这些甲士也不过二旬四五,笑起来就跟村里的阿叔似的,倒也没那么可怕。

    不觉中,干饼下肚,娃子们有些噎喉,林秀笑笑,示意刘磐端来热汤,这些娃子咕噜几口,待热汤暖腹后,娃子便放开胆子,嬉笑起来。

    瞧此,刘磐等几个亲兵更是童心绽放,与娃子们戏耍,一时间,篝火旁热闹的就似集市,惹得远处村人直瞟眼。

    当这群淌着鼻涕虫的娃子冲林秀等人说长里短时,一圆脸汉子从村人堆里急急跑来,离得三步远,直接扑身跪下:“官老爷,娃子不懂事,惊扰您了…”

    如此情形让林秀等人很是尴尬,跟着圆脸汉子对娃子堆里的扎着冲天辫的小家伙呵斥压声,饶是说笑咿咿呀呀的娃子顿时被汉子吓哭。

    “你这老汉,我等乃北地子弟兵,又不是恶霸匪强,何需这般?”刘磐被圆脸汉子扫了兴致,起身斥责,怎知他一声呵出,圆脸汉子当即瘫坐在地,那冲天辫娃子反倒扑进汉子怀里,瞪着一双水萌眼,很是害怕的看向刘磐。

    见此,林秀起身,刘磐后撤低语:“将军,这老家伙未免太惊乍了,咱们又不是贼人,不过给娃子们一些汤饼,他用的着这样嘛?”

    “官爷,俺们…俺们…”

    看着圆脸汉子手足无措的模样,林秀上前一把将他拉起:“大叔,本将林秀,乃临城临水村人氏…我这麾下急性子,唐突之处,您多担待…”

    听到这话,圆脸汉子稍稍缓神,似不信官家人会这么客气?可是再睁眼看来,林秀依然未变,末了他小声:“小老儿多谢官爷…多谢官爷…”

    也就这会儿功夫,赵源、李虎、林胜、林怀平、黄齐等人也安置下各自都队营帐,围聚过来。

    瞧此圆脸汉子又是一紧张,饶是林秀再三稳神,圆脸汉子才稍稍放开心怀:“官爷,不是小老儿方才害怕,实在是过往的官家太威人了,前些日子…官家在此巡查地界,推行青稞春种制,俺村一汉子老娘不小心饶了他们的驾,结果就被官爷杖棍打死了!”

    “竟有此事?”林秀闻之惊愕,身后,赵源靠前端上一碗热汤,沉声:“大叔,无缘无故杖杀百姓,这可不是小事,你切莫乱言!”

    圆脸汉子灌了一口热汤,小声道:“官爷,俺怎么敢乱说,不信,你问他们!”

    顺话抬头,林秀发现营门不远处的村口空地上围了一群人,瞧他们面皮清瘦的模样,林秀道:“给他们一些吃食!”

    当干饼热汤被亲兵发进牛家村乡亲的手里后,这些村人眼中的敬畏神色明显少了很多,一时间,小小的营门前围聚其不少村人,至于李虎,这壮硕如小山似的大胖子坐在人群,任由两个娃子在身上攀爬耍乐。

    看到这里,圆脸汉子眼角湿热起来:“官爷,说实话,俺们现在已经分不清你们这些官家人了,若说你们坏吧,可眼下你们还给俺们分吃头,若说你们好吧,前些日子那些高头大马的官爷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大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眼下北疆境况不好,一些官家人有脾气也是正常的!”林秀潜意识里不愿百姓与官家作对,故而言语中稍有解释之意。

    “官爷,你不知道,这临城返乡令下来以后,俺们离开临城之前,每人只给三斤干粮,一斤糙谷粉充饥,你说四野都被蛮子劫干净了,这些东西怎么够?不够就不够吧,俺们人贱命硬,熬过去就好了,可是现在又要推行什么青稞税制,畜牧税制,说句扯皮子的话,俺们村现在连一头马、一头牛都没有,全村的谷粮不够三大斗,若是这根本就是煎熬的日子,如何还能顺应官家令?…那日,那老太不过多嘴问了句话,就被领头的官家斥责,随即官家的亲随一棍子吓唬上去,打在老太肩头,老太当时就咽气了…”

    话落,几步外一声沉闷,林秀转头看去,赵源铁青着脸色,硬生生将刀鞘拄进地面,气力之大,让一众村人息声。

    “官爷,俺们不会说话,若是惹您不快,俺给您叩头认错…”

    圆脸汉子以为是自己的缘故惹来赵源发火,殊不知赵源根本不应他的话,一旁,林胜摇头:“这个倔驴…又把筋搭错地了!”

    听到这话,林秀稳下圆脸汉子女,另斥责林胜闭嘴,便起身,随赵源来到僻静处。

    黑夜,凉风习习,远处的谷地上凝聚着风吼的嚎叫,让人不寒而栗。

    赵源缓了一息,道:“阿秀,那老汉的话,你听到了吧…”

    林秀点头,旋即引话暗出:“源哥,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眼下虽然官霸横行,可这个事实并非一日之寒!”

    “我知道,我只是气愤不过!”说到这,赵源忽然回身,他双臂发力,紧紧按在林秀的肩头,那双黑目盯着的林秀心底发冷。

    “阿秀,我不识字,没念过学堂,可是我知道世上有公道,临城那些官家,他们不公道,现在,咱们回来了,有你这个北安将…你一定要公道,就像陛下给你说的,秦懿给你的期盼,北安将,安北疆,只要你顺着这条路走,若是刀上火海横挡面前,我豁出去命去为拼…”

    “源哥,你这是怎么了?”

    赵源的突然变化让林秀不解,兴许意识到自己失态,赵源挥手,抽了自己一巴掌:“我只是…只是一时乱神…那汉子说的无助可悲…让我想起自己的曾经…想到我苦命的娘,还有我那死去的爹…”

    此一言虽淡,却如重锤砸在林秀的心底,短暂的沉寂,心魂的冲涌,林秀拳押赵源肩头:“源哥,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北疆,终有一日,由我北安将说了算了…在此之前,赵叔的仇…很快就可以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