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九章破败10

    “难不成出事了?”当赵源暗自思忖时,负责巡值的黄齐进帐禀告:“赵校尉,黎城行军都营来人了,看样子是送粮草的!”

    “送粮草?黎城郡守府不是已经送过了?”赵源稍疑,旋即起身查看,营门外,一轻骑小校纵马近前:“敢问北安将林仲毅何在?”

    “将军有事外出,不再营中,尔等何事?暂可先行告知!”

    小校下马来到赵源身前:“我乃黎城行军都营、轻骑营巡防小校,此番受我家指挥使命令,前来为北安骁骑将士供给粮草器械,以表地主之谊!”

    话落,小校发令,身后几十个哨骑赶着马车上来,看着一辆辆满载的粮草、军械骡车,赵源愣神,一旁黄齐小声道:“赵校尉,这么多?要么先行收下?”

    “胡闹!黎城郡守陈恪给了十车粮草,已经托辞阿秀抽身为其剿匪,这军行大员送来的更多,莫不是让阿秀给他去平叛?不行…不能收…”

    赵源斥退黄齐,缓了口气,道:“指挥使的好意,本校代将军心领,只是我家将军未归,如此多的军械粮草,本校不敢自作主张?还望…”

    谁知小校不待赵源说完,递上书信一封:“校尉大人无需推脱,这不单是指挥使的意思,也是北安将曾经的书院同知张祁少爷的意思,想来同知情义…校尉可以暂收吧!”

    “同知?”赵源不知道张祁是谁,一时无法应言,那小校倒也干脆,递上书信,便带着麾下离去,看着面前十几车的粮草军械,黄齐无奈的耸了耸肩:“得!还是得收下!”

    “不收下就是蠢蛋!眼下可不比以往,这么多粮草拉回临水,足够咱们这些弟兄半年吃喝不愁!”话落,林胜出来,他一把夺过赵源手中的书信,扫眼署页,道:“阿秀的同知还挺大气!”

    “你知道是那人谁?”赵源沉声。

    “黎城军行大员之子,张祁张俞至,也是个骁勇的青俊才,算什么黎城的地头!”林胜说着,已经命人把粮草拉进营中,营门下,黄齐看着林胜的背影对赵源道:“这林胜越来越放肆,按阶他在你之下,却从未听过你的令!”

    “他不单不听我的令,有时连阿秀的令都不听,但是…”赵源顿了顿:“他是阿秀的同族堂兄,自小命运挫折,这其中的干系,你我管不了,得由阿秀和他自己解决!”话落,二人入营。

    林秀解决完梁子沟的刁民匪患,便与尤珲回到东湖郡县府,那葛佰在这破旧县衙早就等的不耐烦,一见面,葛佰急急奔上来:“事情怎么样?那些刁民呢?怎么没抓回来?”

    林秀沉声:“抓回来你还管牢饭么?”

    “本官才不管,可是林将军,你好歹抓回来一两个,尤其是贼首什么的,至少让本官做个案证笔录,不然本官怎么向郡守大人交差?”

    “活人没有,死人的脑袋有不少,你仔细看看,觉得合适尽可全都拿走!”

    林秀应声,那尤珲哆哆嗦嗦抱着一个血糊糊的包袱走上来,葛佰眉目一挑,斥责:“尤珲,你这包里都是什么?”

    “大人,这都是刁民的脑袋,他们抗击林将军,被将军麾下骁骑一个冲击斩首,那胡大海依靠村屋抵抗,被将军一把火烧死在屋内…至于烧焦的脑袋…也被割掉,就在这布包里,大人若想看,下官打开找找!”

    听到这话,葛佰如老猫跳墙似的,直接后跃一步,他哆嗦一下,扯嗓子道:“你说这布包里都是人脑袋?”

    “可不嘛!”

    话风轻转,刘磐、林怀平、李虎也进来了,李虎笑道:“俺们北战蛮子时,都习惯砍了蛮子的人头,以作军功,毕竟死人脑袋好带走,活人太麻烦!”

    “没错,一个将士一场战斗下来,起码能砍六七个脑袋!这梁子沟的刁民贼人太少,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四十个,除去埋尸烧掉的,也就剩下这几个!”

    刘磐嘿嘿一笑,从尤珲身前扯过血布包袱,扔给葛佰:“大人,你点点数,看看能捞个什么样的功绩?虽说是我家将军答应的事,可你怎么着也得给俺们这些弟兄一个慰劳嘛!”

    在刘磐这些人的嬉笑中,看着飞来的血布包袱,葛佰已经鬼嚎的跑开:“起开,把那些鬼东西拿走!”

    见此,林秀安下众人,冲葛佰道:“大人,剿匪这事已经结束,至于这功绩包袱,你要不愿意带,就让尤珲随你前往黎城告令,这封书信是本将专门为尤珲上写陈大人的!”

    闻此,葛佰眉目急转,想要说什么,可是看着尤珲脸色煞白颤栗样,再看那鼓囊囊的脑袋包袱,他是没勇气带着那一包脑袋,故而只能和尤珲一起赶往黎城,面见陈恪。

    傍晚时分,林秀回到营地,待赵源说了白日里的事,林秀赶紧接过书信细细通读,不过是客套虚词,只是那十几车的军械粮草意义深远,加之张祁在中都所做的暗地事,林秀一时心下不安。

    思绪中,对粮草器械细查的林怀平回来禀告:“秀哥,你这同知真够大方,粮草十五车,军械三车,其中更有明光甲一百套,锁子甲二百套,可比黎城郡守大方多了…”

    对此,林秀不喜反忧:“这个礼可没那么容易收!”

    “为何?”

    “今时不同往日!”林秀起身收好书信:“眼下北疆各地饥荒乱政,北平郡,东湖郡…这都是乱起的苗头之地,十几车粮草,几千石的吃头,十足的大手,他们说给就给,简直大气的让人怀疑,再者…我那同知也不晓得在中都干些什么勾当…”

    “阿秀,想那么多作甚?咱们已经在北疆,马上就回临水,到了自己的地头,他们还能管着咱们?还是说他不把咱们这千余弟兄放在眼中?”林胜入帐戏说。

    “你这话未免有些放肆了!”

    林秀叱声,饶是林胜嘿嘿一笑:“你是将军,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