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五章破败6

    ,看到葛佰,林秀拨马走来:“大人神色看起来不怎么好啊!”

    葛佰皱眉,瞧了眼灰蒙蒙的天,嘟囔着:“将军,眼下什么时辰?这么早起来神色能好?恐怕东湖郡那些刁民贼人都没有起床吧!”

    林秀笑笑:“大人,行军打仗求的就是一个早字,若非顾忌大人,我等已经一个时辰前就出发了,再者,此地距东湖郡四十里,我部皆是骑兵,半个时辰就能赶到,若是顺利,将他们在睡梦中就抓了,岂不是快哉?”

    “这…”葛佰哑语瞬息,末了只能拱手:“一切依将军!”

    待葛佰上马入队,林秀冲赵源道:“此番我带林怀平、李虎两队即可,你与黄齐、林胜守好营盘!!”

    “阿秀请放心,有我在,营盘出不了事!”得到赵源应声,林秀率部向东湖郡奔去。

    半个时辰后,林秀来到东湖郡,望着破败的房屋,长满野草的荒地,林秀微微皱眉,葛佰揉着眼睛道:“从行军都营上告的匪患消息,听说那匪盗皆是东湖郡梁子沟的刁民,大概有四五十个人!”

    “葛大人,东湖郡县令在哪?我想先找他问几句话?”

    “东湖郡县令名叫尤珲,由于这两个月来时常发生官民冲突,他与一众衙役一直住在郡县府邸,这个点恐怕都没起呢!”

    “没起也要找!”林秀沉声,葛佰闻听出其中的不快,也不多嘴,一行转路向郡县府邸奔去。

    郡县府邸后院,县令尤珲起来小解后就再也睡不着,看着灰蒙蒙的天色,尤珲裹着旧官袍坐在庭院阶上发呆,没一会儿,府门前传来‘咚咚’响声,尤珲一愣,当即冲府厅内大吼:“别睡了,刁民都打上门了!”

    一嗓子嚎叫,几十个朦胧睡意的衙役当即抄着哨棒从地上爬起,向府门后涌去,结果仔细听声后,一衙役道:“大人,好像不是刁民贼人?”

    门外,葛佰大声两句,听得府衙内乱燥脚步声,却不见有人开门,气的他直喘粗气,林秀道:“肯定是被那些匪盗打怕了!”

    “这群混账玩意儿,真丢郡守大人的脸!”

    骂声刚落,府门开了,让后尤珲提溜着官袍角跑出来:“参事大人?您…您怎么来了?”

    葛佰瞪了尤珲一眼:“本官不来行么?睡的这么死,若是贼人前来撬门,你们全都得掉了脑袋!”

    呵斥过后,葛佰与林秀进入府邸,期间,林秀细细打量了这些官差,他们看上去比包同那些北平郡的官差好些,想来至少不挨饿,可是和葛佰等黎城的官差再一比,就是老爷和乞丐的差距。

    葛佰坐定,尤珲小心肃立身前:“不知大人来此何事?”

    “春种就快到了,你东湖郡的匪患刁民情况却越来越严重,严重影响青稞税制推行,郡守心急,特请北安将为你解决!”

    听此,尤珲看向林秀,一双豆豆眼睁的老大,似乎不相信眼前二旬靠上的青俊才者是将军。

    “小老儿,看什么?”李虎不喜尤珲这些官差,粗声出列,结果他二百余斤的壮硕身板险些把尤珲吓一个马趴。

    “李虎退下!”林秀叱声,让后上前缠住尤珲:“尤大人,末将林秀,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解决东湖郡匪患问题,之前葛大人也说了一些,可到底不如你这个现管头头了解的清楚…”

    林秀的恭敬让尤珲稳下神思道:“林将军,这事…难办啊…”

    “哦?”林秀疑声。

    “这事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是匪患,不过是一群东湖郡的汉子兴众作乱罢了!”尤珲这话让葛佰很是不喜:“刁民就是贼人,贼抢就是匪患,只要把贼首抓了,什么都能解决!”

    “葛大人,若是有足够的粮食,谁闲着没事当贼人?”

    尤珲顶声一句,不待葛佰斥责,尤珲重新转向林秀:“林将军,这事得从两个月前县乡百姓返家令说起,由于北蛮肆虐,北疆地界受袭,好些人家被抢夺一空,之前官家放粮数多,百姓能吃饱,可是随着生计正常,放粮数却减少,您想,活命口粮都不够,那些百姓怎么不汉子恼恨官家?别的下官不清楚,就这东湖郡,两个月内已近发生三次聚众抢粮的事!”

    “抢粮…林将军,这就是贼人的乱行!”葛佰插嘴:“尤珲,口粮一直都够,只是这些刁民吃惯嘴懒,不愿劳作,以此要挟官家!”

    “大人,下官说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尤珲再度解释,而一旁的林秀则在观察这这二人的神色言语,葛佰懒得与尤珲争嘴,转身摆出一副上位模样,尤珲无处发泄,只能压火心下。

    “尤大人,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情况?”林秀思忖瞬息,发问。

    尤珲点头:“林将军,说出来你兴许不信,这聚众抢粮,劫掠作乱的贼人原是下官团练队里的人,名叫胡大海,现在聚集了四十来个东湖梁子沟汉子…”

    尤珲未说完,葛佰气愤出腔:“这个混账,一定要抓住他,把他当众吊死!”

    饶是林秀思量之后,道:“尤大人,若是可以,请随末将前往胡大海藏匿的地方,捉了他!”

    “这…”尤珲面色稍有难看:“下官只知道他们藏在梁子沟,那是胡大海的本村,具体在哪家哪户?下官还真不知道,而且经过几次官民冲突,他们的村子很排外,防守也严密,黎城轻骑营来了百十骑都没有讨到好处,咱们贸然去…万一…”

    “小老儿,你未免太小看我们了!”李虎不悦:“小爷们当初北疆搏战蛮子,刀砍到崩口都没眨一下眼睛,你可别把我们和那些郡城兵相提并论!”

    “是…小将军说的是!”

    尤珲心怯李虎,出言奉承,饶是林秀一巴掌上去:“不说话能憋死你,这些人抛去官职,按年岁算就是你的长辈,再敢妄言,小心军刑伺候!”

    “嘿嘿…我就随口说说…”李虎咧嘴笑笑,转身站到一旁。随后,在林秀言说下,尤珲答应与林秀前往梁子沟,至于葛佰是死定不愿去刁民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