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四章破败5

    秦对于这个消息,张纪惊诧半晌,之前他黎城张氏以骁武皇亲王征役北进军令为由,随秦王出征,用数千轻骑的性命搭上了河西秦王这根线,不成想才半年光景,秦王竟然被夏安帝削去军权,囚在中都,如此让张纪狡兔三窟、攀龙附凤的盘算化为泡影。

    待书信看完,张纪双手扶额微微揉捏,似乎为宗族接下来的前途考虑,结果亲兵进来扰断他的思绪。

    “指挥使,属下已经探清,那北安将林秀前往郡守府不过是补给粮草军械,郡守陈恪已经命司库官从粮仓、军器库拨出粮草十车、军械甲胄数百件,以供林秀所部归途使用。”

    “仅仅这些?”张纪似有不信:“一个郡守大开郡府中门,以官礼迎接途径此地的后起青俊将才,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

    “要么属下再去探探?”亲兵觉察张纪不满,小声请示。

    奈何张纪心思烦躁:“算了,明日我亲自去军械库走一趟,不过话说回来,这林仲毅眼下虽顶着北安将的虚名,可听祁儿说此人才武加身,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若是这样,在中都风流变幻时期,陛下亲令下旨,让以白身小将北归,实在大有深意!”

    想到这一层干系,张纪道:“本指挥使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利族的机会,况且黎城地界的主家情分,本指挥使也不能让陈恪一个人占完了!你立刻去城外农庄,从张氏族仓内调出二十车粮草给北安将送去,另奉上银钱万贯,就说是张祁看望同知的心意!”

    “属下明白!”亲兵得令离去。

    郡守府内,酒过三巡,林秀借着小解空挡来到外面,刘磐跟在身后,道:“将军,您真要帮陈郡守去剿匪?”

    “你以为我在胡言?”林秀低笑。

    “属下不敢,属下就是觉得…咱们不该插手他们的事…”

    “为什么这么说?”林秀知道刘磐心底有话,直言发问,刘磐躲闪不过,思量片刻,应道:“将军,这郡城大员看似好人一个,可谁知道他们暗地里做了什么?属下不相信北疆第一大城竟然连小小的匪患都收拾不了!”

    “他们能不能应付得了,与咱们无关,眼下咱们从他们在要了那么多补给军械,又要为北平郡那群官差言话请令,若是不做些事,那郡守岂能痛快的答应咱们?不过是互利互惠罢了!”

    林秀打了酒嗝道:“不用多想,你立刻去追上赵源,让他就地扎营,待接收了粮草器械,替陈郡守剿了匪,咱们再离开,我估摸着,也就一天的事!”

    至此刘磐不再多言,独骑先走追上北进队伍,赵源闻之下令队伍在北平郡东面的荒坡下扎营,傍晚,林秀与葛佰押着十车粮草、三车军械甲胄到达临时营地。

    当葛佰看到林秀麾下的将士后,由衷赞叹:“林将军,没想到骁勇北战的将士如此青俊…”

    林秀笑笑不多言,抬手作请:“大人,营内歇息!”

    待众人进营入帐稳下身子,葛佰言归正传:“林将军,下官冒昧一句,关于东湖郡的匪患,将军有什么想法?”

    闻此,林秀以指沾水,在矮桌上写下一个‘安’字,葛佰困顿稍许:“将军此字何意?”

    “葛大人,末将曾在黎城求学近三年,对黎城四野颇有了解,作为北疆的第一大城,黎城地界商事兴盛,田地较之临、襄等处要肥沃的多,若非北蛮肆虐,百姓无吃无喝,还要承担赋税,谁也不愿做刁民,对抗官府,所以,若能安抚,即安抚之,本将对蛮子挥刀干脆利落,可是对咱们自己夏人,这刀…能不用则不用!”

    “将军说的对!”葛佰很认同:“只是林将军可能不知道,自年初以来,东湖郡以北往西的数个郡县都发生放粮抢夺事件,此直接使得官民冲突,紧张异常,本来郡守大人想要放粮稳固民生,待春种一到,再分发谷种,以青稞税制五五划分,顶多一年,就能缓过战后创伤,可是发生这事,就只能暂停放粮,不放粮,那些刁民贼人就开始抢夺贫人,贫人家中没有,就明目张胆冲击郡县府衙,起初,大人派行军都营指挥使张纪处理此事,可他屡屡以麾下轻骑营整编代建为由推脱,前些日子,东湖郡再次发生盗贼强袭府衙,劫走谷种两车,还死了十几人,那张纪推脱不下,才去镇压,结果一校百骑甲士耗费银粮三车,却没有止住匪盗风头丝毫,如此让大人心烦焦躁,简直夜不能寐!”

    听到这些,林秀淡然无动,黎城官家的事,他尽可能别插手,毕竟在中都数次遭遇已经让他心生成长,倒是对于‘张纪’这个名字,林秀颇感耳熟,想了一会儿,他问:“张纪是不是有个儿子,叫做张祁?”

    “那张祁是他的独子,黎城地面…谁人不知这个军行恶少…”

    “额…”

    对于‘恶少’二字评价,林秀语塞面变,葛佰疑神林秀的脸色,道:“林将军,莫不是下官说错了?”

    “不不…大人没有说错…”林秀悻悻一笑:“实不相瞒,大人口中的恶少是末将在黎城圣德书院求学时的同知好友…”

    “啊?”葛佰闻之大跌眼镜,半晌他才回过来劲:“本官如何也想不到,堂堂北疆四城二十八县县学状元、陛下敕封的北安将竟然与‘恶少’是同知好友…”

    对于不知褒贬的话,林秀尴尬瞬息,随即转换了话头:“葛大人,趁着时间还充足,您将东湖郡匪患情况与末将说说,末将也好早点准备,若是顺当,明早就可以去剿匪!”

    次日一大早,葛佰还在梦中缠绵,一股冷息从帐前冲进,让后就看到刘磐的身影。

    “大人,将军恭请大人随行东湖郡!”葛佰揉着睡眼,看着眼前官差模样,刘磐不屑的撇了撇嘴,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葛佰才来到帐外,在营盘空地处,两队骁骑已经整装待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