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三章破败4

    将“林仲毅?不就是林秀么?祁儿的同知,以前与我提过!”张纪细眼看去,一黑甲小将带着数名亲随停在郡府阶下,待陈恪迎身出现,黑甲小将跃步上阶,那陈恪当即探臂缠手,此亲近模样让张纪恶心的想吐。

    张纪稍稍思索,道:“祁儿还没有从中都回来?”

    “没有!”

    “这样,你派人去郡守府探探这个林仲毅到底为何来?若是粮草器械需求,本指挥使乃黎城军行大员,自然要替祁儿向他的的同知表示表示,若是银钱之故,直接三倍额注给他们送去,让他林仲毅明白,在这黎城,是张氏的天,而非陈恪那个腐朽文人!”

    “属下明白!”待亲兵得令后,张纪纵马离去。

    “末将林秀叩见大人!”

    郡府庭内,林秀躬身一拜,饶是陈恪赶紧躬身,双臂搀起林秀:“林小将军,你可是北疆的后起之秀,北蛮一战,实在让本官刮目相看!”

    说着陈恪冲周围的官员夸赞起来:“瞧瞧,咱们黎城圣德书院走出去的学子就是不一般,文能吟诗作对,武能马上杀敌,实在让人佩服…来,快快入座!”

    面对陈恪的热情,林秀恭敬之余,也藏了个心眼,待身形坐定,林秀端杯直言:“陈大人,末将虽挂着国子学士的名,可走的是军行粗人兵途,因此不怎么会说话…”

    “林小将军何需这般自嘲!”陈恪环顾身前,葛佰等数名郡府官员皆起身附和,林秀笑笑,抱拳起身,后退一步:“既然大人这么说,那末将直言了,末将之所在前来,是有求于大人!”

    “好说,好说!”陈恪不做丝毫犹豫:“但凡本官能够做到的,本官绝对无推脱之意!”

    “末将一校甲士,千余子弟兵按令北调临水,此处距临水还有九百多里,故想要大人供给些粮草,衣甲器械…以备路途之需!”

    “没问题!”陈恪果断大声,他放下酒盏,冲葛佰道:“你立刻告知司库官,让他从粮仓调拨粮草十车,甲胄二百套,刀枪二件,弩矢、羽箭尽数所求,全都给林将军的送去!”

    闻听此令,葛佰略作迟疑,似有肉疼之意,虽然神色变化很小,可林秀依旧看在眼里,他先是拜谢陈恪的大气,让后道:“方才参事大人面色有变,是不是供给末将有些困难?若是的话…末将收回方才的言说!”

    “没有!没有!”陈恪断言回绝:“不过细说下来,林将军往后的路途稍有艰难啊!”

    听到这话,林秀心知正题来了,不然陈恪为何先前热情干脆?无非就是以利惠己,待其事脱口,自己只能应下,且思量中,林秀想着包同等北平郡官差的遭际,道:“大人有事,尽可说来!”

    “林小将军痛快!”陈恪拍掌落桌:“林小将军一路从南而来,对北疆有何印象?”

    “似乎破败许多,荒田野地,十室五空…”

    “林小将军说的不错,北疆一战,大夏虽胜,可是善后事宜却混杂不堪,导致大量百姓没有存粮过冬,即便官家拨粮相助,也没有多大用处,眼下,我黎城东向六十里处的东湖郡匪盗猖獗,黎城轻骑营年前调拨随秦王北战,损失惨重,一时间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剿灭,且春种时节即将到来,若是不除了匪患,就算发下春种谷,也会被那些贼人抢走,介时这些百姓还是要饿死,就算不饿死,没有收成,他们缴不上青稞税,也好不到哪去!”

    林秀听完稍加思索:“大人,末将既然来此求些路途粮草,也知道了大人的难处,当然不会束手旁观,只是末将…有个条件!”

    “只要能除了匪患,稳了黎城四野境地,确保春种推行,林小将军但说无妨!”

    “关于春种事宜,末将想谏言大人一二!来时经过北平郡,那里上至官差,下至百姓,皆饥饿度日,大人若想让青稞税制分化有成效,除了播下谷种,还要给予一些活命口粮,当然,不是无条件给予,大人可以像江淮地区的租种制一样,给这些百姓一些粮食抵押,让他们有度过当前时期的本钱,待春收时,让他们一并交回,如何?”

    “租种制…”陈恪当即犹豫,北疆与南方境况不同,租种制曾经也在北疆实行过,可是北疆地产偏低,很多时候入不敷出,见陈恪犹豫,林秀起身:“大人,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不然末将帮你除了东湖郡的匪患,前脚走,后脚北平郡贼风再起?如此恶性循环,恐怕大人到春末秋收时,一粒粮食也收不上来…”

    此一言着实击了陈恪瞬息,那葛佰也细下思量,附声道:“大人,眼下形势不同过往,或许可以变通一二,只要田野生机恢复,县乡稳固,到年末最少有两次守成,应该足以青稞税税制的收缴…”

    “大人,参事说的对,情非往常,需要变通行之!”

    一时间,其它官员附和,陈恪最终狠下心道:“也罢,除了青稞税制五五分推行以外,再下放租种给予制,就按五抽一吧!”

    到这里,林秀算是把包同等人求粮播种的请求给解决了,随后他在都府衙待了片刻,以剿匪紧要为由,离开都府衙,为保正剿匪顺利,陈恪派葛佰随行,为其做本地境况向导。

    行军都营总指挥使府邸。

    张纪正坐在书房里,面前的桌案上是张祁寄回的书信,虽然张祁含糊禀告,可是张纪已然知道中都情况。

    当天雷珠案子再三反复被掀出来后,随着中书、太府及其它中枢阶层的朝臣接连被牵扯,燕王、齐王二系的朝臣已经落罪入狱,更枉死不可知,在这种情况下,一直闭府不出的秦王景禹寅却被查出有暗中行祟,指使天雷珠黑幕的嫌疑,故陛下下旨,将他的罪己诏加身进为为暂削军职,若没有皇令召见,禁足府邸,不允许面见任何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