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二章破败3

    且“张指挥使,眼下黎城三座粮仓已经空了两座,银库用度几乎耗掉过往两年的积存,且春种马上就到,青稞税制、畜牧税制的推行下拨是当前的大问题,您那军行上的事…要么暂推些时日再议?”

    陈恪话锋婉转,可眼看张纪面色阴沉不悦,陈恪只能继续言说:“虽说北蛮一战将军轻骑营损失惨重,可眼下还有千余轻骑甲士,只要过了这个关卡,缓过春种事宜,缴了中都的令,本官保证,一定大力着手将军的问题!”

    先斥再补,先硬再软,让张纪一时找不到顶对的话头。

    不得已之下,张纪只能压声说:“本指挥使也知晓大人困难,可是眼下四野境况着实不妙,南面还好说,挨着中都地界,衙兵巡捕查的严紧些,可是北、西、东面的村庄乡县已经生乱,大体十室五空,试想,冬季存粮被蛮子抢走,官家发的口粮又不足,一些吃不饱的汉子除了抄着柴刀入匪窝抢劫作乱过活?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这…”陈恪稍有疑虑,可张纪根本不给陈恪思量间隙:“大人,眼下贼风虽然还未兴起,可是本将从近来哨骑巡查结果推测,待春种一到,青稞税制、畜牧税制五五分划,推行到各乡县,那些已经食不果腹的百姓定然会抗拒阻挠,介时肯定会生出乱子,若没有充足的武力威压,这黎城方圆百里内就安稳不得,当然,本将会竭尽全力保四野安稳,只是能保到什么地步,本将就不得而知了…”

    话到这里,张纪转言:“日前,在东湖郡一带发生贼患,本指挥使派一队人马去剿匪,由于粮草器械供应不足,导致剿匪失败,此不单打击了黎城将士的士气,更让贼人们看到了官家的软弱无力,若是风起劫生,那才让人忧心…”

    在这些危言下,陈恪面色青白瞬变,至于张纪,已经退入座列,一时间,郡府庭内的气氛甚是紧张。

    “张指挥使,此话有些言过其实啊!”

    兴许是看不惯张纪军行独断的样子,左手座列首位处,黎城参事葛佰出言,言锋犀利,让张纪微微皱眉。

    “下官听说,东湖郡虽然春种事宜混乱,官民相抗的事时有发生,可那里不过千余人口,又有郡城县衙,即便真有贼患,顶多几十人而已,本官不相信整个郡的人都落草当贼,而指挥使派了一队轻骑,足足百人之多,却拿不下贼人,可真让人心生怀疑?下官斗胆一句,难不成是指挥使麾下的将士还没从北疆搏战中恢复?”

    眼看话锋挑起,为避免情势恶化,陈恪起身,止下葛佰。

    葛佰心中虽然不悦张纪,倒也不是什么昏头脑的人,他起身拱手道:“郡守大人,当务之急是把青稞税制和畜牧税改制推行到各郡县乡,只要那些百姓能够心归田地,有了吃头和盼头,自然不会出去作恶,由此也就绝了民变贼人的根子,再者,眼下黎城巡查卫、哨骑营、轻骑营、衙兵、捕快共计三千余人,若妥善指挥,足够应对刁民盗贼等乱事,所以,张指挥使的轻骑营重建还是往后推推的好!”

    有了葛佰的谏言,陈恪顺话直下,可他不愿得罪张纪太过,便缓息安其人:“张指挥使,葛参事说的有理,如此你的轻骑营整编规制就往后推推吧!”

    一时间官吏话锋不在己,张纪即便心中如何不乐意,可也不能明面顶撞郡守,同样的,陈恪小胜一筹后,便言回本题,避免张纪吃瘪过度,眼看张纪怒然不露,毕竟张纪是土生土长的黎城人氏,在本地有不小的威望,万一撂挑子让黎城陷入空防巡查境地,那可就坏菜了!

    随后,陈恪把商议方向重新放回农耕春种,当陈恪与众位郡府官差达成意见一致,张纪才借事起身:“既然大人已经定下黎城春种政略,这些民务与本指挥使没什么干系,本指挥使就先行告退。”

    “指挥使自便!”

    陈恪应了一句,张纪便带人离开,看着他粗狂彪悍的背影,葛佰很是恼怒:“大人,你看看他已经嚣张到什么地步,不就随秦王殿下血战北疆一场,殊不知到头来,寸功未得…”

    “葛佰,乱说什么?”

    陈恪当即呵斥,他起身来至门庭,看着晴空万里的天际,道:“张纪是什么派系的…本官无心去管,本官只想在这黎城一亩三分地上,让百姓们吃饱穿暖,安度晚年,青稞税、畜牧税你与下面的人操些心,别出了大乱子!”

    “下官明白!”葛佰得令。

    这时,一郡府下人来报。

    “大人,北安将林仲毅路过此地,前来拜见!”

    “北安将?林仲毅?”陈恪稍稍思绪,浑然高声:“快,有请!”

    葛佰见之不明:“大人,北安将?他是谁啊?用的着大人亲自迎接?”

    “你竟然不知道此人?”陈恪惊笑戏虐了葛佰一句:“亏你是我黎城郡府的参事,连近来闻名北疆的才俊都不知道!”

    “大人勿怪,下官对于军行将者丝毫不敢兴趣,故不清楚这些莽夫由来!”

    “莽夫?不不不!”陈恪断言不认:“此人年不过二旬有四,三年前在黎城圣德书院求学,乃杨茂夫子座下学士,后入军途,血战北疆,年前随骁武皇南进中都受封,领骁骑尉,六品偏将职,十足的文武全才之人!”

    “这…这…竟有此人?”葛佰有些局促,饶是陈恪也不与他计较。

    笑意中陈恪道:“这林仲毅也算北疆人,本官日后与他少不了交际,恰好此番本官在匪盗事上还真有些问题,需要这个小将军帮帮忙呢?你用心做好府宴事宜,若出了差错,我拿你是问!”

    郡守府外,张纪从偏门出来,让后就看到陈恪大开郡府中门,列出恭迎的官礼。

    “这小老儿搞什么?”

    亲兵道:“将军,是骁武皇下调北归的北安将林仲毅,途经此地,上府拜见,估计是求粮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