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一章破败2

    些话落,包同跪地叩首,其余官差也一众跪地请令,这般景象让林秀一时僵神,显得有些无措。

    入夜,包同带着官差离开,重新恢复平静的营盘却无法随夜幕袭来安然入睡,远远看去,林秀独自坐在篝火旁,在火光的映衬下,他那沧桑刻刀已然浮现的面皮上…竟然凸显出思绪的褶皱。

    “唉…世事难料…”不觉中,林秀自叹一息,想着包同的话,林秀不住的摇头,进而想到中都的糟践事:‘包同,你好歹也是北平郡小县城的头,怎么没有一丝官样,比起都府衙陈定硕暗放私权、东昌州府衙假行盗贼敛财剥皮行径,你这北平郡的差简直当到土鳖肚子里,竟然把吃食讨到我这个青辈小将身上来。’

    恍若那么一瞬,林秀不知该嘲笑他们愚蠢不会用权,还是该嫉恨陈定硕那些官差的可恶行径。这时,赵源巡完夜来到身旁坐下,守候在林秀身后的刘磐想要出声,却被赵源摇头示意。

    “赵校尉,将军已经坐了两个时辰…”刘磐小声说,赵源点点头:“你去歇息吧,我来陪他聊聊!”

    刘磐离开后,赵源捡起几根干柴扔进火堆,蓬松的柴火垛里溅起星灰火絮,映射出林秀发僵的脸皮。

    “源哥,之前你所说的事都变成事实了,北疆搏战,看似胜利,扬了大夏天威,可是实际上却把百姓送进了生死路途,说真的,若非包县令亲口所说,我真不敢相信北疆已经凋敝到这种情况…”

    “那又如何?”

    赵源反声,把叹息退给林秀,他拨弄着篝火,道:“阿秀,境况再差,终归有恢复的一日,更何况…你回来了,揪其心底你难道就没发现,他们这些老实的官差从心底里就对你这个路过的北安将很有期盼…照我说…眼下的一切不过是一时的困难,过了初春,扫去寒息,田地重归生机,入了仲夏,当骄阳似火烘烤透咱们北地人的身子骨,激发出咱们的血性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林秀听之,一时哀笑:“源哥,你说的倒是轻巧!北疆四城,入册的郡县二十八个,不入册的小乡县上百上千,民众虽然不如中都南方,可也有近百万众,一个靠近中都地界的北平郡都变成这样,我真不敢想象咱们哪里会变成什么样?”

    闻此,赵源眉目微皱,挑声刺言:“喲….堂堂四城二十八县县考状元竟然怯弱了,说出去谁信呢?”

    “源哥,你就别抬举我了!”

    “抬举?不,我从来不会抬举你,我只是凭借心性说话,独骑率营冲杀北蛮黄金家族,除了你林仲毅,放眼整个大夏,还有第二人么?当初你不也没想到会做出这般壮行?怎地现在怀疑起来?”

    “这…这…不一样!”林秀一时思绪混乱,想要诡辩,却无言根以对,末了只能道:“我只是挂虚职名份的北安将,说远点,不过是帅师在北疆埋下的一颗种子,仅仅是秉承他的志愿,保北疆边界,至于能长成什么样?我自己都不知道,眼下黎城地界都闹饥荒了,咱们又贸然归来,我真不知该怎么做?”

    “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只要我们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你敢去做,弟兄们就会撑着你,辽阔北疆,千里之地,若是这般放圹之境都养不活你这匹龙驹,那你就太让我们失望了!”

    赵源起身,伸了个懒腰:“北疆是我们的家,是我们祖辈生活的地方,所以不管再怎么苦,我们都必须让它好起来…不然就愧对了咱们的血脉!”

    “不单单是愧对自己的血脉!”冷不丁的插声一言,赵源回身,看到黄齐走来。

    黄齐近前坐下:“林秀,你是秦懿亲收的闭门军途弟子,陛下册封的北安将,方才你说这只是个虚名,可你怎么不想想,为何偏偏你得到了这个虚名?我、赵源、李虎、林胜、林怀平怎么没有得到?它到底有多少隐意,这些地方郡县官差可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你是个将军,恭敬你,奉承你,如此不正好让你行事用权,做自己想做的事?再者言,若是连北疆都安定不下来,你如何背负北安将的称谓?如何去畅行你‘仲毅’二字的义途?即便你最初的小吏梦想,也要北疆安稳才得以实现,我说的不错吧!”

    一言中心,林秀沉然,看着二人纯正无杂的目光,林秀在躁乱中找到了方向,片刻之后,他起身道:“多谢二位兄弟,我明白了,明日,你等继续带队北进,我则绕道黎城,借些粮草!”、

    “你有多大把握?”

    看着林秀陡转即出的信念,赵源笑问,林秀稍稍思索,继而中气十足道:“尔等敬畏的北安将出言,怎么着也要十成把握!”对此,三人寂静瞬息后,皆心暖颜开!

    黎城。晨曦的第一束耀阳照在城中刻度杆子上,早有巡查卫打开城门,那些急着贩货的走卒客商们如蝗虫般涌进城内。

    黎城郡守府,郡守陈恪一大早召集黎城军政要员,在此商议初春播种及中都下发的青稞税、畜牧税改制。

    若以往年境况来看,这些官制根本无需考虑,直接推行即可,可是今年非同一般,先是北蛮南下,将北疆祸瑟的犹如破屋,再接着就是中都朝政暂歇,世子风流满天飘,一时间这些地方大员们战战兢兢,在保住自己的权力同时,更要擦亮眼睛,以免寸毫的疏忽,做了世风朝政涌流下的牺牲品。

    “大人,北蛮一战,黎城五千轻骑损耗殆尽,眼下北蛮虽退,可是刁民盗贼四野横生,为保黎城方圆百里安危,本指挥使建议大人抽调粮草器械,暂拨响银用来征兆青壮汉子,组建轻骑营,以卫安稳!”

    右手边座列首位,张祁之父,黎城行军都营总指挥使、轻骑营骑都尉张纪出声,陈恪本就焦躁青稞税制的下放征集,听到张纪的话,陈恪当即皱眉。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