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章破败

    年  “什么?不是他们?那会是谁?”

    “四尺独柄银锡剑!”韩明振声威渐沉:“众所周知,中都地界,佩剑最短为斜锋五尺,之所以这般是因为中都地势与北疆、河西、东州地域人口血缘相通的关系,成年汉子腰直臂长,因此造剑工艺大多在五尺乃至更长,可方才老夫府中护院言说,那青衫白衣汉子腰束四尺独柄银锡剑…放眼天下,唯有川蜀的人习惯使用四尺独柄剑,而在天雷珠案子出现时,偏偏蜀王入京觐见陛下,还加封二珠亲王爵…”

    此一言让景禹恪眉目嗔裂,不过瞬息,他的眼前浮现出景裕子那俊美秀丽、恍若天儿玲珑子的模样:“难道这一切…是他…他搞的鬼…”

    “殿下,或许我们都忽略了这个领封川蜀天国的小皇子!”韩明振叹声一句:“若非韩二的偶然发现,任凭老夫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一个不过加冠之年的皇子竟然也有问鼎心胸,想来着实可怕!”

    一时间,景禹恪沉默不语,似在思绪浑杂中抽身不定,片刻之后,他起身:“先生,即便四弟也有不安分的想法,可他已经离都归蜀,这中都风流,他又能掌控几何?”

    “殿下,或许他根本不想掌控,他要的就是乱,只要你和齐王、秦王殿下争斗起来,大夏四分五裂,待一合适时机,川军出山,以中皇之力收服你等,岂不是位进大统更直白的方法?”

    “哼…如此妄言,未免太过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崽子,本王还真没把他放在眼里!”景禹恪心绪已怒,韩明振不再乱中刺针,他道:“既然知道了混乱的根源,眼下当务之急是稳固自身,老夫心有两计,不知殿下愿行那个?”

    “先生大可都说?”

    “一是双虎搏蛟,二是坐毕上观!”

    “如何双虎搏蛟?”景禹恪稍有不明。

    “您和齐王不过双虎,而秦王为蛟龙,放眼天下,骁勇河西军,堪比陛下当年的金卫军,若是秦王统掌河西军,您和齐王与他敌对,有几成胜算?”

    “这?”景禹恪语塞,以秦王景禹寅当年随夏安帝北进草原,直逼曳落河黄金家族大帐时的战果,恐怕放眼天下,没有谁是景禹寅的对手。

    “先生,第二条呢?”

    “坐毕上观!只是这条就要看齐王殿下了,若他能够出力针对秦王,您大可暗中稳固自身,以备不测,可是以当前态势,既然蜀王殿下已经设计搅乱中都,老夫觉得这第二条计策实在难行,毕竟天雷珠案子连番刺激陛下,他是不会再放权给您和其它两位皇子时间了,即便退一万步讲,陛下选中齐王、或者秦王继承大统,您都是率先被驱逐的人,与其成为他们二人的敌手,不妨以一计行事,先决了军行实力最强的秦王,让后您与齐王缓缓徐来!”

    短暂的思索之后,景禹恪起身:“先生,您觉得,本王有多少胜算?”

    “三成!”

    “先生,您可真会打击本王!”景禹恪冷笑,饶是韩明振躬身一拜:“三成足矣,秦王已被罪己诏加身,你与齐王皆有三成机会,秦王三成,可他心性不足,必然失败,余下一成乃蜀王的观望,可他已回川蜀,只要不兵出西川,任由他观望去,所以老夫希望殿下尽快行事,齐王心胸妒腹,忌惮秦王,只要您与之妥协,同力除秦王这条蛟龙,他必然愿意,介时这中都地界上就没有能够威胁你的大敌了,那时,您只要步步逼迫,不出两年,天下易主”

    北平郡。

    从中都北进,林秀率部一连行进三天四百余里,总算到达北疆与中都地界交汇的郡城所在。北平郡位属黎城南面下阶小城,由于年前的北疆搏战,此处征役达十抽三,故郡城四野略显荒芜,二旬至四旬的青壮汉子已经不多见。

    当林秀率部在郡城外的荒林驻扎落脚,郡城县令已经带着一干府衙官差前来。

    离的老远,林秀就看到一黑面瘦小的四旬小老儿拖着小碎步跑来:“北安将在上,下官北平郡县府县令包同参见将军!”

    “包大人快快请起!”林秀赶紧单膝跪地,托起瘦小的包同。

    近前瞧去,林秀这才发现包同面皮清瘦,枯黄如蜡的脸几乎干瘪。再看身后的官差衙役,也都一个模样。

    “将军,按照官途军行规矩,大人北进至此,下官应该备下一些粮草,只是…只是…”包同话至半当,便难以说出,林秀看着眼前的境况,岂能不知深意?

    林秀笑道:“包大人勿忧,我此番北调,乃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故所带粮草充足,无需沿途官县补给!”末了林秀冲包同等官差道:“此刻已经日落,大伙急急赶来迎接,让林秀心下甚暖,故林秀略备粗饭,招待诸位!”

    入夜,林秀命刘磐将烘烤的肉块、干饼分食一些给包同,结果包同竟然吃着吃着哭起来了。这般模样让林秀等人莫名其妙。

    “包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包同咽下干饼,跪地道:“将军果然如传言般心善,如此本官实言道来,本官来此…实际…实际是求粮的…”

    闻此,赵源等人顿时皱眉,不觉中李虎、黄齐已经转身离座,去整合各自本队,刘磐则带着亲兵队压在众官差衙役周围,那股子警惕让包同等官差大惊。

    “你们退下!”

    林秀叱声,上前搀起包同:“包大人,若您肥头大耳,妄出此言,我定然下令将你拿下,可你枯干瘦黄,绝非那种鱼肉贪官,所以,我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

    “将军,自北蛮一战结束,北疆千里,如蝗虫过界,在战火糟蹋下,各地县乡早已没有存粮过冬,好些人都离开了,加之官家青稞税、畜牧税制不减,我等已经难以过活,此番听闻北疆骁骑龙驹北回路过此地,下官听闻将军国子学士之名,想着将军功勋卓著,定然能与黎城官家搭话,所以在此截住,恳请将军出面为我北平郡的乡亲说句话,让黎城官家开仓放一些粮,只要过了初春,待谷种下地,不出半年,俺们北平郡就能再恢复生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