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四章权风暗起

    管家畏缩稍许,道:“老爷,不是老奴搅扰,实则…”

    结果管家还未说完,一粗狂声音入耳,常羽诚抬头看去,一壮硕如人熊的黑胖子已经大步进入书房,举手投足间全是猖狂傲气。

    “常大人,若是有什么燥人事,不妨与在下说说,兴许在下能为大人解决一二!”

    “尔乃何人?胆敢到此放肆?”常羽诚怒声起身,一时间他须飘眉皱,宛如一只发狂的老狼。

    “常大人,你年岁长于在下,加之主子叱令,故在下才敬你三分,不然你以为在下会在此与你客气?”

    黑胖子张祁冷笑直视,目中精光如利剑般刺入常羽诚的心魂,一瞬间的愣神,常羽诚恍然想起此人,片刻之后,常羽诚冲管家道:“到外面守候,不准任何人靠近书房半步!”

    “老奴明白!”管家匆匆离开,关好屋门。

    张祁大大咧咧坐下,那股子糟粕粗俗之气让常羽诚心下怀困惑,为何俊美宛如玲珑仙儿的主子会收下这么个奴才狗。

    “大人,长祁连那个家伙入了海记商货行的暗股,此事你可知晓?”张祁一语直来,全然不给常羽诚思索空隙。

    “此事老夫知道!”

    “知道?常大人说的轻巧,长祁连乃卫桓的臂膀,而卫桓偏向齐王,长祁连更为齐王阶下臣,若是因为他的缘故,使得齐王发现商货行暗有其它势力,这个罪你可担的起?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脖子硬了,竟敢生出小心思?威胁主子?”

    话风渐冷,张祁目漏凶光,那股子杀意好似寒风冲涌,直钻常羽诚的耳廓,只是常羽诚能够做到散骑常侍这中枢官位,又在风起云涌的中都安稳几十年,本就不是什么庸才。

    面对张祁的威吓,常羽诚缓身坐下,那股子泰然自若让张祁心中不畅。

    “长祁连私自入海记商货行暗股,就是老夫亲手暗中置办,至于为何这么做,老夫全是为了主子的安稳,你个入位几日的毛头崽子,就敢在此吆喝老夫?真要担忧项上人头的也应该是你!”

    “哼哼!”张祁冷笑:“常大人,人嘴两张皮,说话如放屁,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出事怎么办?此番长祁连被陈定硕揪根出来,其子又亡命在分部商行货仓里,这事长祁连就算入狱,也不会罢手,况且陛下亲临都府衙问案,中书、太府、九门督司全都目盯此处,万一出漏子把主子牵扯出来,你打算怎么办?”

    “老夫就是身死也不会显露主子丝毫!”

    常羽诚硬气起身,他从旁边书架后的暗格中拿出一纸密令,递与张祁:“朝官在位,何人不贪钱?海记商货行乃大夏商行巨首之一,其眼红者不计其数,若独自占有,恐怕早就被查封!为保主子安危,老夫以狡兔三窟之计,暗中涉引各阁的高官入商其中,即便真出事,这些朝官背后势力就会先一步掺杂其中,介时混如江水的格局,绝对让主子如立泰山,而这才是主子想要的,不然为何要让你等狗奴才在江淮兖州城,私寻天雷珠入都?”

    话到这,张祁憋气于胸,常羽诚挑眉凌人:“张大少,你的所为,老夫清楚的很,所以,老夫劝你说话恭敬点,不然哪天稀里糊涂丢了狗命,就算你那北疆黎城内的骑都尉老子也保不了你!”

    “你…”张祁顿时怒然,可是在主子叱令下,再想到自己所途的前程,他只能压下燥怒,缓了一息后,张祁转怒为笑:“常大人,在下方才嘴碎,不到之地,您老多担待!”

    “哼!”常羽诚冷哼:“这密令上的人都是朝中各阁朝臣暗入海记商货行的明细,此番长祁连事出,余下这些必会心慌,乃至他们身后的势力也会受到影响,主子派你来,意思老夫明白,就是以此为毒心,扩散潮水,引起滔天波浪…”

    “常大人,没想到您谋略如此深远!”张祁恭敬奉承。

    “哈哈哈!”常羽诚放声大笑:“老夫为主子效力十余年,岂是你这崽子能够想象的?不过老夫之前也听过你一些消息,原本要亡命孔余期那些家奴之手,不成想一转眼便成为主子的座下奴,如此之能,才让老夫惊讶!”

    面对嘲讽的捧言,张祁嘿嘿一笑:“多谢常大人夸奖!既然大人早有谋略计策,不妨多透一句,告知在下接下来的动作…”

    常羽诚稍稍沉思,道:“此番发生都府衙的乱事,使得中书阁卫桓暂退其位,长祁连入狱,而半月之后就是吏部评定到来前,那时朝中格局必然会发生改变,如此你要赶在朝臣构架官位稳固前动手,给乱中再添一记大风,让火势烧的更旺,至于行动…首要目标就是国子司业韩成生和狱中的尚书右丞长祁连,只要二人意外身亡,其暗藏秘密公之于众,介时陛下不查都不可能,由此必能引出背后势力交锋…除此之外,议政司的邵安,中书阁的徐邈,这些人贪权进位,必要时刻,可以接触利用…”

    “多谢大人指点!”话落,张祁躬身一拜,快速离去。

    乾清宫。

    夏安帝卧躺龙椅,身旁,卫桓、徐邈束身待立。

    “这些事…你二人如何解释?”

    对于夏安帝的叱问,二人无法回答,面前,由陛下独权机构搜集来的密令让中书阁的两位肱骨心颤。

    “大人,长祁连入股商货行…老臣真的不知…”卫桓率先出言。

    “不知?”夏安帝冷声:“若是等你项上人头都不在了,你尽可说不知!”

    “陛下赎罪…老臣疏忽,老臣…”卫桓急身跪地,夏安帝一脸燥意:“起来吧,若非看在你过去的功绩上,在都府衙里朕已经将你下罪了!”

    “罪臣谢陛下开恩!”卫桓惊心瞬息,退身一旁,让后夏安帝看向徐邈:“陈定硕乃中都府衙首府官吏,看似位低,实则权大,他是你的门生,做了那么多出格事,你有什么话想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