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三章归心?诡心?

    “将军,军需批文已经置办妥当,顶多两日,就可派人前往中都府库领取…”

    乌正的答不应问让耿廖怒喝再起:“本将问你的话,你为何不答?”

    怒声冲耳,将威高压,可乌正依然面不改色,他沉息回道:“本将行事无错,为何没有脸回来?”

    “你…你…好…乌正,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成为骁武皇副将,翅膀就硬了…可以忤逆本将了!”

    耿廖愈发燥怒,乌正听此上前,跪地躬拜:“将军,末将受将军提拔之恩,才有这般位置,此恩永世难忘,可那林秀与末将也有斜坡林北杀蛮子的血情,此番他”

    语顿不出,耿廖心知,乌正肚明,他紧咬牙关,硬声道出:“林秀,是匹龙驹,也生的野马性子,可这并不能一厌定其命…陈定硕为人贪婪,将林秀荒唐入罪,末将…实在心生愧疚,且昨夜李虎暗中奔来,盯上末将时,末将已经知道,陈定硕不过鱼死抗争,根本不可能伤到林秀丝毫,故末将思忖再三,与之解其围,此也算绝了他与末将之间的沙场情义,事后他林秀不会不清楚,而我们临危退步,也好缓了双方的矛盾!”

    话到这里,乌正重声高出:“日后将军但凡有令,末将必将肝脑涂地,誓死不拒!”

    “啧啧…乌将军一番言说可真感人啊!”

    顾恺之看着乌正自演自说,当即借势打击,谁知乌正并不甩他:“顾参将若是闲得慌,大可出营快活,若是缺钱少银,直言说出,本将与你百两又如何?何须在此呱燥,做那扰耳鸟!”

    “你…”

    “够了!”耿廖怒喝:“一个个都硬实了,好,好,好,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末将遵命!”

    自始至终,乌正都心稳沉静,反观顾恺之,三言两语下已经漏出性情根子,着实让人厌恶。

    来到帐外,顾恺之大有纠缠乌正的意思,他清了清嗓音,戏虐:“乌正,此番你枉行其事,刺了将军的权威,日后你可得小心了!”

    面对顾恺之的威胁,乌正重重唾了一口:“参将还是小心自己吧,有些作祟行径,切莫让人发现,不然你就是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砍!”

    “你这混账…本参将何来作祟行径…”对于这般叫骂,乌正硬气转身:“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参将何需这般多糙屁…”

    话落,乌正大步离去,其姿态狂傲直接把顾恺之甩到几步外,而顾恺之也只能冲着空气发泄满腹怒火。

    骁骑营盘。

    林秀端坐在自己的将帐之内,刘磐小心翼翼立在身旁,面前,赵源、李虎、黄齐、林胜、林怀平几个弟兄围坐,短暂的沉静后,林秀道:“此事皆因我心软念旧情,被乌正巧言欺骗,才造此祸事,甚至让众弟兄们平白入了险途…”

    “秀哥,你这是什么话?”李虎出声:“咱们都是血浓到骨子里的弟兄,那耿廖拿将令押你,换谁也抵挡不下,要我说,咱们真该找个机会,把耿廖给…”

    “李虎,乱说什么!”赵源呵斥,压下这个油奸滑舌的兄弟,他稍加思量,道:“阿秀,此事虽然名为祸,可也实则看去,倒有几分福缘!”

    此话让其它几人不明,不过林秀与赵源交心深厚,不过瞬息,林秀已经明白:“源哥说的不错,北安将安北疆,陛下的谕言,不管从何理解,全都暗意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可是…”

    林秀顿了顿:“北安将是一个空职,并不在将列内,所以我不清楚北归后能调任何职何地?且我一人独衙庭,冲撞御驾,怒杀府衙官差,这些罪名陛下虽未明说,可罪行已下,我也认了,介时兵部刑罚调令下来,恐怕也不会好到哪去!”

    话到这里,林秀冲几位弟兄道:“你们沙场搏命,拼死换来这些军位,此番受我牵连,让我心下不安,只要你们愿意,我即可向帅师秦懿休书一封,求他给你们一个出路,介时你们可以留下去连亲王府任职,以图将来!”

    “秀哥,我跟你走!这格老子的中都,老子才不愿意待在这!”林怀平直言。

    “我也走,林秀,你生来将种命,一时的挫折不过是风吹雨打,算不了什么!”黄齐也挺身插话。

    如此剩下李虎、林胜二人,李虎稍加思索,笑嘻嘻的:“秀哥,自小你就是我的老大,往后你还是,所以这事不用多虑,咱们一起回临水…就是不知道某些人是否不愿意!”

    林胜斜目看来,冷哼一声:“胖子,有话直说,何必拐拐弯抹角?”

    眼看这对冤家又要顶起来,赵源斥声:“你二人都注意点,一起搏杀那么久,怎地还这般斗嘴!”

    末了赵源定下众人言:“阿秀,大伙都愿意回去,眼下关键是,你还任着骁骑营的营将,那三千来的弟兄也有不少临水县周边的子弟兵,他们肯定也想离开这,待兵部令下,你不如侧面旁问,若可以,将愿意回去的弟兄也带走吧!”

    “源哥,你这意思是?”林秀一时不明,赵源眉目微皱,随即叹息道:“北蛮一战,北疆地界犹如蝗虫过地,远在千里之外的东昌州都能贫穷到官家乱权搜刮银钱,咱们哪里能好到哪去?俗话说,贫贱生刁民,刁民乱世间,咱们既然回去了,就要稳下那里的情况,而没有兵力在手?临城那些狗官会出力么?根本不可能,且没有悍兵咱们这些悍兵根子撑着,何人会服你这个北安将?”

    听到这话,林秀浑然明白,随即,他起身披甲:“众位兄弟,即刻前往各校各队探听弟兄们的心向,而我,这就前往耿廖的中军大营,有些事,走之前要说个明白!”

    东华街,中阶朝臣的府邸集聚街巷,尽头尾巷,散骑常侍常羽诚的府邸。

    此时晌午刚过,年近五旬的朝官常羽诚坐在自己的书房中沉思,忽的管家来报,常羽诚怒斥:“我不是说过,不准任何人来打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