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七章獠牙2

    顾恺之示意收声,让后将一蜡丸递给小厮,小厮不做犹豫,从茶台后的隔间爬进去,待阁间门恢复原样,便没了踪迹。

    出了茶楼,顾恺之又绕了数圈,确定身后无人跟踪才去找乌正,结果到地方却被堂门小二告知乌正已经在一个时辰前离开,顾恺之皱眉,顿时觉察到不对劲,可是想起耿廖那般狂妄模样,他便将这般忧虑甩在脑后,摇摇晃晃回去复命。

    都府衙后庭。

    胡钰先是派彭城去府牢内护下林秀周全,免得陈定硕急中跳墙,做出杀人灭口的孬事,自己则偷偷离开都府衙,将事先准备的告罪书取回,待不备之需,结果他刚出后门,就被几个青汉子装进麻袋抓走。

    大约一刻后,胡钰被一股大力从麻袋中扯出,睁眼看去,数个青汉子正在盯着自己。

    “许沫,你个老小子,总算落单把你逮回来了,现在,把陈定硕谋害我家将军的事全都给老子说出来,不然老子活剐了你!”

    黄齐粗声,躬身抬臂,粗糙的大手直接揪起袋中人,结果袋中人急言:“尔等何人?本官乃都府衙中牧监胡钰,你们这般粗俗,想拿许大人作何?”

    闻此,黄齐愣神,一旁的黄玉明低声:“哥,你不会抓错人了?”

    “抓错?”黄齐愣神瞬间,胡钰挣扎起身,却被傅山、成坤二人按下:“几位这般精悍,莫不是林仲毅的部下?”

    此话一出,黄齐等人顿时愣住,那黄玉明心思急转:“哥,他在诈我们。”末了上去一脚,只把胡钰踹的老骨头散架。

    “慢着…几位慢着…本官拿性命担保,本官绝对不是许沫!”

    胡钰此番已经嗅到一些味,未免稀里糊涂被这些悍兵给解决掉,他急声:“诸位若是不信,大可看本官的腰牌!”

    黄齐皱眉思量时,黄玉明已经上前动手,从胡钰腰带下摸索出一枚铜制腰牌,细眼看去,果然不是许沫。如此黄齐一阵烦躁:“他娘的,怎地弄错了!”

    胡钰见状道:“尔等果然是林仲毅的手下!”

    “小老儿,你胡乱说什么?”

    胡钰暗笑摇头:“尔等青汉无需这般,本官能在陈定硕那龟孙手下讨活计,就不是什么庸人,况且本官平日行事端正,基本没什么仇家,而你们开口就是‘许沫、将军’的字眼,此乃唐突之言,稍有脑子就会猜出你们的来历!”

    “小老儿,再敢废话,老子宰了你!”黄齐心事被眼前之人看透,顿时急躁,饶是胡钰笑笑不畏:“本官再说一遍,本官与陈定硕非一路人,你们既然为林将军的事而来,我们不妨合计一番,若是同时发力,将陈定硕拉下官位,岂不痛哉?”

    “哥,眼下该怎么办?”黄玉明已经被胡钰悠的耳根子发软,可黄齐依旧警惕,结果胡钰暗笑:“既然你不信,那本官就再说一人!”

    “什么?”

    “骆平安!他乃本官同知好友,日前他的遇袭,丧生火海就是陈定硕干的,可本官没有直接证据,并不能与好友报仇,此是个机会,陈定硕聪明反被聪明误,从未想到陛下会莅临都府衙,亲问天雷珠纠葛,只要陈定硕暗自作祟的行径败露,你们将军自然无事,可若被陈定硕巧言诡辩,坐实罪名,那时,你们纵然杀了本官,也无济于事!”

    “你…”黄齐一时无法应答,饶是胡钰大喝一声:“本官说的还不清楚,本官是偷偷溜出来的,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许沫那厮早就怀疑本官,此时本官借着尿遁外出取陈定硕的罪证,你们若不愿随之,大可滚蛋,若是扰了本官的计划,不单林将军脱罪不了,你们也好不了!”

    怒声中,胡钰将官威气魄发挥到极致,如此让心性稍加稚嫩的黄齐转攻为守,末了他道:“我等随你去取罪证,若是你言话有假,我们定然不会放过你!”

    庆亲王府,得知林秀麾下林怀平请令,南宫保匆匆出府,结果半道上碰到了秦宇至。

    “秦兄,你这是?”

    南宫保急问,秦宇至指了指身后的林胜:“仲毅这小子被抓了,还牵扯进天雷珠的案子,若是一个不小心,可就是掉脑袋!”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南宫应声。

    秦宇至叹了一息:“当然不会那么简单,中都风流,是非之地,这些北疆的男儿,家父心安北疆,不愿他们就此挫灭,唉….”

    说罢,秦宇至、南宫保二人奔向都府衙,来到都府衙,老远就看到府衙前的御驾,秦宇至、南宫保二人整了整衣冠,让后冲林胜、林怀平道:“你二人切莫多言,若是出了差错,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林秀!”

    都府衙内,夏安帝一时听得心燥,见此,黄安叱令:“陛下辛劳,暂歇数刻,尔等庭外候着!”

    一言令出,卫桓这些朝臣纷纷退出来,那陈定硕避开小金凌这些内侍,走到许沫近前:“你立刻去府牢…”

    待陈定硕话落,许沫顿时大惊,奈何周围有人,他并不敢惊出声来:“大人,你这是?”

    “快些,若是让那家伙上堂对证,但凡稍有疏漏,本官就完了,可他谋杀长祁连之子乃成定局,只要他不说话,本官有把握让他们成为替罪羔羊!”

    “可是…”许沫害怕,想要说什么,却被陈定硕狠言威压:“可是什么?本官若倒了,你觉得你能闪身其外?别做梦了,只要过了这个坎,本官位进中书阁,介时,你就是这都府衙常丞!”

    听着这些,许沫压下心底的害怕:“下官明白,下官这就去!”

    府牢内,林秀盘坐在囚室内,由于之前的情况,牢头们再也不敢对林秀做些什么,这时,许沫匆匆进来,牢头赶紧迎上去。

    “你们去把里间收拾收拾!”

    “大人,里间没有犯人?为何要收拾?”牢头不解。

    “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许沫呵斥,牢头带着几个牢兵向监牢里面走去,见此,许沫冲身后几个衙兵道:“平日大人对你们不薄,现在是你们表忠心的时候!”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