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五章出锋15

    听得伍子阕的浑言,邵安当即皱眉;‘老匹夫,你为何脱出此言?难不成你与卫桓还有什么交际?’暗自思量中,邵安斜眼扫目伍子阕,可这老东西如滕树般低沉,让人瞧不出寸毫疏漏。

    至于风口浪尖上的卫桓,在伍子阕说出这话后,顿时心暖,暗出谢意。毕竟在场的都是大夏金字塔尖端人物,谁人没有几分能耐?虽然伍子阕看似说了一番毫无用处的浑言,可以夏安帝所位思虑,就能品味出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有人在刻意捏造海记商货行与天雷珠案子的事况根由,其甚至还有搅扰朝阁稳固的之嫌疑。

    一时间,小小的都府衙内冷风不断,暗流汹涌,夏安帝目看伍子阕,而后缓缓起身,一众朝臣赶紧跪地,在这功夫中,夏安帝目光落在太府阁首府邓宫身上。

    “邓宫,你既然来了,为何吱语不言?日前你不是还向朕请令,为你阁中的少监火案寻公道?毕竟他是奉了朕令,调查天雷珠案子才出的事?”

    夏安帝直言问来,太府阁首府、京兆牧邓宫无处可躲,当即缓口气道:“陛下,老臣起初心怒贼人阴杀我阁官员,事先也曾想上奏求令,可是看到中书、议政、都府、九门四处情况复杂,犹如盘根缠魂,老臣不愿陛下因此过度费心,故暂不请令!”

    “你还算有心,不像这些人胡乱行事,一股脑的把所有乱事扔到朕面前…”

    对于这话,卫桓、陈定硕、伍子阕、邵安四人心下不一,甚至于陈定硕偷偷抬头侧目,想要观望瞬息,结果却被内侍总管黄安一冷眼瞪下。

    在陛下亲理此乱案时,都府衙庭外,许沫、胡钰、彭城等一众衙官跪拜候等,听得方才的急声乱言,许沫眉思紧皱,胡钰反倒舒缓稍许,末了他冲一旁监管的内侍小金凌道:“大人,下官内急,想要小解…”

    小金凌眉挑三分,道:“陛下在里面为你们的杂案费心,你却想要方便,成何体统…”

    “大人,小的幼年被野狗惊吓,但遇紧张时,就控制不住…”

    一语自嘲,小金凌不屑笑声:“如此无能,大人日后前途难入高位啊…”

    “嘿嘿…下官能做到衙官,早就知足了!”说着,胡钰面色急红,继而变白,想来尿急憋腹已到极限,若是在此污秽行之,恐有扰驾的之危?想到这小金凌一脸躁烦:“也罢,你去去快回!若是出了其它差错,咱家不与你担着!”

    “下官得令!”胡钰起身,结果一不留神,险些脚滑摔倒,一旁,彭城赶紧搀扶,如此彭城与许沫一同离去,许沫看之皱眉,也想借口离开,可是一个理由岂能用两次?

    “大人…您怎么样了?”

    彭城焦急,谁知胡钰来到茅房僻静处却恢复原样,他急声道:“你立刻去府牢,看好林将军,切莫让牢头等人暗中作祟!”

    “大人,出什么事了?”

    “方才庭内乱言,九门督司、中书阁、议政司、太府阁互不一统,从本官眼下掌握的消息推测,陈定硕把林将军陷入天雷珠案子,无非两点深意—除了扰事的对头,给自己加官进爵,只是他失误在即,没有算到陛下会来亲问,且我知道他的为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未免急中生乱,他一定会对牢中得林将军动手,到时来个死无对证,再死咬中书阁尚书右丞的暗股之事,介时就算陛下明察,也难以公道,所以,我绝不能便宜了这个老混账!”

    “属下明白!”彭城得令急急离去,到这里胡钰才暗自出了口气:“陈定硕,你这个老畜生,暗中谋害本官的同知好友,这个仇,本官一定会还给你!”

    “咳咳咳”

    蜀王府,景裕子身披貂裘端坐卧榻,由于气息暖凉不一,他时不时会轻咳数声,方才,夏安帝匆匆离去,让景裕子心下不暗,这时,韦月奔回,景裕子低声:“出什么事了?为何中书阁的首府会随驾来此?父王的御驾回宫了么?”

    “殿下,天雷珠的事被摆上台面了,那都府衙常丞陈定硕查到海记商货行暗股之人有中书阁尚书右丞长祁连,其子长耀生更无辜亡命在海记商货行,另扯带进风头劲胜、皇城操演两阵搏胜的骁武皇小将林仲毅,如此中书阁、骁武皇全都搅扰进天雷珠事况,让陛下如何安心?”

    “原来如此!”景裕子应语自声,待景裕子心下沉思时,韦月稍加思量,近前道:“殿下,此事一出,齐王、秦王、燕王三位殿下定然安稳不了,据奴下暗探得知,那长祁连虽然是中书阁的官,可暗地里却也与齐王有些关系…”

    景裕子微微皱眉:“三位兄长如何本王无心去理会,可是本王的安稳,却不容许任何人搅扰!”

    “殿下,您的意思是?”韦月稍有不明。

    “本王来中都已经月余,是时候回川蜀了!”景裕子起身,韦月近前搀扶侍奉,景裕子稍稍思忖,道:“近来那个归顺的黎城大少还在中都么?”

    “殿下,您说的是黎城骑都尉之子张祁吧?那家伙一直在中都,平日除了烟花酒乐,就是斗鸡聚赌,即便这般花天酒地样,可日前却与孔余期手下四邪之一的施风发生矛盾,二人搏命,施风险些被那大少宰了!”

    “他一个将门子弟,若没几分胆气能耐,恐怕早就死了!”

    “也对,不过天雷珠的事,他做的还算不错!”韦月一时嘴快,引来景裕子的冷音,如此把他的吓的跪地:“殿下,奴才嘴拙…”

    “祸从口出,记着!”景裕子低呵一声:“传令给张祁,让他去找常羽诚,把海记商货行的尾巴除干净!”

    中都北城。

    “源哥,咱们弟兄都做好准备了,若是陈定硕那老杂毛真要拿秀哥开刀?老子活劈了他!”

    李虎噪声,此言更得黄齐、林怀平、刘磐等人的赞同,只是赵源却叱声:“胡闹!”一声叱呵,李虎等人赶紧闭嘴,末了赵源看向林胜:“秦亮、孙德水、鲁兆风、周玉勃、胡子兵这些人的罪供准备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