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六章出锋6

    屋内,火烧集聚的烟气还未散尽,那烟尘中人影晃动不定,彭城大喝一声,箭步打去,那人影虚晃不定,加之烟呛气衰,一个照面就便被彭城打翻。

    待衙兵上前将其拖出来,这人还迷迷糊糊,无法起身,且他黑乎乎的烟熏模样几乎让人瞧不清原貌,许沫见状,冷声:“贼人,胆子不小啊,敢火烧海记商货行,袭杀九门督司巡查卫,如此行径,莫不是在消除什么痕迹?”

    随后一衙兵提来一桶冷水,冲着黑人泼去,待面皮上的灰迹洗刷掉些,彭城看之愣神片刻:“你是…”

    “彭佐捕,你认得他?”许沫挑声。

    “大人…他不就是参加中都皇城操演的骁武皇小将么…”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饶是林秀也被冷水激醒,待他看清眼前的一切,顿时惊然:“你们是谁?我在那里?那贼女呢?”

    胡乱的言说让彭城皱眉,且事发突然,情形混乱,林秀心急,想要起身,恍然的一抬胳膊,竟然从左臂袖囊里飞出一根弩矢,虽未射中任何人,可依旧吓的许沫等人后退惊嚎:“抓住他,抓住他…”

    许沫惊嚎,几个衙兵抄拳上去,不由分说,将林秀砸昏在地,一衙兵近前察看,这才发现林秀的袖囊里竟然绑着一只续弦待发的臂弩。

    “没想到军途盛传威名的龙驹小将竟然暗中行此龌龊事,实在让人大跌眼睛!此真是应了那句笑言…世风无常,畜披人皮,端行人事,实为畜行的肮脏…”许沫惊魂自说,身后十几个衙兵也纷纷应声。

    可佐捕彭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且这个时候那察看林秀衣甲是否还藏有其它暗器的衙兵又道:“大人,林将军的腰带里有封密书和银票!”

    “大人,这屋里角落还有尸首!”

    同一时间,两声响起,许沫当即叱令彭城将林秀绑起,自己奔到屋内,细眼看去,在仓房角落,一尸首头歪一边,口吐白沫而亡,且他的胸前也插着一根弩矢…

    北玄道将帅府邸的偏将院前,刘磐焦急不安,林秀一夜未归,李虎又言危语,一时间几乎把刘磐吓死,若林秀真因为自己没有肃卫近前而出事,他就是自尽也顶不了罪。

    当李虎、黄齐二人的身影从街巷尽头奔回,刘磐快步迎上去,还未开口,那疾驰近前的李虎当即一鞭子抽上来,刘磐不敢硬顶:“李校尉,将军他…”

    此时李虎满头大汗,一双牛眼几乎撑裂眼眶:“该死的…你为何不跟着秀哥…”

    面对怒骂,刘磐只能低头认罪,一旁黄齐看不下去,他抬臂拦下李虎:“此时发怒无用,必须探清消息,若真是陈定硕与耿廖合谋坑害将军,你就是在这宰了刘磐也没用!”

    “狗娘养的杂碎!”

    李虎暴躁咒骂一声,拨马向城外奔去,至此,刘磐才捂着肿胀的面皮,低声:“黄校尉,将军他到底怎么了?”

    黄齐虽怒,却保持着理智:“陈定硕暗通耿廖,设下酒宴计引将军独去,半路行龌龊事,现在,将军现身海记商货行人命现场,已经遭都府衙抓捕,关进都府衙府牢!”

    “这…这…”刘磐听之急怒交加:“我就知道有鬼,那乌正昨夜等了几个时辰,强行要让林将军去,我要跟着乌正不让,将军看我有伤在身,也让我留下…没想到…”

    “罢了罢了,林秀心善,自己弟兄,他从未过度要求,你也无需自责,再者言,出了这事,定然是耿廖和陈定硕设计好的,我们盯查不利,没有发现,你当时若去,怕是第二个边洪!”

    说到这,黄齐低言:“现在,让参加操演的骁骑弟兄出城回营,切莫让他们知道这事,我不想看到弟兄们兵变,那样你们就是真的害了林秀!”

    “累死我了…小爷…小爷,咱…咱们歇会吧!”秦亮面皮发黄,舌头伸的老长,一语飘出,他便累瘫在地,再看周玉勃、胡子兵等人,也都一个德行。

    此时,林怀平、林胜等麾下弟兄已经奔逃一夜,由于捕头被杀,东昌州郡守下令巡查搜捕所有前往中都的道路,为躲避官家狗的追捕,林怀平、林胜只能下了官道,从山林路穿插回中都,可是山林路崎岖,实在难走。

    听得秦亮的呱燥,心累疲惫的丁尧抽刀上去,打算以威杀吓唬秦亮:“起来,敢在这装死狗,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可是秦亮真的劳累过度,几乎到了宁愿挨刀子,也拖不动笨重如灌铅水的双脚,林怀平看到这,噎着粗气道:“也罢,休息一会儿,以郡城府衙那些官差杂碎的尿性,他们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了!”

    西山大营,骁骑营盘。赵三几乎跑死两匹马,终于在晌午时刻奔进营盘,只是他来不及喝口水湿润几乎冒火的嗓子,便奔进赵源的营帐告令。

    “源哥…骆平安已经保住性命,我让几个弟兄继续护卫他,这…这是他交给咱们林将军的…是关于海记商货行暗股朝臣的消息…”

    赵源接过赵三递上的私密布书,只看一眼,赵源后脊便飘过一股冷风:‘海记商货行暗股…中书阁尚书右丞长祁连…国子司业韩成生…户部司农丁奎…’

    “怪不得那陈定硕会刻意陷害骆平安,将他这个太府少监拉进狗屁天雷珠的案子…这么多大员暗中参股,若没有一两个皇帝近臣撑根子,单凭一个陈定硕,他贸然搅入…即便查出结果,也是掉脑袋的命!”

    赵源惊愕之余,还未出令行下一步,赵三再道:“源哥,我回来时,在东昌州前往中都的官道上,碰到了一些东昌州的哨骑差役,听他们说,东昌州郡城府衙的捕头被人杀了…还有十多个捕快…眼下整个东昌州地界已经戒严…我寻思着林怀平、林胜不是在东昌州暗查那郡守与陈定硕的龌龊罪行么…这般狠手事…会不会是林胜那个疯子干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