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四章出锋4

    一  此话刚出,并驾而行的林秀忽然勒马,乌正回首看去,林秀看似酒晕迷离的牟子却异常清澈,其中似夹杂着愤怒。

    “乌参将,你…让末将惊讶,短短数月,你竟然变成这样…辽丘一战,耿廖怯战,私自撤退,使得右军一万多弟兄被抛弃在蛮兵的刀斧下,那难道也是将途兵道?”

    “林秀,此时非彼时,你为何总揪着过去不放?”

    乌正语气骤然强烈,饶是林秀心火蔓延,他缓息高腔,其中的沉韵更让乌正难以应答:“数千北地汉子,为了大夏血战亡命,可那皇犬仅仅一个‘退’字,就把几千条人命送进阎王殿,连个渣子都没有,敢问这般肮脏龌龊的将途兵道…就是你等所为的攀进之路?”

    听到此话,乌正顿时目瞪充血,死盯林秀:“林仲毅,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别太放肆了!”

    “那又如何?事实如此,天怒人怨,为何要刻意摒弃扮做无知,为何?”

    一声更比一声高,一言更比一言威,眼看话崩,乌正气的浑身颤抖,这时,一语惊嚎从富春街的偏道巷里传出:“救命…救命啊…”

    闻声,林秀嘲弄放笑:“乌参将,此声定然是宵小蟊贼酒后寻乱,在这你我就此论一言,若与尔等将途差之千万里的事,你做还是不做?”

    “林秀,本参将不与你乱言,但你要清楚自己的根子在哪?现在赶紧走,耿将军还在等着你我!”

    “怎么不应言?哼哼!”

    林秀冷笑:“巷子里的龌龊事乃下流之行,管,无济于将途,不过是人义理途而已,搞不好还会惹一身骚,不管,大可无恙,安然离去,以你当下之心态,你将作何选择?为何不敢回答?”

    面对林秀嘲弄的笑,乌正面色铁青,他扯缰勒马,最终忍耐不下,抛言离去:“林秀,仲毅二字沉如泰山,杨茂给了你这个字,是想你以才武背负它…可本参将倒要看看,你那稚嫩的脊梁够不够硬,能不能背起这义理道途!”

    “哈哈哈…!”斥言相冲,林秀大笑:“我抗不抗得起,自有刀锋应之,你与那皇犬终归是将途中的一粟,让人唾弃,更让我瞧不进眼里!”

    呵声之下,林秀抽刀纵马,向呼唤声奔去,殊不知独自离开的乌正未行多远便停下坐骑,他回首看着远去骑人背影,恍然间,他的心被什么刺痛一下,可是耿廖的许诺、将途高位的诱惑就如洪浪翻滚,在无觉无知中,早已把他刺痛的伤痕冲荡抹平。

    短暂的沉寂后,一骑从暗处奔至乌正近前,乌正沉声:“野马入套,回告将军,可以让陈定硕动手了!”

    “你走开,来人啊…救命啊…”

    昏暗的街巷,一单薄的身影,一刺耳的贱笑,随便用脑子想想都知道在发生什么,当贱笑的主人扑向惊惧颤栗的身影时,一骑奔来,伴随着威吼,那将发生的肮脏事犹如风摧朽木般被破碎掉。

    林秀此番心火冲涌,乌正,这个与他同战斜坡林的老校尉竟然变得如此贪权忘义,甚至比那皇犬还让人憎恶,在酒气怒火冲荡中,林秀紧握刀柄,纵马冲向贱笑杂碎:“尔等畜生,粗鄙腐朽,活之有何用处?去死!”

    怒嚎惊惧同时彪出,黑夜里,寒光瞬闪,热血飞溅,继而是贱笑亡命,惊声大嚎,闻着那腥涩之味,得以释放躁动的林秀首次感受到怒杀的畅快,只是结果并非平日所想。

    那被救的女子非但没有怜悯谢意,反倒借着林秀近前查探安危之际,甩臂抛物,瞬间,一股迷离之气扑面袭来。

    “混账…贼人…尔….”

    林秀燥骂一声,当即后退,可下一息后,恍若泰山压顶般的沉意冲头涌身,林秀想要控制身躯,拨马逃离这昏黑之地,可是迷药强劲,不过瞬息,林秀气力消散全无,随着手脚无控,头晕目眩,他直接栽下坐骑。

    至此,那看似娇弱的身影陡然微寒四起,近前两步,女子看着昏死之人叹息:“唉…如此青俊之才…可惜了…”话落,数个身影从街巷尽头奔来,女子当即转身离去,至于落马的林秀,则被这些人装入麻袋拖走。

    深夜,都府衙周围,李虎、黄齐二人带着十几个骁骑弟兄将都府衙前门、后门盯的缝隙不漏,只是让李虎奇怪,自晌午时刻,陈定硕进府,直到现在都不曾出来,甚至来连外通的手下都不见动静,这与之前的作息行径差别甚大。

    “黄齐,这老鬼怎么如此安生?”

    “会不会咱们有疏漏?”黄齐疑声:“可是前后门,小道,后墙都安了弟兄,没有发现!”

    “不行,我得回去禀告秀哥!”李虎思索片刻,心虑不能这么被动,便急急离去,半刻后,李虎快马奔至林秀的暂歇落脚的北玄道将帅府邸偏将院子。

    “秀哥…秀哥…”李虎大步进院,呼唤未落,刘磐出来:“李校尉,将军不在!”

    “不在?你蒙谁呢?起开!”李虎怒然就冲,结果刘磐急言:“李校尉,将军真的不在,半个时辰前,将军随乌正参将前往满祥楼赴宴!”

    “赴宴?深更半夜赴谁的宴?莫不是去坟头赴鬼宴?”

    “不是鬼宴,是耿廖将军的宴!”仅此一言,李虎顿时一愣,让后连声:“谁?”

    “耿廖!”

    愣神思量,三息后,李虎骤然大骂:“你个蠢货,耿廖是谁你难道不清楚?他对咱们骁骑营就是鸡啄黄豆,永远是尖头下来,格老子的,怪不得陈定硕今日这么安生,原来是瞄秀哥的矛头去了!”

    “什么?李校尉,你说什么?”

    李虎的怒言把刘磐吓的脸色煞白,可是李虎心急,也不与他废话,转身奔出,结果在街巷奔行时,数队衙兵匆忙过去,如此态势更让李虎心下不安。

    “兄弟,出什么事了?”李虎追上一人急问,可是那衙兵根本不搭理他,一时间没有思绪,李虎只能先去找黄齐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