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二章出锋2

    一  “周哥,你在这作甚?”

    牛锆惊愕蓦然,结果全崇、丁尧二人已经从墙头跃下,借着黑夜以突袭之利,将牛锆身后的几个团练弟兄打翻在地,余下三个要逃,周玉勃顿时急声:“牛锆,让他们安生,不然别怪老子不讲情面!”

    刀锋逼迫,牛锆心怕,故急言回声,那三个团练也都是痞子货,压根没有反抗的种,故一言之下,三人老老实实呆在原地,全崇、丁尧二人顺势冲上,撂倒三人。

    “周哥,有话好说,我虽然去了团练营,可我依旧记得你的好!”牛锆看着脖子上的刀刃,心有胆怯的说,周玉勃闻此,收回腰刀。

    “牛锆,你跟过我几年?”

    “周哥,五年!”

    “哥这几年对你如何?那些衙兵捕头、巡防小校又对你如何?”

    看似怀旧的言语,牛锆思绪一转,疑声:“周哥,小弟当不当的说句话?郡守大人为何要下令抓你?”

    周玉勃皱眉瞬息,直言:“因为我偷了他的书信!”

    “啊?”牛锆再度惊然:“周哥,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这是自找死路!”

    “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家狗….何时走过安稳的活路?”似怨似怒的哀叹,让身后的林胜眉角抽动,他近前冷声:“废话少说!”

    周玉勃心下一抖,赶紧扫去心中的忧愁,点头换腔:“牛锆,眼下老哥为中都将军行事,出了些差错,你帮哥一次,哥不会亏待你!”

    周玉勃怕牛锆胆怯不敢,又赶紧言承一句:“陈郡守得罪中都的某个将军,位子不保,待此事过后,哥在中都立稳脚跟,你大可投奔哥,这笔账只要不是蠢猪,怎么算都比明白,结果要比在团练营被人当狗使强的多!”

    牛锆听到这话,心中焦灼万分,应承?他胆怯,不应,瞧这态势,恐怕周玉勃会立刻宰了他。

    “方才你被一个小小的衙兵捕头糟践成那样?连个屁都没有?牛锆,你扪心自问,就不想报仇?你帮哥出城,哥为那将军行事,介时将军灭了陈郡守,不也替你出气了?”

    周玉勃见火吹风,几句话之后,牛锆使劲咽下一口,道:“周哥,我尽力,成不成,看老天!”

    半刻后,牛锆带着四个弟兄急急奔向城门,那衙兵捕头皱眉嚷声:“牛屎蛋子,你他娘的做什么?老子不是让你沿街巡查?十几条街面,你这一个时辰不到就完事了?糊弄谁呢?老子告诉你,眼下非比寻常,你若不老实,小心你团练队正的位子都不保!”

    牛锆听之心气,可人在其身下,不得不低头。牛锆奔到衙兵捕头近前,点头哈腰道:“爷,小的…小的…”

    “你这废物屎蛋子,不会把气屡直了再放屁!”

    “方才我们在街巷里发现一小杂碎,他看到周玉勃一个时辰前出城前往西林村,好像是找什么人…”

    闻此,衙兵捕头探身抬臂,揪住牛锆的外衣疑声:“你确定?”

    “那还能有假?”牛锆故作疲惫:“那小子是周玉勃小相好脂儿所在风月楼的小厮,今天晌午周玉勃还在那鬼混,这小厮瞧的清清楚楚,且周玉勃酒中醉言,还说什么用书信卖给什么大人换些银钱…结果不过两个时辰,咱们就得到郡守急令,且小的还听说参事下令,谁能抓到周玉勃,赏银百两,捕头,这可是个机会,咱们赶紧去,抓到了可就是十几日的花酒钱…切莫让其它人抢先了…”

    一句话激的衙兵捕头心痒,故衙兵捕头当即叱令:“你们几个跟我去西林村,他娘的,这顿花酒银,老子要定了!牛屎蛋子,带路!”

    由于衙兵捕头心惦花酒银,故没有注意牛锆的几个团练兵有些异样,一行人出了西城门,大致走了二里地,衙兵捕头忽然停下脚步:“牛屎蛋子,是哪个大人下的赏银令?参事?为什么我这个衙兵捕头没有得到消息?你反倒得赏银令?”

    听此,牛锆心下一慌,这要说这赏银令根本就是胡言,不待他急思开口圆话,身后,一语低沉传入衙兵捕头的耳廓。

    “老子下的令!”

    “谁?谁说的?牛屎蛋子,你他娘的团练兵都这么嚣张…糊弄老子是不?”衙兵捕头顿时气急,还未动手,牛锆身后,林胜扯掉头上的团练风帽,抽刀冲身,箭步杀来。

    见此,衙兵捕头顿时惊颤,目瞪如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团练杂碎们怎么变得这么勇悍?也就眨眼功夫,衙兵捕头只觉得眼前寒光闪过,随即喉管处湿热喷薄,他想要说什么,一股劲,却喷出一口浓血。

    “唰”的刀出横斩,林胜这一刀几乎把衙兵捕头的脖颈砍断,看着他歪倒后仰的尸首,林胜血性大发,狰狞扫目,身后,丁尧、全崇二人也扯去伪装,面对十多个捕快,三人犹如恶狼扑食般冲向眼前的羔羊,如此只把周玉勃、牛锆二人看得呆傻。

    十多个捕快目看捕头瞬息亡命,惊魂过后,才想起抽刀抵抗,可是眼前的三人乃北杀蛮兵的悍者,他们这群不经战事只会欺负老百姓的家伙怎能抵挡的下?三息过后,一地的尸首,林胜喘息,右臂挥甩,横刀血散溅了周玉勃一脸:“怎么样?老子的刀够利吧!”

    听到这话,周玉勃惊诧的心魂才算回来,不待开口,一旁的牛锆已经跪地干呕,瞧此,丁尧、全崇二人戏虐唾言:“就你们这德性还他娘的保乡团练?真碰上盗贼悍者,绝对一群等死的料!”

    话落,小道方向奔来一骑,林胜看都不看道:“平弟,不是让你看着那三人?怎地跑来了?”

    “胜哥,你这动静可闹大了!”林怀平看着满地的尸首,燥心沉声。

    “大就大呗,一群无能的废物,再大也大不过蛮子!”

    林胜收刀,冲周玉勃道:“走吧!”至于那无能的牛锆,林胜嘿嘿一笑:“兄弟,这是赏你的,趁着官家狗没到,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