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章荣勋22

    一  听此,卫桓领命,殊不知今日这番看似邈如炊烟的皇臣言,却为大夏今后几十年的边塞安稳,树立起一面无法摧毁的护国之墙。

    东昌州郡城外,林怀平看着日渐漆黑的天色,他心里越发不安。

    “寇宝!”林怀平低声。身后当即闪出一人:“校尉!何事?”

    “林胜这么久没有出来,那郡城门前也增添了衙兵、巡捕,怕是出事了,你在这看着秦亮三人,我去探探情况!”林怀平说罢欲走,寇宝拦身:“校尉,我去吧!”

    “做好你的事!其它无需多管!”

    听此,寇宝只能回身,与几个骁骑弟兄好生看管胡子兵、秦亮和风尘女子脂儿三人。

    那秦亮眼瞅着天色黑下来,东昌州西城门道方向巡捕衙兵显有增多趋势,他便小心翼翼来到寇宝身后:“小爷,咱们怎么还不离开这?我这探察追杀骆平安失败,数日无消息,陈定硕定然警觉,他稍理思路就能想到东昌州,万一他下令东昌州府衙防备彻查,那个陈郡守再派兵戒严,咱们可就危险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寇宝顿时呵斥,不待秦亮说出下个字,他已回身发力,伸手卡主秦亮的脖子:“若非我家校尉心善,以林胜那个疯子的行事方法,你早就死了,眼下老子烦的很,你再敢多言一个字,老子立马割了你的舌头!”

    秦亮被寇宝吓得收声泄气,待寇宝松手,他连滚带爬回树根前老实坐着,连头都不敢抬。

    西城门前,十多个衙兵仔细盘查着过往行人,眼瞅天黑,行人越发稀少,一旦过了亥时,城门就会关闭,介时就是全城禁夜令。

    在西城门城郭内向不远处的民房巷子里,林胜看着愈发严峻的境况,眉皱如川:“格老子的杂碎,那个画痴陈郡守怎么行事这么快!”

    “小爷,肯定是他发现我偷物的痕迹了,瞧这态势,今夜恐怕出不去了!”

    周玉勃小声低语,结果林胜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着?听你这意思是后悔了?还是不想走了?”

    “小爷,我只是忧心咱们的处境…”

    周玉勃被林胜盯着心下慌乱,饶是林胜冷笑:“害怕你可以回去,告诉你那官老爷,把所有的事都说了也无妨,但老子想说的是…你看看他是先来抓老子?还是立刻宰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腿子…”

    话虽难听,可是实理,周玉勃因为一时疏忽胆怯已经走错路,这东昌州…他是绝对待不下去。

    在林胜寻找出城机会时,一队团练兵向城门奔去,由于团练兵大多是地痞无赖,故而在衙兵、巡捕、哨骑这些正经官差眼里并没有什么尊严可讲,此番陈郡守令下突然,团练兵平日拖沓成性,故前来执令晚了片刻,还未到跟前,就被城门当值的衙兵捕头糟践叫骂,其脏言堪比日牲口,可身位相差,这小队的团练队正根本不敢应声。

    片刻过后,团练队奉城门衙兵捕头的命令,从西城门民房巷子街角处开始沿街巡查。

    周玉勃瞄眼瞧去,发现这团练队正是自己以前的手下牛锆,因为得罪府衙参事,被下罚到团练营。

    周玉勃稍加思索,冲林胜道:“小爷,眼下小的有个法子能出城,就是不知小爷敢不敢行?”

    “哼哼!”林胜冷笑:“爷在北疆沙场搏战,宰杀蛮子不下百人,尸身血海都没吓倒老子,你个不入名的郡城校尉能用什么招吓到老子?别忘了,你那脂儿姑娘可在城外等着你呢!”

    闻此,周玉勃使劲咽了一口,待他稳下心神,目转那队逼近所在街巷的团练兵:“那队正是我以前的手下,可以利用他们出城!”

    “他娘的狗杂种,不就是郡府兵么?老子以前还是哨骑小校呢?牛什么,让老子找到机会,老子非要锤死他们!”团练一队队正牛锆骂骂咧咧,身后,七个弟兄吱语不敢言。

    当牛锆带着七个弟兄进入街巷后,由于巷子漆黑无光,牛锆暴躁道:“他娘的…老子不提醒一声…你们就不会点着火把?”

    “牛哥,弟兄们走的急,没带火引子!”

    一团练应声,结果窝火的牛锆回身一脚踹上去,算是发泄心口的窝囊气。只是让牛锆没想到,自己骂声未散,十几步外的瓦房街角处,一点烛光微微燃起,牛锆当即大步走过去:“哪家的夜猫子还在这流逛?滚过来借老子燃个火把!”

    街角后,林胜听着叫骂,冲全崇、丁尧二人示意,二人跃身攀上身旁一人高的土墙,那周玉勃缓了气息,手持火折子晃身出来。

    “牛锆!”一语低沉,牛锆愣神,须臾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周哥?”

    中都玉环街,此时掌灯初挂,街面上行人依旧,两旁的酒肆飘香,妙音不断,一些心欲急躁的汉子们若是忍耐不下,便会攥着荷包走进欢乐乡。

    在一处小酒肆里,诸遂风、史进二人端坐角落。

    “诸兄,别气了,来,你我饮一杯!”

    史进冲面前的诸遂风道,可是诸遂风白日里被殷破挑明狠语,眼下又输了操演,闹不好他真要离开九门督司,可是自己背后无根,一旦离开眼下的官阶位,又能去哪呢?

    想到将来无望,诸遂风怒火彪出,“啪”的巴掌拍下,由于力道过猛,这一巴掌直接将四角桌拍出几道裂痕,险些松烂,且巨大的声响引来其它酒客张望。

    可是史进身穿九门督司司阶官服,他起身威吓,那些酒客自知官家惹不起,当即低头,甚至有些人起身结账,换地再饮。

    “想我诸遂风北疆军途历练十年,从一个普通的步卒兵爬到御卫营先锋副将的位置,我容易么?现在军散调职,却碰上这么个心妒之人,我…我…我憋屈啊…”

    眼看诸遂风就要乱言,史进赶紧拦下他:“诸兄,白日操演间息中,我贸然出声斥你,就是看你我命运相似,不想你被殷破那家伙刻意吊整,此番殷破虽不在身边,可人杂嘴长,万一传到他的耳中,你还是要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