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九章荣勋21

    一  一时间林秀怒然:“殷破,你别猖狂,本将就是撑死,也不会给你这狗杂碎一粒骨渣填腹。”

    怒喝之下,殷破颜面无存,再度抽刀上来,结果林秀退步闪身,侧位突进,双锋枪刃横突顶上,此般夺命杀招让殷破心怂后退,借着这个间隙,林秀拳进直出,正打在殷破那张丑脸上,继而探臂虎爪,夺了殷破的横刀,让后不管倒地吐血的殷破,转身奔向诸遂风三人。

    看到林秀如饿狼般冲来,诸遂风心虚方才的胜之不武,故稍作虚晃,卖出破绽,林秀借机斩来,将诸遂风的长枪打飞,人也后仰倒下。

    一瞬间的陡转形势让史进和须胡小校心畏瞬间,且史进也看出来诸遂风刻意败落的迹象,他稍稍急思,便退步空位,如此直接将须胡小校卖了。

    须胡小校急言咬牙,抽臂发力,步槊横扫,可还未近林秀的身子,林秀刀劈压底,一个跃步,闪挑槊锋,以错身之机,将须胡小校砍番,即便是演武兵器,可这一刀仍在须胡小校的肩头留下一道口子,史进看到这后退立身,虽然身为巡查卫督门右司阶,可林秀与他也算有些交际,而殷破为人实在让人愤恨,故在无数朝臣王公眼中,史进怒喝威杀,可冲砍力泄暗中,那林秀见此,稍有迟疑,但瞬息之后,他便瞧出史进眼中的深意,故刀锋转向,一记虎啸龙吟的挑砍,以刀背袭来,将史进兵器打飞,进而飞起一脚,扫在史进的脸上,顿时,史进头昏脑胀,漫天晃悠,直接栽倒。

    不过三息功夫,林秀一战搏四人,四人皆到地,余下的巡查卫小校颤栗晃身,不敢上前,即便殷破在后面如何嚎骂,那小校硬是止步不前,毕竟林秀此时威杀的模样就似枭狼,他一个泄了气小校,连握戈刀的手都在发抖,如何再战?

    “怎么不上?来啊,没听到你那混账大人再狗嚎么?他娘的西痞子,来啊!”

    林秀猛然威吓,那小校慌忙后退,结果自己把自己给绊倒,如此模样惹来朝臣台上大笑。

    至此,令官呵声,甲士武技操演已经骁骑营获胜结束,当令官指挥場监将受伤的人搬下场去,林秀来到殷破面前,他刀锋斜指殷破的脑袋:“老杂毛,我敬你是军行前辈,称你一声指挥使大人,但你肮脏下贱,使阴招暗击我的部下,这个仇本将记心里了,在这本将奉劝你一句,家犬再怎么狂吠,也不如荒野孤狼凶狠,本将北杀蛮兵千人都不曾退缩过,你一只家犬尔,本将根本看不到眼里,若你不愿安稳,尽可放马过来,介时本将定让你尸骨无存!”

    怒目沉呵之后,林秀将横刀摔在殷破身前,转身离去,如此狂妄霸气让殷破恨得牙根生疼,只可惜他技不如人,此番输战,除了承接愤怒,根本无它法,同时,在这次皇城操演中,九门督司下辖的巡查卫军行颜面算是被扫的一干二净,而林秀与殷破的私仇就此结下。

    皇御阶上,由于昨日夏安帝黯然离场,氛围异然,以至于今日数位皇子皆未陪同,一时间倒显得冷清,看着刚才的操演,夏安帝面色无变,黄安近前侍奉:“陛下,方才老奴下注骁骑,再度为陛下赚了五万余两…”

    可是夏安帝明显兴致不如昨日,听到这话,他牟深似海,面沉如木,道:“黄安,朕昨日给那林仲毅的进位封赏,你觉得如何?”

    黄安闻之跪地:“陛下,老奴愚钝不会说话,若真要老奴言之,那就是…陛下给什么赏,他林小将军都会秉承皇恩接下来,且更要尽心竭力…效忠大夏!”

    “卫桓,你说呢?”

    话锋陡然转向身后的中书阁首府卫桓,黄安听之息声,如此让卫桓一时稍乱心绪,但他缓息片刻才道:“陛下,此子确有良才,那杨茂虽然是秦王殿下的少师,可他乃当朝第一大学士,义理道途,皆为百官之首,既然他都能赐此子字为仲毅,想来根基是好的…”

    “卫桓,朕问你的话,为何绕这么远…”

    夏安帝明显不悦,卫桓跪地告罪:“陛下赎罪!老臣只是觉得,林小将军根弱微贫,听闻又是出身商贾贱家,封一空职将,他必定感恩戴德,绝不会有什么怨言…”

    “是啊!感恩戴德,不会有怨言…可是比起这个贫贱小将,朕以往封赏朝臣皇儿,换来的是什么?”夏安帝叹息:“想朕即位近二十年,朝中惊变,边塞祸起,哪一次过后不是根基撼动,越是这般,朝臣王公们就越长私心,将一个个的良才纳入麾下,已备惊变之需,至于感恩效力,全都是无妄之言…!”

    “陛下多心了!”

    “多心?哼哼…”夏安帝起身,看着已经入场开始的第二合甲士武技、千牛卫和御林军的操演,道:“皇儿所为,朕念父子情,不怨点透,可是平流之下却是权欲熏心,此不是王道之途…宫卫所…禁军阁…九门督司,乃至成立不过一年的骁武皇,那一个没有外力使然?此番朕温存以往天威,再者就是想看看后起之辈的青俊才者,眼下,朕的心里只想稳边,不管将来如何?只要边疆安定,外祸不进,就算朕归西了,他们愿怎么窝里斗,就怎么斗吧!”

    “陛下乃万金之躯,怎么会…”黄安想要欣慰帝心,不成想夏安帝此番却不应他的语。

    “卫桓,林仲毅这个让杨茂、秦懿,乃至俞天皇儿都看重的人,必然有过人之处,朕昨日召见一面,也算摸到他的心性,作为一名才武加身的贫儿,以刚毅万折不屈根子为作人路途,假以时日,必成良将,所以为了稳边,朕不会让他卷入中都风流,也不会让他入了任何一系权位,他在朕眼里,只属于大夏…属于边塞,北安将,这是朕专门为他定下的路途,你侍奉朕多年,知道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