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八章荣勋20

    一  “多事的杂碎!”陈郡守虽然心烦,可吏部评定才是大事,故他也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带路吧!”

    周玉勃赶紧迎着陈郡守往衙兵房走去,结果走到一半,周玉勃哎哟一声:“大人恕罪,大人恕罪…”

    “又怎么了?”

    “属下小腹剧痛,怕是吃坏肚子了!”说着,一股咕噜声响起,让后骚臭的屁味从周玉勃身下飘出,直把陈郡守给恶心的大骂:“没用的废物…滚,滚远点…”

    “大人恕罪,小的去去就回!”

    周玉勃躬身夹腿向茅房奔去,陈郡守自骂一声,向衙兵房走去。待陈郡守身影消失,周玉勃恢复原样,他左右察看,确定无人,便憋下一口胆气,向陈郡守的书房跑去。

    陈郡守来到衙兵房,推门进入,只是屋内空无一人,陈郡守眉宇微皱,呵声一语,旁边的小阁间里,当值衙兵奔来。

    “人呢?全都死哪去了?”

    面对呵斥,衙兵一脸茫然:“大人?什么人?”

    “那些胆小的团练驴蛋种们,都去哪了?周玉勃难道没有告知你要看着他们?”

    陈郡守怒骂连连,饶是衙兵无奈至极,完全听不懂郡守在说什么:“大人,周玉勃校尉已经数日没来府衙了,那些团练全都城外校场,怎么会在这?”

    此言即出,陈郡守顿时觉得不对劲,且这个时候,府中参事急急奔来:“大人,中都来令!是陈常丞的令…”

    陈郡守闻之赶紧去前庭迎接,来到两位官人面前,陈郡守道:“不知首府大人有何指令!”

    那官人也不言语,递上一纸带锡印的无名书信:“大人,首府的命令全在信里…”

    送走官人,陈郡守急急打开,瞧完后,他顿时惊出一头冷汗,让后冲参事道:“该死的,竟然有人盯上我们了!”

    且这个时候,陈郡守忽然想起行径奇怪的周玉勃,他匆忙奔回书房,可是混乱的桌屉让他心怒:“来人,立刻派出衙兵、巡捕、哨骑、团练,捉拿周玉勃,另严查外来人,凡是中都的来人,全都扣下!”

    “大人,出什么事了?”参事不明,结果这一问换来陈郡守一巴掌:“一帮混吃混喝的杂碎,孙德水团练队出事这么多日,为何不上报?别人都把刀伸到你脖子上了,你们还没察觉,活该你们一辈子在这穷地方瞎翻腾。”

    当陈郡守得到陈定硕的命令,严查中都来人,暂停假行盗贼聚银之事时,周玉勃已经从郡城府后门悄悄离去,在街面上行走不过半刻,他就看到一队队衙兵、巡捕、哨骑从好似火烧眉毛似的上奔过,瞧这态势,完全是去封锁城门,禁令街巷。

    “该死的!”周玉勃咒骂一句,转路从小巷子朝林胜的僻静院落奔去。

    院后的农家小户树干上,丁尧藏在树叉间,借着枝杈隐秘,正好可以看到小院外四向街道的情况,当他看到衙兵、巡捕胡乱窜时,丁尧赶紧下地:“胜哥,不妙啊,街面上出现好多衙兵巡捕…”

    “胜哥,这三个时辰都过了,那个周玉勃是不是跑了?该不会他告官了吧!”全崇紧握腰间的刀柄,咬牙咒骂。

    “不会!他是个痴情汉子,老子有把握!”林胜安然自若的靠在竹椅上,完全不把外面的衙兵放到眼里。这时,门‘咚咚’响起,丁尧、全崇二人当即警惕,丁尧抽刀立在一侧,全崇稳神道:“谁?”

    “小爷,我,周玉勃!”

    话落,门‘吱钮’一声打开,周玉勃此时换了身粗布麻衣,宛如街边小贩,他喘着粗气奔至林胜身前:“小爷,陈郡守暗通中都府衙的信件全在这里!”

    说话功夫,周玉勃将腰间的小布包递上,让后问:“脂儿呢?”

    “她已经出城了!”

    “什么?小爷,你们干嘛把他带走!你们…你们…”周玉勃顿时气急,不成想林胜呵声:“做了这事,你以为你还能在东昌州待下去?蠢货!”

    “可是…”

    “没有可是,待天黑我们出城。”

    皇城演武场。

    短暂的歇息后,第二阵甲士武技第一合操演继续进行,由于骁骑营先输一筹,故殷破言明,直接乱斗,不单个拼比,按规矩此法可行,于是乎林秀带着三名亲兵,以长枪、横刀乱战搏于殷破五人。

    由于少了一人,且诸遂风、史进,乃至那须胡小校都有些本事,故殷破这些人一时沾了上风。当须胡小校挺槊冲上,一骁骑亲兵队正枪力稍弱,直接被扫断枪杆,那须胡小校得势不饶人,即刻冲步,以全臂之力横扫挥砍下来,虽说兵刃由软铁加拓木制造,不如真的兵刃杀力强劲,可是照须胡小校这种死手打下去,那骁骑亲兵队挨不了几下,必然丧命。

    操演中,令官与十数名場监位在监令台上,只待一方认输,他们就入场终止比赛,可是骁骑亲兵们个个血性,怎么可能当着王公大臣的面自毁身名,主动开言认输?

    故须胡小校槊刃砸下时,这骁骑亲兵队正憋劲抬臂,以断枪柄横挡之,只听一声闷响,断枪柄被槊刃砸断,进而落在队正的胸甲上。

    ‘咣’的沉闷,队正直接喷出一口污血,那须胡小校咧嘴嘿笑,撤步抬臂,槊锋再下,几步外,林秀枪锋凶狠,将殷破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地,殷破回刀撇开林秀的枪锋:“林将军,本指挥使说过,做事不能太绝对,也不能吃独食,不然容易撑死!”

    “指挥使,人在做,天在看,你的行径注定你长久不了!”林秀叱声发力,双锋刃的长枪反力避开殷破,只可惜没有取来拿手的兵器,林秀一时战力稍逊,那殷破得空后退数步,且继续戏虐:“长不长久是以后的事,可是照此看来,你那部下就没命了!”

    林秀听之转目看去,须胡小校再度槊锋砍下,自己那亲兵队正已经喷血昏死,其它二人被诸遂风、史进和另外一名巡查卫小校合围,根本无暇他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