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六章荣勋18

    一  那诸遂风见此心中大惊,原以为三连珠箭足以干掉刘磐,不成想看似其貌不扬的骁骑亲兵队正还这般本事,一时间,诸遂风迎身空挡,无处可躲,眼看刘磐就要射出双箭,结果一道暗影袭来,刘磐‘啊’的一声后仰倒地,那骑弓也松手甩出。

    由于落马倒地相接太近,监令台上,令官并未瞧出什么异样,瞧见骁骑甲士落地不起,令官当即高声:“骑射技击,九门督司巡查卫胜,骁骑营败,一人下场,稍作准备,武技乱斗!”

    “干的好!”

    演武场边缘,立身瞧看的殷破即笑放声,只是演武场内,惊神未定的诸遂风止马回身,那饱含诧异之色眼神死死看着殷破,一时让殷破兴致大减。

    “咳咳…”刘磐躺地,由于突然遭袭,他毫无防备,故冲力伤及肺腑,嘴角淌出几丝血迹,不待他强撑起身,林秀已经近前急声:“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倒地?”

    看着林秀的焦急,刘磐忍痛抹去嘴角的血迹,缓息道:“将军,属下突然被莫名利刃袭击,故身形不稳,重摔落下,输了比赛…”

    听到这话,林秀低头细查,果然看到刘磐肩头有一处异样的伤痕,只可惜偷袭的利刃矢箭已经不见,唯有伤口留迹,根本不能说明什么,且令官都没有发现,他若呱燥,只会惹来朝臣、王公,乃至陛下和皇子们的唾弃,唾弃他这个北疆小将只有心胸赢胜,却无心胸盛败落。

    短暂的急思后,林秀硬生生忍下这个哑巴亏,抬头看去,那殷破正冷笑直视自己,全然没有任何的畏惧之意,想来是早有准备,待刘磐缓下气劲,想要出声言告时,却被林秀拦下:“什么都别说,就当此事没有发生!”

    刘磐虽然不明,可将军令下,他只能遵守,且令官已经走来:“林将军,麾下伤势如何?是否需要医官医治?”

    “无碍,落马伤而已!”

    林秀胡乱应了一句,让后就由两个場监将刘磐抬下。回到场下歇息功夫,其它三个亲兵队正当即叫骂起来:“将军,那些狗杂碎竟然敢暗箭伤人,该死的,若是战场上,我等必将他大卸八块!”

    “若真是在战场上,你们已经死了!”林秀冷言呵斥,三个队正当即收声。

    在九门督司巡查卫的候场区,殷破此番心情舒畅,他冲诸遂风道:“干的不错,让本指挥使出了口舒坦气,接下来的武技乱斗相搏,你要一股作气,只要咱们拿下骁骑营那些狂妄的杂碎,月余后的吏部评定,本指挥使升你的位!”

    结果诸遂风面色踌躇半晌,道:“指挥使,这么做…不妥吧…”

    “什么?”殷破稍稍一愣:“你说什么?”

    “皇城操演,暗箭伤人,有违规矩,实为小人之行,万一被令官查到,结果可就…”

    “啪”的一声清脆,殷破抬手重抽在诸遂风脸上:“姓诸的,你一个军散之将,犹如丧家犬,本指挥使收你入麾下,是看在辽源军奋战搏杀的份上,若再不知趣,本指挥使让你滚蛋!别忘了,这是中都,不是你们北源镇,不是你们辽源军!”

    听着这些,诸遂风目瞪气涌,可殷破说的不错,他劳苦拼杀一辈子,为的就是官进爵位,给自己谋个前程,只是他实在受不了殷破的为人行事,随着气火汹涌,眼看诸遂风就要撕破最后一层容忍的面皮,几步外,史进赶紧上来,冲诸遂风就是一脚,将其踹的后退数步。

    “混账,怎么和大人说话呢?再敢乱言,本司阶可就不讲往日情面了!”

    一通呵斥,让诸遂风窝火却无言可对,这史进赶紧转身冲殷破笑脸奉承:“指挥使大人,切莫生气,万一乱了自家阵脚,惩治人是小事,可输掉操演就严重了!”

    闻此,殷破冷哼:“诸遂风,若是一会儿甲士武技乱斗,你不尽力,一旦输了,九门督司可就再没有你的留身之地!”

    “先生,骆小姐怎么样了?骆大人呢?”

    赵三、骆狮、骆虎见到治死人从自己的小屋里出来,赶紧围上去,治死人将一个酒葫芦甩过来:“去打八角村酒,就二里坡旁边的刘老三小酒肆的酒,别的老头我不喝!”

    “我这就去,我这就去!”骆狮接过酒葫芦飞奔离去,不过半刻功夫,骆狮提溜着酒葫芦,外加一只烧鹅回来,奔到治死人面前,骆狮恭恭敬敬的将酒肉奉上。

    待治死人酒足肉饱,打着饭气嗝道:“放心,两人都活下来了!不过能恢复到什么地步,就得看自己的造化了!”

    “那我们能进去看看不?”

    “可以!”

    三人进屋,在墙角的草床上,骆妙欣勉强能直起身子,骆狮骆虎赶紧去搀扶,至于骆平安,也刚刚醒来,此时的骆平安没有了太府少监的威严,眨眼一看,就似村头的孤寡老人。

    “妙欣,我有愧你爹啊…让你遭了这平白之灾…”

    骆妙欣听之心酸:“二叔,没什么愧不愧的…只要你能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妙欣,不管是天雷珠案子,还是都府衙的黑手行径,二叔已经查到很多了,你爹,不会枉死…”

    说到这,骆平安才注意到骆虎骆狮身后还有几个青汉子,他皱眉:“你们何人?”

    “二叔,他们是骁骑营的人,那陈定硕觉察到我们没死,就派人追杀,为保安危,我求了骁骑营的将军,他们就派出这些人来护送我们!”

    骆妙欣话落,赵三上前恭敬:“属下骁骑营一校亲卫队正赵三,奉我家校尉之令,前来护卫大人安全!那陈定硕乃黑心混账,我家将军正在暗中搜查他的罪证,待罪证落实,便一举出击,将他打下十八层地狱,给我们骁骑弟兄和大人您报仇!”

    “原来如此!”骆平安点头,他微微抬手,在衣服内里摸索片刻,从内衬衣层里找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绸布,上面密密麻麻写了数个人名和一些事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