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章荣勋12

    一  “林秀,以你良驹之才,卫我大夏之地,去吧!”

    夏安帝说完,起身离阶,其余皇子对此面色不一,那景禹恪路过景禹寅身旁时,刻意低言:“皇兄,你那大学士师傅真可谓才思深厚,短短时间内就说出一番脱身之言,以为能给自己的弟子搏个良位,只可惜…臣人聪明不敌帝王心,心想总被现实误…”

    “哼!三弟,你用不着在这奚落为兄!”景禹寅冷哼斥之,景禹恪面容稍愣,不过瞬息,这些皇子便自顾离去,待再抬眼时,宽敞的皇御阶华盖下,就只剩黄安和候令的林秀、南宫保。

    “林将军,令旨待操演盛会全部结束,自会有兵部文书下发骁武皇,介时你遵令即可!”黄安低言,林秀告谢起身,让后黄安将一纸手令传给南宫保:“南宫将军,陛下观赏许久,已经疲劳,故将军的封赏,由咱家代说!”

    “辛苦黄总管了!”

    “左千牛卫南宫保,封爵庆虎候,位进宫卫所折冲都尉,领副将职,待操演盛会结束后,任职文书由兵部下发!”

    “末将谢陛下恩典!”

    南宫保谢封之后,与林秀离开皇御阶,看着二人的背影,黄安摇头:“唉,林仲毅…如此沉重的义理之字,却有着耿直不变的心思…杨茂,你为此子巧言变之多,两相较之,却造就这般可笑的封赏…可笑啊…”

    东昌州郡城南镇,某小客栈的后院马槽房。

    灯火影晃中,一人手端水盆,对着墙角的家伙就泼出去。“哗”的一盆冷水从头落下,胡子兵就似蚂蚱入秋蹦高似的直接惊魂蹿起,只可惜他脚束麻绳,一个不留神,反倒失去平衡,把自己给绊倒,一头栽在面前的地辕子上。

    在他面前,林怀平、寇宝等骁骑弟兄冷面立身,其中寇宝更是压刀脚边,那股子杀意让胡子兵毛发倒立,就差惊出一泡骚黄尿了。

    “你总算醒了!”

    林怀平低声上前,仅此一个动作,就把胡子兵吓的向后躲闪,奈何身在屋子角落,他根本无处可逃。

    “小兄弟,误会,咱们之间肯定有误会…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让你的弟兄稳着点…千万别动刀子!”颤声下,林怀平探臂揪起胡子兵,直接把他提起来,似笑非笑道:“兵老爷,还吃花酒么?”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胡子兵性意冲头,他也没那胆子享受:“不…不…不吃了,小老儿头昏眼花,误扰了小兄弟,不…是勿扰了小爷,打今儿开始,小老儿再也不吃花酒了…”

    “别啊,银子小的都给你备好了,到嘴边的好菜…怎么能不吃呢?”

    林怀平笑声愈冷,随着手腕泄力,冷不防把胡子兵摔的一屁股墩,胡子兵二次落地,顿时龇牙咧嘴,低唤老腰痛楚,结果林怀平将一五两的银锭扔到胡子兵脚边,胡子兵当即愣神,下一秒,寇宝的横刀也押在他的肩头。

    “兵老爷,选一个吧,银子,刀子,你要哪个?”

    “这…这…这…”胡子兵一时闹不明白眼前威杀之人的想法,故不敢硬声,瞧此,那寇宝怒斥一声:“校尉,和他费什么话,只会吃喝嫖赌、为虎作伥的兵家狗腿子,让属下宰了他!”

    闻此,胡子兵当即探手,跪地慌神哀鸣:“小兄弟,不…小爷…小爷,我选银子,银子…求您老别杀我!”

    林怀平见状沉沉一笑,伸手推开寇宝:“这就对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嘛…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包你活命!”

    此时,胡子兵已经察觉出自己似乎陷进什么麻烦事,别的不说,敢如此凶狠的对待东昌州郡城府衙哨骑营,必定大有来头,暗自思忖中,胡子兵缓了缓气道:“小爷,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小老儿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只是求您千万留小老儿一条命…求您了!”说罢,胡子兵叩头砸地。

    “东昌州府衙假行匪盗之事,暗中谋私,勾结中都都府衙的龌龊行径,全都详细的给老子说出来!”

    “小爷,我就是个哨骑队正,混饭吃的油皮子,您要是想知道真正内情,俺们哨骑营校尉周玉勃,他是东昌州郡城府衙,陈郡守的红人,那假借剿匪、搜刮银子的事就是他在行令暗做,至于那团练营明招兵,暗行盗事,也是他的幌子之一,您得去找他…”

    听到这话,寇宝当即叫骂:“校尉,他娘的这只老狗耍心眼,让咱们对哨骑营校尉下手,格老子,他当咱们是棒槌,若是敢对校尉下手,那东昌州府衙的衙兵、巡捕、巡防卫能把咱们活吃了!”

    眼看寇宝刀锋落下,胡子兵吓的目睁眼凸,随着‘呲’的一声闷响,旋即一股腥臊传来,如此恶心的寇宝、林怀平抬手捂鼻。

    “小爷…小爷…我真没骗你们,陈郡守是个画痴,虽说坐着郡守的职位,可是东昌州兵行的事,他全都交给周玉勃了,还有就是…东昌州的衙兵、巡捕也没小爷想的那么严密,说他们是一群吃干饭、欺负百姓的狗崽子还差不多!”

    到这里,胡子兵鼻涕眼泪糊弄了一脸,那副可怜样让林怀平不忍直视。

    “那周玉勃在哪?此刻如何找到?”

    “周校尉好色贪酒,只要离了军营,必定在醉春楼三楼雅字间,那有他的一个小相好,哨骑弟兄们都知道!”

    “若不在怎么办?”林怀平探身,卡主胡子兵的脖子冷呵,饶是胡子兵早就没了胆气,安敢说谎?

    “小爷,您的弟兄这么凶悍,我若说谎,还有命活么?”

    闻此,林怀平起身出来,寇宝跟在一旁:“校尉,您真打算对那校尉动手,若是那样,万一惊动了东昌州府衙,可就…”

    “管不了那么多了,今日已经第五天,再有两天,皇城操演结束,秀哥回营,我们必须把源哥吩咐的事做完,给秀哥一个完全的准备,不然那陈定硕就会发招收拾咱们,保不齐那杂碎已经在图谋咱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