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九章荣勋11

    一  皇御阶下,南宫保已经等候在此,林秀来到近前恭敬一声:“世子…末将侥幸得胜,还望世子勿怒!”

    南宫保无奈的摇摇头:“你小子,此番输阵,皆因我千牛卫将士未经战事,血性差之,不然,你定然胜不了我!”

    “世子说的是,所以末将才侥幸得胜!”

    林秀恭卑不亢,且有秦懿这个帅师位立,南宫保倒不会真生什么气,不过是呈下口舌之威,且二人等候功夫,南宫保靠近低声:“林秀,听说家妹给你求来一块琉璃玉?”

    “确有此事!”林秀面色稍有僵硬:“世子,郡主的好意末将心领了,只是末将与郡主尊位差别太大,这么贵重的东西,末将收之有愧!”

    话落,林秀把用丝绸布包好的玉佩递给南宫保,结果南宫保挡臂沉面,愠怒道:“林秀,军阵搏战,你头脑聪慧的很,一眼就看到本世子的薄弱处,可在男女之情间,怎么这般迟钝,犹如老妪?本世子把话放在这,切莫惹家妹生气,不然本世子饶不了你!”

    末了南宫保似有深意的一笑:“仲毅啊,我那妹子自小没有对什么事、什么人上心过,可你的出现倒似黑夜中的明光,让燕儿心向所指,在这我提点你一句,把握机会,若是情归所属,介时你可是我庆亲王府的座上佳婿…”

    闻此,林秀心愣,饶是南宫保笑转回首,面前,黄安已经从皇御阶上下来:“二位将军,陛下有旨,召见二位将军,请随咱家来!”

    皇御阶上,夏安帝心畅开怀,方才骁骑、千牛卫搏战,整个朝臣王公会赌注额过百万两,其皇家内库再进银钱三十万两,如此让夏安帝兴起,来回踱步:“恪儿,朕此番发现,你也算有几分军阵操略的眼界,不错,不错!”

    “父王言重,此番胜果,儿臣不过侥幸猜中,根本所在还是父王的天威眷顾!”燕王景禹恪奉承接语,那般阿谀之样,简直让秦王作呕。

    “殿下,喜行不于色,切记,切记!”

    景禹寅的模样让杨茂不住提醒,可是景禹寅乃将者出身,为人刚直不屈,对于朝中的官宦潜流,他怎能忍下?这时,一小太监拖着银盘走来。

    “秦王殿下,这是您方才的会赌所赚,除去归库的四成,余下一万六千两,此为会注黄庭票!”

    “老臣代为收下!”杨茂赶紧起身去拿会注票,结果正好看到黄安带着南宫保、林秀登上皇御阶,他稍微一愣,回身低言:“殿下,莫不是老臣眼花?老臣的弟子林秀上阶觐见了?”

    黄安将二人引到夏安帝的华盖龙庭台子前,便退到一旁,林秀、南宫保二人当即跪身伏地,三叩沉声:“末将林仲毅(南宫保)蒙天威恩宠,得以至此,恭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安帝挥手平礼:“尔等乃我大夏军行骁将,将领的基石,可赞可赏,平身!”

    “谢陛下!”

    林秀起身后,低头目指身前一步的龙纹地面不动,结果南宫保微微低声示意:“仲毅,想什么呢?陛下令你抬头!”

    林秀恍然,赶紧跪地:“陛下龙威天子,末将乃白身小将,位卑身低,初次觐见,心神不稳,末将知罪,末将知罪…”

    一时间的语无伦次让夏安帝大笑数声:“青骢放圹,朕恕你无罪!现在抬起头来,让朕好好瞧瞧!”

    闻此,林秀缓缓抬头,当目光平视稍有仰望,一身着龙袍、头戴九龙玺冕的老者映入眼帘,细眼看去,夏安帝皮肤黄白不一,指甲盖大小的褐色斑纹如星点似的嵌入颧骨左右,那白如冰雪的须眉更是随意浮荡在面颊,只是在这垂暮之下,那双黝黑深邃比之深潭的牟子精光迸射,其中的威压至尊让林秀倍感焦灼,不知所措间,林秀才反应过来,这或许就是帝王之威,无动而有雷霆怒。

    “林秀,朕听闻你是国子学士出身,为证仲毅之名,自行入的军途?”

    夏安帝面笑低问,林秀使劲缓了口气:“回陛下,末将原为北疆黎城圣德书院学子,师从杨茂大学士,停学归乡时,恰逢北蛮南下,故应了征役,这才入军途!”

    听到这话,夏安帝身后的卫桓等朝臣纷纷摇头:‘唉…此子太过稚嫩,多么好的晋升机会就被错过了!’

    短暂的沉迹,夏安帝面目虽然未变,可是他的兴致明显消散不少,饶是林秀还不知自己已经说错话,至于侍奉在景禹寅身旁的杨茂,也叹息摇头:“此子耿直啊…”

    “杨大学士何在?”

    冷不丁的皇言出,杨茂赶紧小跑上前:“陛下,老臣在!”

    “此子竟然是你教出来的学生?”夏安帝笑问,虽然是简单的一句,杨茂却背脊发冷,宛若掉进冰窟。躬拜跪地的杨茂使劲咽了一口,尽可能保持平稳的心绪,道:“回陛下,此子是圣德书院的学子不假,可他不过是老臣麾下三百余学子之一,此子能有今日的成就,全是其北疆血性、自我拼搏所得,与老臣无什么干系,且老臣也心下甚尉,在陛下的恩泽护佑下,此子军阵搏胜,实为大夏后起之秀的青气血脉!”

    一席话将林秀所取得的功绩抛归自己所能,夏安帝闻之,心下稍松,饶是景俞天、景禹恪、景裕子等人也嗅出其中的深意,可帝心深如海,虑者千里后,故在众人以为林秀要凭借自己的才能高进时,让人浑然不解的令旨传来。

    “此子确实有几分才干,但过于青岁,如此…要多多历练…卫桓…”

    夏安帝话落,卫桓手执封名录近前。

    “骁骑青将,搏战英利,犹如良驹驰骋,即为北安将,驻北疆,应风雪!”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皇子、朝臣都是一愣,一名白身六品骁骑尉的小将,不过是军行中的中下阶将领,却莫名封将,可论将位,北安将并不再官列中,既无勋爵,也无官职,只是林秀一时不明其中的深意,当即躬身谢恩。